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咖啡的十年約會

1

對於80-90的大陸一代樂迷來說,牛奶咖啡是他們的共同暗號。“他們的青春是五月天,我的青春是牛奶咖啡,”有一位樂迷曾爲他們寫下這樣的寄語。

從最初熱血的小宇宙,到《越長大越孤單》、《明天,你好》的人文情懷,牛奶咖啡已走過了十年。作爲十年音樂生涯的總結和全新啓程,12月27日,牛奶咖啡將在上海最老牌的演出場地“上海大舞臺”舉辦專場演出,爲歌迷帶來最暖心的回饋。不同於慣常的富妍+格非二人組,在十週年的專場演出上,他們將帶來全新的“牛奶咖啡大樂團”。

而在此前一個多月裏,富妍與格非用“咖啡店約會”的獨特方式紀念了他們的十年歲月:在全國七個城市的九家咖啡館,他們和歌迷面對面地交談。不需要華麗的舞臺與燈光, 拉近距離的感覺更溫馨。

在“牛奶咖啡大樂團”的正式表演之前,我們採訪了富妍與格非,下文爲採訪實錄。懶得看字的話可以直接觀看文末的採訪視頻,一同出鏡的還有由富妍的品牌 HOKi 出品的咖啡杯玩偶“好奇小人”。


“明天,你好” 牛奶咖啡 十週年演唱會

12月27日 上海大舞臺 暖心唱響


2

豆瓣:此前你們有一個爲期一個多月的“咖啡店約會”主題巡迴,不是演出而是歌迷見面會。爲什麼想到要做這麼一件事?

富妍:從今年秋天開始,我們去了全國七個特別有特點的城市,比如說像杭州、上海、南京。我們每到一個城市,都會去到那個城市有特點的咖啡店裏,和大家一起咖啡店約會,和歌迷面對面,比較親切的來給大家唱歌。

格非:距離比較近,也是邊唱歌邊聊天的一種形式,而且比較喜歡喝咖啡,就一起去進行了這種約會的形式。

 


豆瓣:每次“約會”的感覺怎樣?在這些“約會”裏都有些什麼活動?作爲樂隊卻不唱歌,歌迷們買賬嗎?

格非:演出還是會演,但是用的是不插電的形式,很多鍵盤器樂的東西感受會相對有變化,但因爲近距離,可以跟大家一起唱歌,是一種很開心的氣氛。

富妍:每一個城市的歌迷的性格不一樣,比如杭州的歌迷比較內斂,武漢的歌迷會很高興很熱情,南京的歌迷又會問一些無厘頭的問題,每到一個城市都會留下不一樣的回憶,每個城市我們唱的歌也會有所不同,會有很多有意思的事情發生。

每到一個城市我們都會給所有活動到場的歌迷一張空白明信片,讓他們給自己的十年和牛奶咖啡的十年寫一句話,現在所有的明信片都被裝到一個回憶的盒子裏,在今年12月27日我們十週年上海演唱會的時候會把這個盒子封存起來。


牛奶咖啡 “咖啡店約會” 主題巡迴現場


豆瓣:其間被問到的最尷尬和最有趣的問題分別是什麼?你們是怎麼應對的?

富妍:比較尷尬的比如有次一位歌迷問爲什麼只有 Kiki 唱,格非從來不發聲兒?還有一個問題問說可不可以再多寫些快節奏的高興的歌曲,大概就是這樣。

格非:好像還有一些催結婚的,比較尷尬的類似這種。還有一些歌迷的提問挺專業的,跟音樂有關的問題還是比較多的,問花邊新聞也有但不是特別多。


3

豆瓣:自從簽約華誼兄弟之後,你們發行了很多張的EP、單曲,卻始終未有全長專輯的發行,爲什麼?你們覺得專輯和EP、單曲,哪種方式更適合你們?接下來是否會有全長專輯的錄音/發行計劃?

