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一个怀念的理由——那些内地摇滚纪录片

从1979年的冬天万里马王乐队在北京成立开始,已经过去了快要40年了,中国内地摇滚似乎已经习惯了起起落落和各种赞誉、纷争,不过今天不讨论这些,我们来翻翻记录着这30多年的纪录片们。

中国摇滚在柏林

1993年,德国柏林举办了一次“中国现代艺术展”,在当时的艺术展当中有一场“中国摇滚音乐会”,崔健、唐朝乐队、王勇、眼镜蛇乐队陆续登场演唱。整场演出长达六小时,极具特色的中国摇滚乐队吸引了成千的德国观众。

于是也就留下了《北京摇滚实况‘93》,这部纪录片完整记录了当初的柏林中国摇滚音乐会,其中还采访了当天参演的乐队。崔健在采访中说到,艺术有政治的责任,但没有政治的目的。唐朝乐队描述了登上中央电视台的意义和可能性,他们面对镜头讲着自己对摇滚乐对生活的看法,十分自信。

这段53分钟的纪录片中,我们还看到了唐朝张炬的身影,站在舞台上的他仍旧是那么充满力量,潇洒无比。

自由边缘

2000年孙志强导演拍摄了《自由边缘》,孙志强记录下了最从容最真诚最平淡的树村,我们能看到的在他们那一代年轻人的艺术态度和生活方式,我们也能看到最初的废墟乐队和年轻的痛仰。

在这之后,孙志强又陆续拍摄了《节日》、《自由的边缘之鉴证 》和《自由边缘III—乌托邦》等一些列记录树村状态的纪录片。《节日》和《自由边缘》还存在着台前幕后的关系,通过这两部片子更加完整地呈现了当时中国地下音乐的状态。

树村只是北京西北郊的一个普通的村子,但这个村子对于中国摇滚来说并不普通,从1997年开始,这里聚居着来自全国各地的青年摇滚乐手和乐队。

纸飞机

2001年,导演赵亮推出了纪录片《纸飞机》,记录着一群为了摇滚乐聚集在北京的朋克音乐人的故事。

他们为了理想和自由选择了摇滚乐,怀揣着希望也面对着失落,他们的生活充满了彷徨和不定数。片子从一个冷静的旁观者角度记录着在这些朋克音乐人身上发生的一切,有积极的,有混乱的,对于这些生活在社会边缘的年轻人,导演希望展示的只是,这是他们的选择,和为此选择所付出的代价。

纪录片《纸飞机》曾参加国2001年法国马赛真实的虚构国际纪录片电影节、2001年荷兰阿姆斯特丹国际纪录片电影节、2002年第四届布宜诺斯艾利斯独立电影节、2002年米兰电影制作人电影节、2002年台湾国际纪录片双年展(TIDF)获国际影带竞赛优等奖。

呐喊:为了中国曾经的摇滚

陆凌涛和李洋两位主持人曾经共同主持过一档《后怀旧时代——为了中国曾经的摇滚》的广播节目,这档节目展现了摇滚人的生活状态和创作心态,同时也思考着中国摇滚乐发展的可能性。

作为精华版本出版的《呐喊:为了中国曾经的摇滚》在2003年出版,同时京文唱片推出了一张同名专辑,由一张录音CD和一张采访VCD组成。

这张VCD中,记录着中国摇滚20年历史当中的一些采访和现场实录,还收录了魔岩三杰张楚、何勇、唐朝等风云人物的采访影像。值得一提的是,这张VCD当中还收录了94香港红堪摇滚乐势力演出的精彩回顾,可能这对我们来说是最值得没事儿拿出来看看的理由吧。

公共王国的旅行

在一波人还在怀念之前的辉煌的时候,2004年,来自南京的后朋克乐队P.K.14开始了他们的第一次全国巡演。P.K.14成立于1997年的南京,99年乐队移居北京,之后发表第一张专辑《上楼就往左拐》,被称为中国最好的后朋克乐队,没有之一。

导演戴维·哈里斯跟着乐队一路巡演,记录着在途中发生的事情,也引领我们进入04年的真实的中国社会当中。乐队在各种场所和情形下表演,他们默默的在嘈杂的社会当中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演出对于乐队和观众的意义有重合又有不同,那些在演出场所躁动的青年们走出那扇门后又干了些什么?P.K.14在巡演中又得到了什么?

