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咖啡的十年约会

1

对于80-90的大陆一代乐迷来说,牛奶咖啡是他们的共同暗号。“他们的青春是五月天,我的青春是牛奶咖啡,”有一位乐迷曾为他们写下这样的寄语。

从最初热血的小宇宙,到《越长大越孤单》、《明天,你好》的人文情怀,牛奶咖啡已走过了十年。作为十年音乐生涯的总结和全新启程,12月27日,牛奶咖啡将在上海最老牌的演出场地“上海大舞台”举办专场演出,为歌迷带来最暖心的回馈。不同于惯常的富妍+格非二人组,在十周年的专场演出上,他们将带来全新的“牛奶咖啡大乐团”。

而在此前一个多月里,富妍与格非用“咖啡店约会”的独特方式纪念了他们的十年岁月:在全国七个城市的九家咖啡馆,他们和歌迷面对面地交谈。不需要华丽的舞台与灯光, 拉近距离的感觉更温馨。

在“牛奶咖啡大乐团”的正式表演之前,我们采访了富妍与格非,下文为采访实录。懒得看字的话可以直接观看文末的采访视频,一同出镜的还有由富妍的品牌 HOKi 出品的咖啡杯玩偶“好奇小人”。


“明天,你好” 牛奶咖啡 十周年演唱会

12月27日 上海大舞台 暖心唱响


2

豆瓣:此前你们有一个为期一个多月的“咖啡店约会”主题巡回,不是演出而是歌迷见面会。为什么想到要做这么一件事?

富妍:从今年秋天开始,我们去了全国七个特别有特点的城市,比如说像杭州、上海、南京。我们每到一个城市,都会去到那个城市有特点的咖啡店里,和大家一起咖啡店约会,和歌迷面对面,比较亲切的来给大家唱歌。

格非:距离比较近,也是边唱歌边聊天的一种形式,而且比较喜欢喝咖啡,就一起去进行了这种约会的形式。

 


豆瓣:每次“约会”的感觉怎样?在这些“约会”里都有些什么活动?作为乐队却不唱歌,歌迷们买账吗?

格非:演出还是会演,但是用的是不插电的形式,很多键盘器乐的东西感受会相对有变化,但因为近距离,可以跟大家一起唱歌,是一种很开心的气氛。

富妍:每一个城市的歌迷的性格不一样,比如杭州的歌迷比较内敛,武汉的歌迷会很高兴很热情,南京的歌迷又会问一些无厘头的问题,每到一个城市都会留下不一样的回忆,每个城市我们唱的歌也会有所不同,会有很多有意思的事情发生。

每到一个城市我们都会给所有活动到场的歌迷一张空白明信片,让他们给自己的十年和牛奶咖啡的十年写一句话,现在所有的明信片都被装到一个回忆的盒子里,在今年12月27日我们十周年上海演唱会的时候会把这个盒子封存起来。


牛奶咖啡 “咖啡店约会” 主题巡回现场


豆瓣:其间被问到的最尴尬和最有趣的问题分别是什么?你们是怎么应对的?

富妍:比较尴尬的比如有次一位歌迷问为什么只有 Kiki 唱,格非从来不发声儿?还有一个问题问说可不可以再多写些快节奏的高兴的歌曲,大概就是这样。

格非:好像还有一些催结婚的,比较尴尬的类似这种。还有一些歌迷的提问挺专业的,跟音乐有关的问题还是比较多的,问花边新闻也有但不是特别多。


3

豆瓣:自从签约华谊兄弟之后,你们发行了很多张的EP、单曲,却始终未有全长专辑的发行,为什么?你们觉得专辑和EP、单曲,哪种方式更适合你们?接下来是否会有全长专辑的录音/发行计划?

