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民歌四十年系列

唱自己的歌:风起的民歌时代

台湾民歌四十年系列 第一集——唱自己的歌

网易娱乐12月14日报道 (文/empty)40年前的台湾,一群大时代背景下踌躇满志的热血青年,开始反思和关注脚下的土地,一场关于音乐的变革悄然开始。1975年-2015年,民歌的时代早已远去,留下无数动人旋律和往事。网易云音乐历时半年,走遍台湾街头追寻时光的痕迹,采访当年的亲历者,独家跟拍制作四集纪录片《民歌四十系列》,在这个冬日,用老歌温暖回忆。


在第一集《唱自己的歌——风起云涌的民歌时代》中,陶晓清、胡德夫、吴楚楚,这几位已进花甲之年的老人,面对镜头,回忆起自己曾经的音乐人生时,仍然熠熠生辉,那些永远不会消失的记忆,就像这些会一直被传唱着的经典,纪录了那个璀璨的时代。


陶晓清的民歌客厅


时间倒退到40年前,宝岛台湾像一只大时代背景下风雨飘摇的小船,在一系列的变革和动荡中蹒跚前进,一个个考验,震撼着一群充满理想的年轻人,他们听着Bob Dylan的民谣,开始反思和关注脚下这片土地。于是,一场关于音乐的变革悄然开始。也许,这所有的一切都应该从这个人开始说起。她家的客厅曾经是众多后来红极一时的歌手聚会和举办沙龙的地方,被戏称为“民歌客厅”,而她则被人称为“陶姐”或者是“民歌之母”。


在那个多雨的上午,陶晓清在这间知名的“民歌客厅”,对着网易云音乐,讲述她记忆中的民歌时代。作为知名DJ,在那个还没有电视的年代,陶晓清用自己的力量,为每一个热血青年播种音乐的种子,鼓励着那些内心澎湃着创作激情的年轻人,为他们出专辑,为他们办演唱会,从一开始大家只愿意唱洋歌,甚至会对唱改编的民歌嘘声四起,到掀起的“唱自己的歌”的创作热潮,不过寥寥数年,陶晓清当年也许不会知道,她曾经参与到的这场关于音乐的变革将会对今后几十年的华语音乐产生那么大的影响。


胡德夫和他的民歌摇篮“洛诗地”


2006年的金曲奖上,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以第一张全创作专辑《匆匆》获得满堂彩,他也成为最具传奇色彩的台湾民谣之父。这张姗姗来迟的专辑,却并不是他音乐之路的开始。当《匆匆》在华人世界中被传唱之时,却鲜少人知道,早在几十年前,这位谦虚淡定的老人,已经是当年意气风发最受欢迎的民歌手。


很多人说哥伦比亚咖啡厅是民歌的摇篮,其实真正酝酿着这一个时代萌芽成长的则是台湾民歌之父胡德夫当年开的铁板烧店——lost city。这个在白天人来人往觥筹交错的铁板烧店,每天夜里却成为胡德夫、杨弦、李双泽,这几个热血青年关于理想和音乐的乌托邦。也许没有哥伦比亚咖啡厅,李双泽就不会认识胡德夫,也就不会有《美丽的稻穗》、《牛背上的小孩》等等经典,如果不是因为当年的相遇与彼此的鼓励,乐坛也许会少了这位用生命和灵魂唱歌的歌手。


与音乐相伴一生的吴楚楚


提到吴楚楚,可能很多人还有点陌生,然而相信没有人不知道张雨生、蔡琴、王杰,或者飞碟唱片、飞碟电台这些华语乐坛响亮的名字,而缔造这些乐坛奇迹的,就是这个坐在镜头前会笑得很腼腆的老人,而他身后的无数传奇故事,都要从民歌时代开始说起。


1970年代初期,台湾社会开始进入快速发展的时期,面对巨大变革,有人开始学会思考,有人尝试对抗,音乐是他们最好的伙伴,音乐也是他们的武器,当然也有一些与世无争的人,对他们来说,音乐就是享受,与友相伴,志同道合以歌会友,音乐就是阳光一样简单美好。音乐是他们一辈子相伴的好朋友。吴楚楚就是其中的代表,回望往事,吴楚楚说在那个大家不约而同都在创作的年代,自己只是一不小心就被归类进去的民歌手。在那个浪漫的年代,任何一个人偶然间的热心都可能成就另一个人的一生,当年刚刚创立“云门舞集”的林怀民,为吴楚楚一连两场举办的演唱会,也为吴楚楚后来为华语流行乐坛贡献一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时至今日,这个总是挂着微笑,即使对陌生人都彬彬有礼的老人,仍然坚持每周二晚上在他自己的西餐厅,作为驻唱歌手以歌会友,弹琴唱歌,唱那些不会过时的老歌,唱所有人曾经的青春记忆。而当他伸出自己因为琴弦已经被磨平老茧的指尖,你会发现他在用生命热爱着音乐,和关于音乐的一切。民歌演唱会上,吴楚楚抱着吉他,有点调皮地出现在观众席上,唱着那些曾经的经典,轻松随性得就像来见见老友,仿佛这一切喝彩和掌声都与他无关。正如陶晓清对他的评价,吴楚楚的一生都在为音乐默默付出着。


40年前的故事怎么说也说不完,关于民歌时代,有无数动人的往事,留下无数动人的旋律,大时代背景下热血的青年都已经进入暮年,有些人早已离开,而那些歌却一直被传唱,它们永远年轻。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