后来,国内乐队便很爱把巡演做成一个纪录片,都希望留个念想吧。

后革命时代

张扬和罗拉历经五年完成的《后革命时代》终于在2005年公开,这是一部关于中国当代地下摇滚最为知名的一部纪录片作品。

它记录着在2001年到2002年的迷笛音乐节之间,战斧、病蛹、扭曲的机器、冷血动物和秋天的虫子这些乐队的生活状态,和他们对音乐的坚持,还有生活上的窘迫。现实和梦想的冲撞似乎无法打破他们那单纯的热情,音乐风格不同的他们对摇滚乐的看法却是出奇的一致,似乎那个时候所有人都期待着一个新时代的到来,采访当中这些音乐人们总是透露着一种“过来人”的气息。

在片子的最后,来自新疆的舌头乐队在01年的迷笛现场说:摇滚乐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自己。

颓废的东方

Kevin Fritz拍摄的《颓废的东方》是一部关于JOYSIDE乐队的纪录片,在2006年完成。

它记录着这支来自北京的朋克乐队的生活状态,在正常人眼中不那么正常的他们打扮怪异,夜夜狂欢,抽烟酗酒,可也是他们一边在马桶前呕吐,一边讲出他们对中国摇滚乐的看法与绝望。

后来,JOYSIDE被称为“北京摇滚之王”,又经过成员变更,解散,各自玩乐队种种,也留下了不少精彩的纪录片。只是《颓废的东方》那个时候的JOYSIDE自由,年轻,勇敢。当然如今的他们也是这样,只是多了些束缚,似乎只有边远还是原来的样子,一直不太擅长说话。

北京浪花

《北京浪花》是由两名德国导演乔治(George Lindt)与苏珊(Susanne Messmer)在2004年到2005年期间拍摄的,记录着北京地下摇滚乐生存现状,片中共涉及五支乐队:Joyside,挂在盒子上,新裤子,沙子以及T9(现杭盖乐队)。

几乎没有任何的加工,21世纪初北京摇滚乐的景象几乎完整的被展现出来。比起10年前的乐队们,这些人更年轻,接触到更多类型的摇滚乐,他们的作品更容易流行,更容易被当时的学生们所接受。这些音乐人们有着用不完的想法和冲劲,带给我们的也是满满的热情。

2007年,《北京浪花》在德国公映,德国甚至欧洲的摇滚乐爱好者们突然对北京产生了极高的好奇和热情。也是在这一年,Joyside乐队参加了《北京浪花》的首映式,并展开了欧洲五国的巡演。后来有人说《北京浪花》几乎成了21世纪初中国年轻一代乐队最好的宣传片,现在看来也不为过。

别了,魔岩三杰

1994年,魔岩三杰张楚、窦唯、何勇和唐朝乐队一起在香港举办了《中国摇滚乐势力》演唱会,成为了中国摇滚的鼎盛时期。2008年7月,张楚、窦唯、何勇在姜昕的撮合下重聚上海大舞台。福建电视台推出的一档节目《新视觉纪录片》在这场演唱会之后推出了纪录片《别了,魔岩三杰》。

14年前的辉煌,14年后的物是人非,片中完整记录了2008年《树生长的声音》演唱会的全况和1994年红磡演唱会的回顾。魔岩三杰的样貌变了,窦唯再也没有唱以前的歌,何勇已经胖了,张楚还是张楚。但能再次聚在一起本身,对乐迷来说就是一件值得尖叫的事。

只是对于观众来说,不管他们表现如何,一半是满足一半是失落,但更多的失望和遗憾都来自已经同样变样的自己。多年没开口唱歌的窦唯,当天也轻声吟唱起来:我早已失魂落魄,今天在你耳边唱两声…

爱噪音

2008年,某服饰品牌邀请了北京的两支乐队P.K.14和后海大鲨鱼进行了一场全国公路巡演。

两只乐队风格迥异,在5个城市的巡演途中,他们呈现出来的是最真实的状态,包括他们的热情、感动、伤感和叛逆。这年轻的两只乐队,一边大叫着”热爱生命,远离摇滚“,一边又说着离开摇滚乐就什么都没了,看上去有点疯狂的这种劲头才是年轻人们最着迷的,至少他们自己觉得是酷的。

