嗑藥真的能幫助他們創作搖滾樂嗎?

 

Blur 與 Gorillaz 惡名昭彰的主唱 Damon Albarn 日前對 Q雜誌以及 Time Out 說:「我一開始嘗試海洛因的時候,我發現我完全能接受它。我不會將它看成一個不好的東西,它讓一部分的我成長了。

多麼毛骨悚然的一段話!


不只 Damon Albarn 說過,許多藝人也說過,然而伴隨著他們聲明的是更多反對的聲音,反對毒品如何摧殘生命。而當他們表示毒品是如何幫助他們創作的時候,他們並不知道自己正掉入多麼可怕的危險之中,且那些樂手的話語,也反映出音樂界裡最大的迷思之一:毒品可以讓你成為一個更優秀的音樂家。


讓科學與歷史來替你解構這一場徹頭徹尾的騙局。

CDC 做出了一項數據統計,美國平均每天,有” 105 “人死於用物濫用,有” 6748 “人因藥物濫用而送往急診室。


而這項數據裡面,就包含了我們所熟知的搖滾巨星,包括了:Dee Dee Ramone、Janis Joplin、Tim Buckley 以及 Sid Vicious,這些還只是一部分而已。


但是,Damon Albarn 講的並沒有錯,毒品的確能幫助你創作;然而,它的幫助方式並不是讓你「無中生有」的進行創作。

根據神經學家 Dr. Alain Dagher 表示:


毒品讓你以為你在創作,但實際情況是這樣的:一般人要進行創作時,必然需要將我們經驗過的、體驗過的事物彼此進行連結,譬如說,失戀的感受與音符的連結、與顏色的連結;這種不同東西的相互作用,把一種難以名狀的東西,運用另一種可以具象化的素材表現出來,我們稱之為『創作』。這個過程其實是需要不斷的絞盡腦汁、嘗試再嘗試,而毒品可以改變你的心智狀況,它可以讓你比較容易連結不同的東西。所以,當你以為吸毒之後,你可以無中生有的創作,突然寫出很棒的歌曲、畫出很棒的畫作、寫出很棒的文章,這完全是錯誤的,海洛因、古柯鹼,都只是讓你聯想的歷程加快罷了。如果你沒有經歷過的東西、體驗過的東西,你嗑了再多藥,你依然無法創作出來。簡單來說,你未曾失戀過,你嗑了藥之後,並不會讓你馬上知道甚麼是失戀、失戀的感覺是甚麼、失戀的情況是怎樣。完全不可能。


意思就是說,毒品能做到的只是讓你比較容易的進行連結,並不是讓你「無中生有」的創造出許多作品,這也正是大家一直誤以為的迷思,以為毒品嗑下去吃後,所有想法、創意、點子都會無中生有的跑出來,但其實那些東西原本就在你腦裡,你還未把它們連結起來罷了。


而長期神經學的研究結果更提出了一項驚人的事實:

藥物,例如古柯鹼、海洛因,它在進入到人體之後,會釋放大量的多巴胺,以壓倒性的歡愉感占據你的心智;但同時,它也會阻絕了你體驗外在的人事物,讓你喪失體驗外在事物的能力。而一切外在人事物的體驗,恰恰好是藝術家創作的來源。


綜合以上兩項研究結果,我們可以得出以下的結論:

毒品絕對無法讓你進行「無中生有」的創作,相反的它會把你所體驗過的所有經歷以很快的速度連結起來,讓你誤以為你在進行「無中生有」的創作、讓你以為嗑了藥,就可以靈感源源不絕的來;而當你長期處於嗑藥的狀態時,你阻絕了體驗外界事物的途徑,這樣一來,你一邊不斷的燃燒以前體驗過的經歷(你真正的創作來源),一邊阻絕新的經驗進到你內心與腦裡;時間一拉長,你就甚麼都沒有,只剩一副毒癮發作就渾身難耐的軀殼。


另外,許多人把「嗑藥=創作」和「陰鬱=創作」看在一起,認為這兩者都是激發創作的方式。

大錯特錯!

Passion Pit 的主唱 Michael Angelakos 就說過:「沮喪時一點都不浪漫,在那種情況之下我甚麼屁都寫不出來。」,大多數的人一直認為,精神方面的疾病可以造就出天才或是創作,但這樣的例子幾乎是沒有,看看 The Rolling Stones、Jimi Hendrix、Jeff Beck,哪一個有精神疾病?


當一個像 Damon Albarn 的人說出這種話時,他不知道自己正在貶損他自己的創作價值以及貶損整個音樂產業。海洛因不會讓你成為一個偉大的藝術家;盡情揮灑創意與不斷練習不同的創作,才是讓你成為偉大藝術家的方式。人們都以為嗑了藥之後就可以寫出《Parklife》這樣的作品,但你看過《迷上癮》嗎?那才是你嗑藥嗑上癮之後絕對會有的下場。


 

文/Vincent

資料來源:mic.com/CDC

圖片來源:policymic.com/cdc.gov/bp.blogspot.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