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狗血涟涟

文 / 邓小嘉

1456890168228_310_x

老狼在《我是歌手》上,唱了朴树的《旅途》之后,许巍也推出了新曲《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不知道是不是巧合,这个周五的晚上格外的文艺,朋友圈一半刷着,“诗和远方的田野”;另一半刷着老狼的,“我们路过高山,我们路过湖泊”,雨后春笋般,大家赶上了情怀这班车。

不论是老狼还是许巍,这些年都不是活跃于大屏幕的人。干干净净,没有绯闻,只是唱歌。


UVsSZWQrevHMLTRGAIlVuDXTBaKXLtPh

IMG_5235
IMG_5234内容来自网易云音乐

我不是听他们的歌长大的。从没经历过那样的年代。

从没有过听着男孩子唱“明天你是否会想起”的日子,也没有过跟着许巍喊着不向世界低头,要去追求梦想的青春。
但是这样的时光有过,实实在在的存在某一代人的情怀里。


在这个年代,大家不喜欢鸡汤,喜欢情怀。

情怀只是情怀,情怀之后生活依旧,情怀不影响第二天上班下班,就像海子的忌日大家都要发“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在这个互联网时代,这已经成为了一种流行。有些人是跟风随大流,而另一部分人在很多人眼里是所谓文艺青年的酸腐。

但他们心中,这是一种情怀,关乎风月,无关鸡汤和装逼。

1335465616_7ngjUP

可能大家都在期待老狼唱《同桌的你》,但他没有走情怀路线,唱了一首《旅途》。老狼的歌不多,《同桌的你》大概最为脍炙人口,也不知道多少次被要求再唱一次这首歌。

1988 年,老狼认识潘茜。
1996 年,老狼给远在美国的潘茜打了一个越洋电话,唱了这首《同桌的你》。
2004 年,他们终于终成眷属。
高晓松说:第一次和老狼见面,看到老狼领着一个漂亮姑娘走了过来,现在二十多年过去了,老狼身边还是那个姑娘。
这绝对是我听过的最浪漫的故事。

u=3562200946,2265121323&fm=21&gp=0

但这是老狼的故事,多少人生命中最浪漫的故事不是用这首歌来谱写的,而是《虎口脱险》,而是《流浪歌手的情人》。甚至有人说,老狼最好听的歌根本不是《同桌的你》,而是《青春无悔》。

从前许巍唱“我只有两天,我从没有把握;一天用来出生,一天用来死亡”,唱“我想超越这平凡的生活,注定现在短暂的漂泊,无法停止我内心的狂热,对未来的执着”。
他不会告诉你生活是苟且的,他带给你一股“仗剑走天涯,四海为家”的冲动。太多人以他为偶像,因为最难的时候,是许巍的歌陪伴着走过来的。

U1817P28T3D2172406F326DT20080917155320

我们还在讲着诗和远方,很认真,好像明天就要“仗剑走天涯”了。
但是不是。

偶像在实现他们的梦,但那时候跟随着他们的那些少年,如今又在哪里呢。

也许是公务员,是会计师……埋没谁在生活的苟且之中,忘记了年轻的嘶吼。

许巍能用一首歌把他们统统都唤醒,去分享。但是许巍这首歌不能号召他们在那一瞬间就能抛下现有的一切,去追求梦中的诗和远方。


生活何止苟且,除了苟且还有狗血。

大家都在十字路口遇到过梦想和现实打架的时候。生活苟且之时,不一定能选择诗和远方的田野。

我和我的一个朋友都曾经有过机会去接触我们的梦想,但我们没去。我们曾经在很久之后聊起为什么,两个人竟一时无言。

不想承认的事情是,在现实面前,走了更轻便的路。

以为走这条路会更轻松,但不知道的是和我们的梦越行越远了。


我们走的路也许和上一代人没什么两异。

大学时饱含一腔热血和抱负,被一点点磨平,在工作的繁重中,终有一天忘记我们曾经有过的梦。

我们说着我们不想说的场面话,做着我们不想做的事,喝着我们喝不了的酒。大概酒过三巡,也会突然想起,从前我有一个梦。

userid206032time20101101042420


年轻时的偶像也老了,放慢了出新歌的速度。再也不去看他的现场,偶尔在深夜分享他的新歌,白衬衫和木吉他不知道在哪个角落发了灰。至于诗和远方,我们可以大肆谈论,但却不可实施。

只是某天同学聚会,唱起这些人的歌,想起自己的房间里,有个角落,有把自己太久没碰过的木吉他。


不是每个说着“诗和远方”的都真的人去实现“诗和远方”了。

这些词大概很早就被玩坏了,每个人都叫嚷着去追求,但囿于种种,停在原地。分享着这些歌,你们看,我只是被生活的苟且困住了,我迟早有一天会去追求诗和远方的田野。

IMG_5239

岁月催人,老狼真的老了,许巍温和了很多,高晓松从一个文艺青年变成了矮大紧。

也有人听到《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忽然就想起《晓松奇谈》。

我们不知道最后变成了谁。年轻的时候,弹吉他的你们,身边那个最爱的姑娘,经年之后也不知道还在身旁吗。关于诗和远方,我们只知道,那些个故事是真的,真实存在过。


放一首许巍的《九月》在最后
给曾经梦想过诗和远方的你

而年轻的你
希望能拥有真正的
诗和远方的田野


Via:文艺生活周刊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