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第一貝司手張嶺,蟄伏多年後登上央視

30年前,一個19歲的小青年拉攏和自己差不多大的秦勇、何勇組了一支叫做“五月天”的樂隊。

在自己音樂事業發展得如火如荼的時候,他卻以轉身離去,遠赴海外留學。

張嶺

歸來後他技驚四座,順理成章地加入崔健的樂隊,被譽爲中國第一貝斯手。

就在14年,蟄伏許久的他站上了央視的舞臺,向全國的電視觀衆展現了最純正的布魯斯。

他就是張嶺,中國布魯斯音樂的先驅。

張嶺

1986年,隨着崔健的聲名鵲起,全國的青少年或多或少都受了搖滾樂的影響,開始興起一陣組樂隊的風潮,其中就包括了當時只有19歲的張嶺。

他拉攏了當時年紀差不多的何勇、曹鈞、秦勇等人組成了一隻叫做“五月天”的樂隊。他說,Mayday是一種求救的信號,給樂隊取名“五月天”也是想對搖滾音樂發出一聲呼救。

張嶺

樂隊成立之初,雖然條件很簡陋,但他們的音樂理念還是得到了崔健的欣賞,張嶺回憶說,他們曾兩度爲崔健做開場樂隊表演。

最讓他難忘的還是樂隊的首演,那天樂隊和同樣名不見經傳的高旗、蔚華與他們同臺,雖然他們演出的大部分時間都在翻唱,他們青澀的技術也是乏善可陳,但是他們卻在那一天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

張嶺

86版的“五月天”的成員個個都不簡單,不僅有何勇、黑豹前主唱秦齊、呼吸吉他手曹鈞,更是囊括了指南針的劉崢嶸,自我教育樂隊的驊梓。

在這羣富有激情年輕人的努力之下,五月天也越來越步入正軌。就在無數搖滾樂迷覺得這支樂隊可以像唐朝、黑豹一樣成爲中國搖滾樂的中流砥柱時,張嶺卻產生了不同的想法。

張嶺

那段時間,他特迷在國內還是一片空白的爵士樂,在如飢似渴卻求而不得的情況下。他決定遠渡重洋,到澳大利亞求學。

他並不看重自己和樂隊已經取得的成績,他還年輕還有冒險的資本,他對自己說:20歲左右的年紀正應該專心學習!

張嶺

家庭條件一般的張嶺爲了填飽肚子,也開始了勤工儉學的生活。他給餐館刷過盤子,也開過一段時間的出租車,但他最大樂趣還是在學校裏刻苦練琴。

5年後,學成回國的張嶺發現國內的音樂竟變得如此陌生,他不得不另起爐竈,重新開始。

張嶺

經常有人跟他說,如果他當時留在國內,如果他沒有錯過中國搖滾最紅火的那幾年,他現在就能如何如何的風光。但他很清楚,自己要的並不是虛浮的火熱,而是靜水深流的修行,對此他從未感到過後悔!

張嶺

那年,張嶺在一間酒吧彈琴,恰好偶遇了彼時的老大哥崔健。崔健很驚訝,當年那個給自己做熱場演出的老弟,在幾年之後竟然有了讓人刮目相看的造詣。

他邀請張嶺加入自己的樂隊,張嶺當然義不容辭。在未來十年的合作生涯裏,他參與了崔健《無能的力量》和《給你一點顏色》兩張專輯的錄製。

張嶺

他坦言,和崔健合作是一件折磨人的事情,他們的每一次排練都會將音樂打碎,逐段試驗,我們嘗試了無數種的音樂風格,而歌曲卻總是在演出前一天才能成形。

其實也就是那段時間,張嶺因爲自己出色的技藝被譽爲中國第一貝斯手…

張嶺

張嶺曾在一次採訪中說過,對於自己現有的狀態,貝斯是其次的,他更願意以主唱的身份把音樂完成。他曾爲張楚《一顆不肯媚俗的心》獻唱三首歌,也在《神州搖擺第二章》留下了自己的聲音…

但他真正找到自己的方向,還是在1996年組建布魯斯樂隊“節奏之犬”並擔當主唱的時候,他說他終於聽到了那種屬於自我的聲音…

張嶺

所以在離開崔健樂隊之後,他一心發展自己的布魯斯和歌唱事業。2014年,張嶺接下了知名的CD Cafe酒吧,改名爲熙地布魯斯,身體力行地爲弘揚布魯斯音樂盡一份心力。

張嶺

大概就是這份心願,讓他捨棄成見站上了央視《中國好歌曲》的舞臺。


看着臺下的故友似醉非醉地唱完這首《喝酒Blues》的時候,劉歡瞪大了眼睛,拍案叫絕:“天哪,萬萬沒想到是他!”

他還開玩笑地讓張嶺把帽子摘下來,看着稀稀疏疏的頭髮,劉歡說:“這都是音樂的閱歷啊!他們在堅持,只要是歌唱我們心底的聲音,幾十年如一日爲自己熱愛的音樂努力的,我們都應該給予最熱烈的掌聲。”

說到這裏,劉歡的眼眶已經泛紅,張嶺眼神篤定,向鏡頭深鞠了一躬…

張嶺

張嶺在比賽現場曾對同臺競技的年輕人說過:“你們很優秀,但我們也沒有老。”那一刻我似乎讀出,這個中年人從未曾沉湎在喧譁如鬧的浮光掠影裏,而是默默地爲心愛的布魯斯音樂而堅持,不知老之將至。

他的布魯斯之夢,依然還在繼續…


文:壞牛仔 via:果醬音樂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