富妍:牛奶咖啡真的是一个比较多产的组合吧,虽然说这几年发行的都是EP,每张EP都是四到五首歌曲,但其实是从几十首歌里选出来的,可能我们是属于比较慢工出细活的人。

格非:还是更喜欢专辑的形式,我还是比较喜欢听CD,一首接着一首听下去,但现在确实大家听歌的媒介有些变化,都是以单曲这样来听,公司也鼓励我们尽量把每首歌都做到最好,做到这一步的话花时间比较长,所以一直在出EP,但是我们会尽量把EP的品质做到最好,非要选一种形式,我们不会放弃质量。


豆瓣:你们马上会有一个十周年的演唱会,计划演多少首歌?是否会表演没有发布的新歌?演出本身又有哪些特别的设计和安排?

富妍:马上的12月27日上海大舞台的十周年演唱会是我们的一个心愿,这次演唱会上你一定能听到些不太常听到牛奶咖啡的歌曲,还有一个有意思的地方就是我们会邀请到身边的这两个“好奇小人”去演唱会看我们的现场。

格非:对,“好奇小人”是以我们的名字来命名的,本身他们不会唱歌,但也会参加我们的演唱会去做一些活动,觉得还是挺有意思的。

 


豆瓣:十周年的演唱会你们将和很多嘉宾乐手共同组建一支“牛奶咖啡大乐团”,介绍一下这些嘉宾吧!选择这些嘉宾又是出于什么机缘,有什么理由?届时他们会在台上和你们一同表演全部的歌曲吗?

富妍:这次会邀请我们的好朋友梁晓雪作为特邀的吉他手来参加我们的演唱会。

格非:还有著名的吉他大师朱家明,都是我们特别欣赏的音乐者。梁晓雪也在我们的新专辑《我们只差一点点》里唱歌,但他也是我们演唱会大乐团里的特邀吉他手。

富妍:这次演出我们会唱新专辑的歌曲,可能还会有一些可能大家平时不太听到的歌。

格非:对,尽量是把演出弄得很开心、很欢乐但是也很温暖,会有冬天里的一些元素。


4

豆瓣:牛奶咖啡已经十年了。是否想过如果你们十年前没有选择做音乐,现在会在做什么?

富妍:当时加入了牛奶咖啡做音乐是一个机缘巧合的事情,如果当时没有遇到第一个伯乐的话,我现在可能会是去做一些跟绘画相关的事情,也许会成为一个设计师,也许会成为一个杂志编辑也说不定。

格非:我的话可能就不会给牛奶咖啡写这么多歌了,就会给别人写歌吧,做一个音乐制作人,总之还是会跟音乐有关系的。



豆瓣:成军十年以来,你们觉得自己身上发生最大的变化是什么?学到的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富妍:我觉得十年对一个人来说算是一段比较长的时间了,那可能十年里我学会最多的事情就是不再刻意的去想成为某一种人,不再刻意的去追寻某一些我想要的生活,是让生活更加的顺其自然吧。

格非:我觉得十年还是一个很长的时间,十年前我们都比较青涩,是一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状态,十年以后确实成熟了很多,包括音乐作品也是这样,所以我觉得十年之后也并不完全是一个最好的状态,现在通过这个十年演唱会也在找一些十年前的状态,我觉得两方面的结合才是最好的。

 


豆瓣:最后,请为我们分享一则十年前刚起步时的故事。

富妍:让我记忆犹新的是,我们和第一家唱片公司摩登天空签约是在6月份的北京的北海公园的一艘游船上面,感觉比较梦幻。

格非:其实刚毕业嘛,所以面对合同这种东西还是挺生疏的,尤其是在船上开的,心里忐忑一些。不管怎么说,摩登天空是我特别欣赏的一个唱片公司,沈黎辉也是我欣赏的不论音乐还是做生意的老板都是特别出色的。当时在稀里糊涂的状态签下,觉得还是挺有意思的,人生方向一下因为这个合同不一样了。



牛奶咖啡 豆瓣专访视频


via:douban.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