富妍:牛奶咖啡真的是一個比較多產的組合吧,雖然說這幾年發行的都是EP,每張EP都是四到五首歌曲,但其實是從幾十首歌裏選出來的,可能我們是屬於比較慢工出細活的人。

格非:還是更喜歡專輯的形式,我還是比較喜歡聽CD,一首接着一首聽下去,但現在確實大家聽歌的媒介有些變化,都是以單曲這樣來聽,公司也鼓勵我們儘量把每首歌都做到最好,做到這一步的話花時間比較長,所以一直在出EP,但是我們會盡量把EP的品質做到最好,非要選一種形式,我們不會放棄質量。


豆瓣:你們馬上會有一個十週年的演唱會,計劃演多少首歌?是否會表演沒有發佈的新歌?演出本身又有哪些特別的設計和安排?

富妍:馬上的12月27日上海大舞臺的十週年演唱會是我們的一個心願,這次演唱會上你一定能聽到些不太常聽到牛奶咖啡的歌曲,還有一個有意思的地方就是我們會邀請到身邊的這兩個“好奇小人”去演唱會看我們的現場。

格非:對,“好奇小人”是以我們的名字來命名的,本身他們不會唱歌,但也會參加我們的演唱會去做一些活動,覺得還是挺有意思的。

 


豆瓣:十週年的演唱會你們將和很多嘉賓樂手共同組建一支“牛奶咖啡大樂團”,介紹一下這些嘉賓吧!選擇這些嘉賓又是出於什麼機緣,有什麼理由?屆時他們會在臺上和你們一同表演全部的歌曲嗎?

富妍:這次會邀請我們的好朋友樑曉雪作爲特邀的吉他手來參加我們的演唱會。

格非:還有著名的吉他大師朱家明,都是我們特別欣賞的音樂者。樑曉雪也在我們的新專輯《我們只差一點點》裏唱歌,但他也是我們演唱會大樂團裏的特邀吉他手。

富妍:這次演出我們會唱新專輯的歌曲,可能還會有一些可能大家平時不太聽到的歌。

格非:對,儘量是把演出弄得很開心、很歡樂但是也很溫暖,會有冬天裏的一些元素。


4

豆瓣:牛奶咖啡已經十年了。是否想過如果你們十年前沒有選擇做音樂,現在會在做什麼?

富妍:當時加入了牛奶咖啡做音樂是一個機緣巧合的事情,如果當時沒有遇到第一個伯樂的話,我現在可能會是去做一些跟繪畫相關的事情,也許會成爲一個設計師,也許會成爲一個雜誌編輯也說不定。

格非:我的話可能就不會給牛奶咖啡寫這麼多歌了,就會給別人寫歌吧,做一個音樂製作人,總之還是會跟音樂有關係的。



豆瓣:成軍十年以來,你們覺得自己身上發生最大的變化是什麼?學到的最重要的事情是什麼?

富妍:我覺得十年對一個人來說算是一段比較長的時間了,那可能十年裏我學會最多的事情就是不再刻意的去想成爲某一種人,不再刻意的去追尋某一些我想要的生活,是讓生活更加的順其自然吧。

格非:我覺得十年還是一個很長的時間,十年前我們都比較青澀,是一個初生牛犢不怕虎的狀態,十年以後確實成熟了很多,包括音樂作品也是這樣,所以我覺得十年之後也並不完全是一個最好的狀態,現在通過這個十年演唱會也在找一些十年前的狀態,我覺得兩方面的結合纔是最好的。

 


豆瓣:最後,請爲我們分享一則十年前剛起步時的故事。

富妍:讓我記憶猶新的是,我們和第一家唱片公司摩登天空簽約是在6月份的北京的北海公園的一艘遊船上面,感覺比較夢幻。

格非:其實剛畢業嘛,所以面對合同這種東西還是挺生疏的,尤其是在船上開的,心裏忐忑一些。不管怎麼說,摩登天空是我特別欣賞的一個唱片公司,沈黎輝也是我欣賞的不論音樂還是做生意的老闆都是特別出色的。當時在稀裏糊塗的狀態簽下,覺得還是挺有意思的,人生方向一下因爲這個合同不一樣了。



牛奶咖啡 豆瓣專訪視頻


via:douban.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