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不再听小飞机场,你才真的长大了


我有这样的一群朋友:


他们对于折腾充满活力,无论是出游旅行,还是饮酒谈天。年龄在30上下徘徊,他们在别致精巧的公寓中举办属于自己的小派对,杯杯红酒,听着嬉皮士的乐音。


他们有漂亮的鞋履,川久保玲的衣衫,蒂凡尼蓝的小摩托,莱卡的胶卷机,去鲜少人至的旅游景点。如果条件允许,他们甚至不知道归期。消费方式丰俭由人,总之去到旅费花尽为止。职业吗?也颇为正式。画廊主,创业者,广告人,做策划的……钱花光了,接几单私活,再存一个季度的钱,又是一条好汉。


世界于他们仿佛一个巨大的游乐场。房价,存款,结婚生子于他们仿佛是荒芜领域。旁人对他们笑言,要好好为将来作准备。他们天真应对,今朝有酒今朝醉。他们是我认识的,是上班族的嬉皮士,是有员工合同的青少年。


《你好,忧愁》的法国女作家萨冈说过:你在这里,我在这里。我们共舞。


每次听My Little Airport,我都特别想念我的这些朋友们,那些永远在跳舞的朋友们。



世界要你努力去考取功名 但是真誠才是最大本領


 


My Little Airport新出专辑《 火炭丽琪》。火炭是香港的地名,位于沙田区。原本是个安静的工业区地方,加上少女的名字,一下子乖僻叛逆起来。 “认识她第一星期,她已经叫你收皮” 。刹那间,脑海里就浮现了无数个又纹身又抽烟的女友人。艾薇儿作证,她们可都是直来直往的好女孩。


MLA的专辑介绍说,《火炭丽琪》是一张 纯爱专辑。也许将MLA的歌词和村上春树相比过誉,但那些一带而过的勾勒,重复浅吟的歌词是一篇篇细碎亮丽现代爱情故事。这不是单薄的说说“我爱你,你爱我一下会死”这种陈腔滥调,而是明知对方不爱,仍然自动献上亲吻。“ 但是你從不愛拖手/  只是放手進我衣袖 / 代表只想取暖 / 是否? ”(《麦记的最后一夜》)。这才是恋人带着烟火气的絮语真实,鲜少能做到决断,而是反复的思量和执拗的贡献,在失落中有微笑,在苦涩中有希望。唱的是怨曲,但撇除歌词,竟然感受不到一丝愤怒悲愁。


《明天不要赖床baby》 -

我有過很多瘋狂往事 例如網上認識一位女子

互相傾訴了數小時 便結伴旅遊廈門市

简直就像豆瓣上信手拈来的网恋故事


《验孕的下昼》 -

不會責備你若你什麼都跟我傾

包括青春期會遇到的各種類型
世界要你努力去考取功名

但是真誠才是最大本領

宝宝如不速之客,中年危机提早开始。


《火炭丽琪》-

她確實有著某一種霸氣
明天的事 今天她不會理
她也有著自己的傷悲
就是一般市面 唇膏不夠美

听讲,专辑封面的女子就是歌中的“火炭丽琪”。


《今天没带大麻在身》-

我的煩惱不是愛人對我不夠真
亦不是她對我流露蔑視的眼神
no, non, いいえ, 不是朋友逐一結婚 
而是今天沒大麻在身

宁愿有大麻的幻感,不愿面对不真心的恋人,衰老的父亲,或爱上朋友的女人。


《独身的理由》-

告訴我你婚後的事兒

我與你已很久沒見面

我會在IG看你一生的轉變
在IG等你BB的出現

muss es sein? es muss sein!

最后,只能在Intagram参观旧恋人的人生。muss es sein? es muss sein!这是米兰昆德拉《生命不能承受之轻》中提到,藏在贝多芬乐音里面的德语。“ 非如此不可?非如此不可!