虽然这是今天提到的唯一一个由商业品牌发起的事情,但可能也是因为商业的原因,这部片子做的更好看,当镜头拉到两只乐队站在大巴上眺望远方的时候,应该有无数文艺青年也想有这么一辆大巴,有这么一段说走就走的旅程,站在大巴上吹着风搂着自己爱的人吧。

再见 乌托邦

2009年,盛志民推出了纪录片《再见 乌托邦》。从做梦乐队的吉他手吴珂的神秘身世,到魔岩三杰的前世今生,再到录音棚打工男孩家乡的生活状态。盛志民把他眼中音乐家们最真实的一面努力的呈现出来。

这次,盛志民拉着窦唯、崔健、何勇、张楚坐下来,聊了很多。时代不同了,这些人的想法也在改变,然而有一部分观众们似乎从来没有变过,他们一直津津乐道着20年前的辉煌,似乎不愿正视如今的变化。

但窦唯和崔健他们想的其实很明白,作为过来人的崔健说,最主要的只要两个字就够了,就是开放,神七都能上天了,还有什么做不成的。

渔湾市

2010年推出的《渔湾市》是魏晓波导演花费五年拍摄的,一部关于湖南摇滚乐状况的纪录片,寻访了湖南从上世纪90年代末到2009年出现的大多数乐队。

在这之前,大部分的纪录片都把镜头瞄准都是北京乐队。魏晓波给我们呈现的是与北京环境完全不同的湖南乐队的状况,比起北京的乐队他们更像是普通人,这部有点粗糙的纪录片让我们不禁想问,那些当年反叛的青年们后来成为了什么样的大人呢?

怒放

还是在2010年,《怒放》摇滚英雄演唱会在北京和上海唱响,12位“摇滚英雄”带着四万名观众集体狂欢,这场演唱会曾被称之为“中国摇滚乐最后的辉煌”。在演唱会之后,《怒放》纪录片在上海广播电视台艺术与人文频道播出。

《怒放》不仅仅记录着在演唱会背后的故事,还记录着这30年来中国摇滚的发展历程,不仅仅是音乐人,包括参与其中的一些幕后从业者也面对镜头讲述着自己的看法和疑惑,挺值得一看的。

时代的青春期

2011年6月5日,著名摇滚摄影师柴东新在北京布鲁姆画廊举办了首届中国新音乐摄影展,取名为《时代的青春期》 。同名纪录片则是记录了在柴东新和他所拍摄的乐队在展览当中的一些故事。

这场摄影展也似乎成了中国摇滚的一部发展史。从左小祖咒到刘冬虹,从何勇到陈劲,从华东到梁龙,几乎中国摇滚乐队都在本片中讲述着那些被挂在墙上的照片背后的故事。他们和一些幕后从业人员面对这些记录着点滴的照片侃侃而谈,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言语中有一丝无力感。

搭车去迷笛

2012年,一位来自云南的青年黄鹏程做了一个几乎疯狂的决定,他花费了21天,搭了32辆顺风车,带着对迷笛音乐节的憧憬,从云南一路到了北京。这部片子完整记录了这个过程,这个过程也成了这个云南小伙子的成人礼。

这部片子没有音乐人的出演,但却是热爱摇滚乐的乐迷们最真实的写照。他们热爱摇滚乐,他们也有着理想和梦。只有27分钟的短片,让无数热爱中国摇滚的年轻人热泪盈眶,那份单纯的热情打动了很多人。特别是稍微远离北京上海的那些地方的年轻人们,总是会想象那些大城市的音乐节,像一个乌托邦,寄托着他们多年的梦想。

在这部片子之后就有很多人开始效仿这种行为,搭车去草莓,去迷笛,去各种音乐节,只是不知道他们看完音乐节还满意么……

-------

纪录片这个东西不像是电影,有那么多安排好的情节,看上去平淡无奇的小事,都会变成历史。中国的摇滚乐经历了这么多年,这么多乐队,这么多唱片,还有这么多的纪录片留下来了。

可是过去的就应该让它过去,就像是曾经新蜂音乐的红枫说的,摇滚乐是一个年轻的东西,它是有生命的东西,它应该是教会我们期待,而不是教会我们如何怀旧。

所以,不管是谁的青春期都会过去,摇滚乐怎么样了我们也会不再关心,很高兴你们能看完本期专题,洗洗睡吧,晚安。

作者:空虚小编(via:music.163.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