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勃迪倫不配得諾貝爾獎?別傻了,你只是沒看清這個時代!


民謠圈炸了,無論是國內還是國外。

先有李志早上爆出2016跨年演唱會以及新專輯年底發佈的消息,下午又有宋冬野吸毒被舉報。

鮑勃迪倫不配得諾貝爾獎?別傻了,你只是沒看清這個時代!

國內民謠圈還沒鬧騰完呢,朋友圈又被國外民謠歌手刷爆了屏。諾貝爾獎爆冷,“搖滾活化石”鮑勃·迪倫獲得了今年的諾貝爾文學獎。

瑞典斯德哥爾摩當地時間2016年10月13日下午一點,瑞典文學院將2016年度諾貝爾文學獎頒給了美國音樂家鮑勃·迪倫。

鮑勃迪倫不配得諾貝爾獎?別傻了,你只是沒看清這個時代!

這個諾貝爾文學獎有多難拿?

鮑勃迪倫不配得諾貝爾獎?別傻了,你只是沒看清這個時代!

日本作家村上春樹先生

如果剛纔村上春樹先生在廁所蹲坑看手機,他定在朋友圈刷到鮑勃·迪倫獲得2016年諾貝爾文學獎的消息,估計痔瘡都被氣出來。

自2009年以來,連續7年被視爲諾貝爾文學獎熱門人選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樹,連續陪跑了7年。

鮑勃迪倫不配得諾貝爾獎?別傻了,你只是沒看清這個時代!

而如今,卻被這個彈吉他唱歌,一生只出過一本書的創作歌手拿了大獎。此刻村上春樹內心的OS可能是:“我操,我寫了這麼多書,竟然比不過一個寫歌詞的”!

滾君作爲一名標準的文藝青年,村上春樹一直是我非常喜歡的作家,而鮑勃·迪倫也是我特別崇拜的搖滾巨星。

鮑勃迪倫不配得諾貝爾獎?別傻了,你只是沒看清這個時代!

村上春樹在他的多部小說中就寫到過鮑勃迪倫,比如長篇小說《世界盡頭與冷酷仙境》的第33章“冷酷仙境”中就寫到:

鮑勃·迪倫開始唱《像一塊滾石》。於是我不再考慮革命,隨着鮑勃·迪倫哼唱起來。

我們都將年老,同下雨一樣明確無誤。

足以證明,他對這位搖滾巨匠的崇拜和喜愛。

鮑勃迪倫不配得諾貝爾獎?別傻了,你只是沒看清這個時代!

滾君想說,鮑勃·迪倫能獲得諾貝爾,並不比村上春樹獲獎容易啊。

據說,鮑勃·迪倫在諾貝爾獎的博彩賭注中,被認爲是一個長期的笑話。誰會願意賭一個搖滾歌手去拿諾貝爾文學獎呢。

自1997年被首次提名之後,從1998年到2002年,鮑勃·迪倫每年都陪跑諾貝爾文學獎,這自然地引起了各種各樣的聲音。

鮑勃迪倫不配得諾貝爾獎?別傻了,你只是沒看清這個時代!

“我能做的一切就是做我自己,你管我是誰。”

很多人認爲,這只是一個無聊世界對這個無聊歌手開得一個無聊的玩笑。歌詞這種東西怎麼可能有資格獲獎,但是事實情況真的如此嗎?

以我個人來說,我活在社交網絡上,所以我每天被迫看到充斥在朋友圈裏的閒話、廢話,還有來自微博上的垃圾新聞。這些龐雜的信息就像快餐一樣,它可以餵飽我們,讓我們不至於被時代淘汰。

但是看着網絡上千篇一律的文章套路和標題,看着出版物中簡單低幼的價值觀,我總能想到崔健的一句歌詞:“沒有新的語言,沒有新的方式,沒有新的力量能夠表達新的感情…”

我更是會問自己,被這種單一的垃圾餵飽了之後,我們是不是真的就滿足了呢?

鮑勃迪倫不配得諾貝爾獎?別傻了,你只是沒看清這個時代!

“不管你有多少錢,世上只有兩種人:一種是還倖存的,一種是已迷失的。”

他在偉大的美國歌曲傳統中創造了新的詩意表達

“他在偉大的美國歌曲傳統中創造了新的詩意表達。”這句話是鮑勃·迪倫獲得諾獎的原因,這也是我最想說明的一點。信息過剩的時代談不上詩意,更需要新的表達,這就是鮑勃·迪倫獲獎的價值。

時至今日,還有些不肯長大的傢伙煞有介事地談及詩歌和文學的正統性,那樣攻擊一切新的聲音。輿論把他們行爲稱作“固守文學”,但在我看來,他們就是一羣可怕的遺老遺少,目光狹隘,語言惡毒。

而他們不知道,這個世界早就開始變化了…

隨風而逝


迪倫的表達中最打動我的是其中濃得化不開的“鄉愁”,這種感覺與生俱來,沒有縮影,更像宿命。

1941年5月24日,鮑勃迪倫出生於在明尼蘇達州的杜魯斯,一個偏僻貧窮的小鎮。他曾回憶,自己十多歲在收音機裏聽到了人生中的第一首歌——《Drifting too far from shore》。

就像這首歌的名字一樣,一語成讖,鮑勃迪倫在很年輕的時候就開始了自己的文化苦旅。

鮑勃迪倫不配得諾貝爾獎?別傻了,你只是沒看清這個時代!

