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勃迪伦不配得诺贝尔奖?别傻了,你只是没看清这个时代!


民谣圈炸了,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

先有李志早上爆出2016跨年演唱会以及新专辑年底发布的消息,下午又有宋冬野吸毒被举报。

鲍勃迪伦不配得诺贝尔奖?别傻了,你只是没看清这个时代!

国内民谣圈还没闹腾完呢,朋友圈又被国外民谣歌手刷爆了屏。诺贝尔奖爆冷,“摇滚活化石”鲍勃·迪伦获得了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

瑞典斯德哥尔摩当地时间2016年10月13日下午一点,瑞典文学院将2016年度诺贝尔文学奖颁给了美国音乐家鲍勃·迪伦。

鲍勃迪伦不配得诺贝尔奖?别傻了,你只是没看清这个时代!

这个诺贝尔文学奖有多难拿?

鲍勃迪伦不配得诺贝尔奖?别傻了,你只是没看清这个时代!

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先生

如果刚才村上春树先生在厕所蹲坑看手机,他定在朋友圈刷到鲍勃·迪伦获得2016年诺贝尔文学奖的消息,估计痔疮都被气出来。

自2009年以来,连续7年被视为诺贝尔文学奖热门人选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树,连续陪跑了7年。

鲍勃迪伦不配得诺贝尔奖?别傻了,你只是没看清这个时代!

而如今,却被这个弹吉他唱歌,一生只出过一本书的创作歌手拿了大奖。此刻村上春树内心的OS可能是:“我操,我写了这么多书,竟然比不过一个写歌词的”!

滚君作为一名标准的文艺青年,村上春树一直是我非常喜欢的作家,而鲍勃·迪伦也是我特别崇拜的摇滚巨星。

鲍勃迪伦不配得诺贝尔奖?别傻了,你只是没看清这个时代!

村上春树在他的多部小说中就写到过鲍勃迪伦,比如长篇小说《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的第33章“冷酷仙境”中就写到:

鲍勃·迪伦开始唱《像一块滚石》。于是我不再考虑革命,随着鲍勃·迪伦哼唱起来。

我们都将年老,同下雨一样明确无误。

足以证明,他对这位摇滚巨匠的崇拜和喜爱。

鲍勃迪伦不配得诺贝尔奖?别傻了,你只是没看清这个时代!

滚君想说,鲍勃·迪伦能获得诺贝尔,并不比村上春树获奖容易啊。

据说,鲍勃·迪伦在诺贝尔奖的博彩赌注中,被认为是一个长期的笑话。谁会愿意赌一个摇滚歌手去拿诺贝尔文学奖呢。

自1997年被首次提名之后,从1998年到2002年,鲍勃·迪伦每年都陪跑诺贝尔文学奖,这自然地引起了各种各样的声音。

鲍勃迪伦不配得诺贝尔奖?别傻了,你只是没看清这个时代!

“我能做的一切就是做我自己,你管我是谁。”

很多人认为,这只是一个无聊世界对这个无聊歌手开得一个无聊的玩笑。歌词这种东西怎么可能有资格获奖,但是事实情况真的如此吗?

以我个人来说,我活在社交网络上,所以我每天被迫看到充斥在朋友圈里的闲话、废话,还有来自微博上的垃圾新闻。这些庞杂的信息就像快餐一样,它可以喂饱我们,让我们不至于被时代淘汰。

但是看着网络上千篇一律的文章套路和标题,看着出版物中简单低幼的价值观,我总能想到崔健的一句歌词:“没有新的语言,没有新的方式,没有新的力量能够表达新的感情…”

我更是会问自己,被这种单一的垃圾喂饱了之后,我们是不是真的就满足了呢?

鲍勃迪伦不配得诺贝尔奖?别傻了,你只是没看清这个时代!

“不管你有多少钱,世上只有两种人:一种是还幸存的,一种是已迷失的。”

他在伟大的美国歌曲传统中创造了新的诗意表达

“他在伟大的美国歌曲传统中创造了新的诗意表达。”这句话是鲍勃·迪伦获得诺奖的原因,这也是我最想说明的一点。信息过剩的时代谈不上诗意,更需要新的表达,这就是鲍勃·迪伦获奖的价值。

时至今日,还有些不肯长大的家伙煞有介事地谈及诗歌和文学的正统性,那样攻击一切新的声音。舆论把他们行为称作“固守文学”,但在我看来,他们就是一群可怕的遗老遗少,目光狭隘,语言恶毒。

而他们不知道,这个世界早就开始变化了…

随风而逝


迪伦的表达中最打动我的是其中浓得化不开的“乡愁”,这种感觉与生俱来,没有缩影,更像宿命。

1941年5月24日,鲍勃迪伦出生于在明尼苏达州的杜鲁斯,一个偏僻贫穷的小镇。他曾回忆,自己十多岁在收音机里听到了人生中的第一首歌——《Drifting too far from shore》。

就像这首歌的名字一样,一语成谶,鲍勃迪伦在很年轻的时候就开始了自己的文化苦旅。

鲍勃迪伦不配得诺贝尔奖?别傻了,你只是没看清这个时代!

