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一贝司手张岭,蛰伏多年后登上央视

30年前,一个19岁的小青年拉拢和自己差不多大的秦勇、何勇组了一支叫做“五月天”的乐队。

在自己音乐事业发展得如火如荼的时候,他却以转身离去,远赴海外留学。

张岭

归来后他技惊四座,顺理成章地加入崔健的乐队,被誉为中国第一贝斯手。

就在14年,蛰伏许久的他站上了央视的舞台,向全国的电视观众展现了最纯正的布鲁斯。

他就是张岭,中国布鲁斯音乐的先驱。

张岭

1986年,随着崔健的声名鹊起,全国的青少年或多或少都受了摇滚乐的影响,开始兴起一阵组乐队的风潮,其中就包括了当时只有19岁的张岭。

他拉拢了当时年纪差不多的何勇、曹钧、秦勇等人组成了一只叫做“五月天”的乐队。他说,Mayday是一种求救的信号,给乐队取名“五月天”也是想对摇滚音乐发出一声呼救。

张岭

乐队成立之初,虽然条件很简陋,但他们的音乐理念还是得到了崔健的欣赏,张岭回忆说,他们曾两度为崔健做开场乐队表演。

最让他难忘的还是乐队的首演,那天乐队和同样名不见经传的高旗、蔚华与他们同台,虽然他们演出的大部分时间都在翻唱,他们青涩的技术也是乏善可陈,但是他们却在那一天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张岭

86版的“五月天”的成员个个都不简单,不仅有何勇、黑豹前主唱秦齐、呼吸吉他手曹钧,更是囊括了指南针的刘峥嵘,自我教育乐队的骅梓。

在这群富有激情年轻人的努力之下,五月天也越来越步入正轨。就在无数摇滚乐迷觉得这支乐队可以像唐朝、黑豹一样成为中国摇滚乐的中流砥柱时,张岭却产生了不同的想法。

张岭

那段时间,他特迷在国内还是一片空白的爵士乐,在如饥似渴却求而不得的情况下。他决定远渡重洋,到澳大利亚求学。

他并不看重自己和乐队已经取得的成绩,他还年轻还有冒险的资本,他对自己说:20岁左右的年纪正应该专心学习!

张岭

家庭条件一般的张岭为了填饱肚子,也开始了勤工俭学的生活。他给餐馆刷过盘子,也开过一段时间的出租车,但他最大乐趣还是在学校里刻苦练琴。

5年后,学成回国的张岭发现国内的音乐竟变得如此陌生,他不得不另起炉灶,重新开始。

张岭

经常有人跟他说,如果他当时留在国内,如果他没有错过中国摇滚最红火的那几年,他现在就能如何如何的风光。但他很清楚,自己要的并不是虚浮的火热,而是静水深流的修行,对此他从未感到过后悔!

张岭

那年,张岭在一间酒吧弹琴,恰好偶遇了彼时的老大哥崔健。崔健很惊讶,当年那个给自己做热场演出的老弟,在几年之后竟然有了让人刮目相看的造诣。

他邀请张岭加入自己的乐队,张岭当然义不容辞。在未来十年的合作生涯里,他参与了崔健《无能的力量》和《给你一点颜色》两张专辑的录制。

张岭

他坦言,和崔健合作是一件折磨人的事情,他们的每一次排练都会将音乐打碎,逐段试验,我们尝试了无数种的音乐风格,而歌曲却总是在演出前一天才能成形。

其实也就是那段时间,张岭因为自己出色的技艺被誉为中国第一贝斯手…

张岭

张岭曾在一次采访中说过,对于自己现有的状态,贝斯是其次的,他更愿意以主唱的身份把音乐完成。他曾为张楚《一颗不肯媚俗的心》献唱三首歌,也在《神州摇摆第二章》留下了自己的声音…

但他真正找到自己的方向,还是在1996年组建布鲁斯乐队“节奏之犬”并担当主唱的时候,他说他终于听到了那种属于自我的声音…

张岭

所以在离开崔健乐队之后,他一心发展自己的布鲁斯和歌唱事业。2014年,张岭接下了知名的CD Cafe酒吧,改名为熙地布鲁斯,身体力行地为弘扬布鲁斯音乐尽一份心力。

张岭

大概就是这份心愿,让他舍弃成见站上了央视《中国好歌曲》的舞台。


看着台下的故友似醉非醉地唱完这首《喝酒Blues》的时候,刘欢瞪大了眼睛,拍案叫绝:“天哪,万万没想到是他!”

他还开玩笑地让张岭把帽子摘下来,看着稀稀疏疏的头发,刘欢说:“这都是音乐的阅历啊!他们在坚持,只要是歌唱我们心底的声音,几十年如一日为自己热爱的音乐努力的,我们都应该给予最热烈的掌声。”

说到这里,刘欢的眼眶已经泛红,张岭眼神笃定,向镜头深鞠了一躬…

张岭

张岭在比赛现场曾对同台竞技的年轻人说过:“你们很优秀,但我们也没有老。”那一刻我似乎读出,这个中年人从未曾沉湎在喧哗如闹的浮光掠影里,而是默默地为心爱的布鲁斯音乐而坚持,不知老之将至。

他的布鲁斯之梦,依然还在继续…


文:坏牛仔 via:果酱音乐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