搖滾女將對尼克森總統的下藥計劃


Jefferson Airplane樂團女主唱Grace Slick曾預謀對美國總統理察‧尼克森下藥。
 
文|Mumu Dylan
 
  如果1970年Jefferson Airplane樂團女主唱葛瑞絲‧史利克(Grace Slick)成功地執行她預謀的下藥計劃,也許尼克森總統(Richard Nixon)不會成為那麼惹人厭的傢伙。
 
  作為美國第37任總統的理察‧尼克森,執政時期從來沒有正眼瞧過當時美國盛行的反主流文化,各種抗議政府的行動屢見不鮮,其中又以反對擴大越戰為最主要訴求;而葛瑞絲則計劃用自己的方式,來試圖彌合兩派之間的裂痕,於是她想出了這個有點天馬行空的方法:如果尼克森總統能夠服用一些高檔的迷幻藥(LSD),可能會對這個世界的看法會有所不同;接著也許他就會重新思考自己的政治立場,或是任何轉變都有可能發生。
 
  在此同時,葛瑞絲也有一個完美的機會可以下手。1970年4月,她收到了由尼克森總統女兒特里西婭(Tricia Nixon)所發出的白宮邀請函,也許是命運的安排吧,特里西婭與葛瑞絲正巧兩人都是芬奇女子大學的校友,而儘管畢業已經十餘年,特里西婭當時正準備為校友們舉辦一場社交活動,也因為這樣葛瑞絲的名字出現在受邀名單。
 

Grace Slick和Abbie Hoffman在白宮外合照。
 
  那個時候,反對派中根本沒有人能與尼克森政府接觸,而當葛瑞絲接受邀請後,她決定帶朋友一起到這場派對上。至於是哪個朋友呢?眾人皆知的激進派社會運動家艾比·霍夫曼(Abbie Hoffman)。
 
  「我拿到了邀請函並接受它,心裡想著『太爽了!』」葛瑞絲事後在書中回憶:「我猜想其他人都會與她們的丈夫出席,所以我想著『與艾比假扮成一對』,但事後發現這根本太困難了。我們讓他套上西裝,並且把頭髮往後梳,結果他看起來就像幫派份子;而我穿著靴子和迷你裙,但是其他女校友都打扮成社會菁英女性的模樣。所以當我們到達活動現場時,保安人員阻擋我們說:『抱歉,這裡要有邀請函才能進去。』我回答:『好吧,我有邀請函!』」
 
  葛瑞絲的計劃可能會造成嚴重的後果,她預謀將迷幻藥不經意地滑進總統得下午茶裡,但說實話這個時間點根本是天賜良機:因為Jefferson Airplane的新單曲〈Mexico〉恰巧是首用憤怒激烈的言詞,來對抗尼克森政府的禁毒政策。
 


Youtube通道

 
  「我計劃從與尼克森總統攀談開始,然後將迷幻藥藏在指甲縫,接著在他的茶杯上刻意的做些手勢。」葛瑞絲在2013年接受CBS訪問時說道:「他可能會聊些牆壁剝落的無聊小事,我們就笑著假裝思考來應付他。」主播問她當時是認真的嗎,她笑著回應:「對啊!真的是這樣。」
 
  然而,葛瑞絲和艾比畢竟是出了名「反尼克森」的公眾人物,沒過多久白宮的維安人員便警覺到異常,一名維安人員立刻過來告知他們不能參加這場派對,葛瑞斯說:「維安人員的舉動是對的,雖然他可能不知道原因,但他的決定是正確的。」
 
  由於他們被預防性的被請了出去,導致這個「用迷幻藥改變總統」的計畫落空。反正,總統最終沒有計劃出席女兒所舉辦的校友派對。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