要说歌词中的段子手 我可能只服My Little Airport


My Little Airport - Nicole & 林阿P

第一次听MLA的专辑还是十六七岁的光景,当时谢小姐是我的同桌,我们一起听《去动物园散步才是正经事》。“ 但放弃你就像/没可能幻想/在一个沉闷的独唱 ”。简单重复的旋律令心已飘去长颈鹿大象的动物园。生活好似永远是蓝天白云,沉闷卷子,空气中有植物与雨露在空气中蒸腾的味道。


白驹过隙,几乎没人当时就能预见MLA会转型得那么大。香港政治,消费文化,和情爱小诗一样,一视同仁都是他们调侃的对象。一转眼间,发现当初爱得要死要活的女孩们已变成了碎纸机里的纸屑,只是梦想仍在继续,合唱依旧甜蜜。 以为MLA的歌是幼齿的甜糯奶茶,不曾料到是薄荷苏打的味道,带着一丝清新又轻飘的辛辣。于是,每张专辑像一杯杯鸡尾酒,五光十色,富有层次,并不烈性但有着酒精的微迷幻。


原来,青年们也是会失业的。原来,亲吻不代表会有爱的。原来,年轻人是不能反抗时势的。原来,你的自恋和任性是没有人在意的……





如果说,村上春树对于青年的象征是他马拉松的跑鞋,那MLA的标志则是他们的歌词 ,有着《麦田里的守望者》的寂寞,也有着文艺青年抗争的天真。但在间隙中,不忘望望夜间的皓月,亲吻心爱的姑娘。阿P曾是杂志人,主音Nicole在电视台工作;他们都是在文艺,理想,世俗和绝望中徘徊。


有时候,是品味的贵族;

有时候,是社会的草根;

有时候,是清纯的情人;

有时候,是忧伤的嫖客。



关于爱情

没有纯净清新的情愫,又怎么会希望“ 愿我可变,优美的诗篇,这样你便愿看数十遍 ”。《失落沮丧歌》


没有真正地堕入爱河,又怎想私奔如“ 可否试一次,与我闲时,乱搭巴士。由上环到天后,拖着我手,到我话够 ”。《春天在车厢里》


没有被爱情的恶相逼急过,又怎会写出“ 同不太熟的人结婚,应该会很开心”。《与陈五msn》


没有动过食禁果的念头,有怎会犹豫” 我在想是否应该真的行房,这样是否破坏了交往 “《浪漫九龙塘》

关于生活

没有奔波过 求职,又怎懂得“ 一毕业就等于失业”的青年危机。《一毕业等于失业》


没有从挣扎地回首,又怎么会唏嘘“ 从前曾话过要如何欣赏世界的美丽,现在只懂得放假去消费 ”《悲伤的采购》


没有在月亮和六便士中游离,又怎么能体会到“ 我们在炎热与抑郁的夏天,无法停止抽烟;我们在炎热与抑郁的办公室,无法停止写诗 ”。 《我们在炎热与抑郁的夏天,无法停止抽烟》


没有体会到做独立音乐的贫困,又怎么坦诚唱出” 老实说我是为了两千蚊,才来到这个地方表演 “ 《 我是为了两千蚊才到这里表演》

关于社会

——不多说了直接放歌词吧:

”世界经济绝望,穷人卖屎忽救香港“
“大财团最终亦会炒晒你啲人,小政府唔会理你有几穷困”
“金钟地铁站车厢内的人,为什么你们不行入啲呢?“


……


世人总说,文艺青年们不懂得生活。但其实,文艺青年们恰恰最懂得生活。 因为他们可能是同代人最早的那批先知:这个世界,可能不会变好了。他们希望又要peace又要love,最后,却只想手上多一点cash。


我们都爱小飞机场,因为我们真想念当初那个义无反顾反呛一切的腔喉,看不惯一切,却在自己的小世界中背着手悠然信达地畅游。没有人征得我们的同意,就擅自让我们离了青春期的襁褓中。有人成为了职业的奴隶,有人勇敢地自嘲。还好,还好,MLA总唱着,伴着我们的成长,从闷骚散发着荷尔蒙的中学时代,辗转求职的社会人毕业季,再到如今,炎热过去,秋至到来,我们长大了,只能笑笑说我们也曾是那位”火炭丽琪“。你难过吗,你失望吗,你忧伤吗?可能只是因为,”今天没大麻在身”。


小飞机场的音乐史,也正是这一代文艺青年的成长史。 如果有一天不再想听他们的歌,你才是真正地长大了。



以下是《火炭丽琪》中,我最喜欢的一首。

《麦记的最后一夜》








#原创文章# 作者:潘狼狼(公众号:Ampersand,wechat ID: ampersandzine,微博:@潘大幻灭狼狼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