“就因为你喜欢我的东西,不代表我就欠你什么东西。”

和那个时代的年轻人一样,鲍勃迪伦终日沉湎于凯鲁亚克的文字中,翻烂了《在路上》、《达摩流浪者》,只为向这个疯狂的世界寻求一个合理的解答。

直到某一天,他遇上了伍迪·格思里。就和今天很多人喜欢自奉“王小波门下走狗”一样,鲍勃迪伦也向发疯似得沉迷这个作风硬派的歌手。

他在名片上只印着一句话:“我还活着”,向全世界宣告:我才是继承了着伍迪·格思里的遗志的人!

像一块滚石

其实他并没有满足于一种表达方式,某一天他发现自己顺利走过了伍迪的那段迷恋期。他像一块滚石一样,死不回头。

1965年7月25日,新港音乐节,鲍勃迪伦做出了一生中最重大的改变,也被戴上了“民谣的叛徒”的帽子。

那天晚上,台下观众千呼万唤,终于迎来了风头正劲的鲍勃迪伦,但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台上的他并非像往常一样穿着粗布上衣,抱着木吉他彬彬有礼,而是穿着黑色紧身皮衣,手里攥着一把实心电吉他登台,用一首摇滚版的《像一块滚石》掀翻了舞台。

鲍勃迪伦不配得诺贝尔奖?别傻了,你只是没看清这个时代!

“没有人是自由的,甚至连鸟儿都被天空束缚。”

他的行为不仅激怒了主办方,更是激怒了下面的观众。台下一片唏嘘声,唾骂声,他们觉得台上这个“投机的傻逼”背叛了自己。

鲍勃迪伦曾回忆起当时的事情:台下的观众一面热烈的追捧来自英伦摇滚的入侵,一面却对自己本土的摇滚乐嗤之以鼻。

这个时代看来真的是变了…

没有方向的家 

只是这并没有阻挡鲍勃迪伦前进的脚步,他一直在表达自己的态度,这就是为什么他能影响美国,又反过来影响英伦摇滚的原因了。

有人说:如果没有迪伦,摇滚乐将会多走上很多弯路,不会有“滚石”的《乞丐的盛宴》,更不会有“披头士”的《佩珀军士孤独之心俱乐部乐队》。现在几乎没有人会怀疑,鲍勃迪伦是把约翰·列侬带上路的“老司机”。

在《像一块滚石》中捏着鼻子唱“没有方向的家”,是他的真情流露。《思乡布鲁斯》中极像现代诗的堆叠的意象也是他的真情流露。甚至说,《铃鼓先生》中且游且吟,和孩子们嬉戏玩乐的铃鼓男,也不过是远行的鲍勃迪伦的一个缩影。

鲍勃迪伦不配得诺贝尔奖?别傻了,你只是没看清这个时代!

“人们很少做他们相信是对的事,他们做比较方便的事,然后后悔。”

最后我还是想说,鲍勃迪伦的这次获奖是有很有意义的。这个时代充斥着太多的垃圾,凭借着太多哗众取宠的东西来转移所有人的注意力,人们躲在网络后面,为弱肉强食而欢呼。

“王宝强老婆出轨了”,“张靓颖母亲撕未婚夫了”,你看已经没有人谈论身边的事了,他们只会重复网络上被人反复咀嚼过的残渣。回头看看,“诗意的生活”虽经变成了一句万岁的口号,我们自以为追求诗意,其实只是在满足消费欲罢了。

鲍勃迪伦不配得诺贝尔奖?别傻了,你只是没看清这个时代!

有多少人还会静下来,仔细听听鲍勃迪伦诗意的歌词,思考一些很私人的事情。

狄更斯说:“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但这更是一个充斥着无聊、自私,缺乏诗意的时代。我们需要鲍勃迪伦,他的歌词比你想象的更值得!


文:滚君 
转自http://www.jammyfm.com/92473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