“就因爲你喜歡我的東西,不代表我就欠你什麼東西。”

和那個時代的年輕人一樣,鮑勃迪倫終日沉湎於凱魯亞克的文字中,翻爛了《在路上》、《達摩流浪者》,只爲向這個瘋狂的世界尋求一個合理的解答。

直到某一天,他遇上了伍迪·格思裏。就和今天很多人喜歡自奉“王小波門下走狗”一樣,鮑勃迪倫也向發瘋似得沉迷這個作風硬派的歌手。

他在名片上只印着一句話:“我還活着”,向全世界宣告:我纔是繼承了着伍迪·格思裏的遺志的人!

像一塊滾石

其實他並沒有滿足於一種表達方式,某一天他發現自己順利走過了伍迪的那段迷戀期。他像一塊滾石一樣,死不回頭。

1965年7月25日,新港音樂節,鮑勃迪倫做出了一生中最重大的改變,也被戴上了“民謠的叛徒”的帽子。

那天晚上,臺下觀衆千呼萬喚,終於迎來了風頭正勁的鮑勃迪倫,但是所有人都沒想到的是,臺上的他並非像往常一樣穿着粗布上衣,抱着木吉他彬彬有禮,而是穿着黑色緊身皮衣,手裏攥着一把實心電吉他登臺,用一首搖滾版的《像一塊滾石》掀翻了舞臺。

鮑勃迪倫不配得諾貝爾獎?別傻了,你只是沒看清這個時代!

“沒有人是自由的,甚至連鳥兒都被天空束縛。”

他的行爲不僅激怒了主辦方,更是激怒了下面的觀衆。臺下一片唏噓聲,唾罵聲,他們覺得臺上這個“投機的傻逼”背叛了自己。

鮑勃迪倫曾回憶起當時的事情:臺下的觀衆一面熱烈的追捧來自英倫搖滾的入侵,一面卻對自己本土的搖滾樂嗤之以鼻。

這個時代看來真的是變了…

沒有方向的家 

只是這並沒有阻擋鮑勃迪倫前進的腳步,他一直在表達自己的態度,這就是爲什麼他能影響美國,又反過來影響英倫搖滾的原因了。

有人說:如果沒有迪倫,搖滾樂將會多走上很多彎路,不會有“滾石”的《乞丐的盛宴》,更不會有“披頭士”的《佩珀軍士孤獨之心俱樂部樂隊》。現在幾乎沒有人會懷疑,鮑勃迪倫是把約翰·列儂帶上路的“老司機”。

在《像一塊滾石》中捏着鼻子唱“沒有方向的家”,是他的真情流露。《思鄉布魯斯》中極像現代詩的堆疊的意象也是他的真情流露。甚至說,《鈴鼓先生》中且遊且吟,和孩子們嬉戲玩樂的鈴鼓男,也不過是遠行的鮑勃迪倫的一個縮影。

鮑勃迪倫不配得諾貝爾獎?別傻了,你只是沒看清這個時代!

“人們很少做他們相信是對的事,他們做比較方便的事,然後後悔。”

最後我還是想說,鮑勃迪倫的這次獲獎是有很有意義的。這個時代充斥着太多的垃圾,憑藉着太多譁衆取寵的東西來轉移所有人的注意力,人們躲在網絡後面,爲弱肉強食而歡呼。

“王寶強老婆出軌了”,“張靚穎母親撕未婚夫了”,你看已經沒有人談論身邊的事了,他們只會重複網絡上被人反覆咀嚼過的殘渣。回頭看看,“詩意的生活”雖經變成了一句萬歲的口號,我們自以爲追求詩意,其實只是在滿足消費慾罷了。

鮑勃迪倫不配得諾貝爾獎?別傻了,你只是沒看清這個時代!

有多少人還會靜下來,仔細聽聽鮑勃迪倫詩意的歌詞,思考一些很私人的事情。

狄更斯說:“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但這更是一個充斥着無聊、自私,缺乏詩意的時代。我們需要鮑勃迪倫,他的歌詞比你想象的更值得!


文:滾君 
轉自http://www.jammyfm.com/92473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