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年前火遍亞洲的“民謠一姐”艾敬,因作品封殺轉行繪畫,歸來後卻依然爲愛而歌

昨天和一羣朋友聊天,其中一位跟我說:“哥們兒,你說最近民謠歌手,特別是女歌手是越來越火了,說說你的看法吧。”

其實,我平常也沒少聽女歌手唱的民謠。只是因爲這些女歌手風格迥異,唱腔也五花八門,所以讓我一時之間不知道從哪裏說起。

18年前的“民謠一姐”艾敬,曾火到日本,卻因作品封殺轉行繪畫,歸來後的她依然爲愛而歌...

而在談到民謠女歌手時,我常常會想到一個遙遠的名字。可能對於年輕的民謠樂迷來說,她的名字略顯陌生,但她的歌聲裏,有一個風起雲涌的時代。

這個女人叫做艾敬,18年前她曾是國內最炙手可熱的民謠才女,錄過唱片、拍過影視劇、把歌聲帶到了世界各地。

18年前的“民謠一姐”艾敬,曾火到日本,卻因作品封殺轉行繪畫,歸來後的她依然爲愛而歌...

就在她最紅火的時候,她卻孑然一身撿起畫筆,用色彩繼續勾勒自己的生命直到現在。只是她留在歌迷記憶裏的聲音,恐怕想忘都忘不了的吧。

和大多數人一樣,我第一次知道艾敬的名字,是因爲她的一首叫《我的1997》的歌。關於這首歌網上還有一個流傳得很廣的視頻。


艾敬《我的1997》

那年艾敬在東京演出現場演繹了自己的這首代表作。對於當時的人們來說,1997是衆人期待的一年,許多人都希望在香港迴歸之後去那裏的花花世界,看看八百伴和紅磡體育場。

因此纔有了歌中所唱的“什麼時候有了香港,香港人又是怎麼樣?”,這成了國內大多數人的心願。人們因此記住了這個長相甜美,聲音乾淨的女歌手。

18年前的“民謠一姐”艾敬,曾火到日本,卻因作品封殺轉行繪畫,歸來後的她依然爲愛而歌...

1969年秋,艾敬出生在遼寧瀋陽。五口之家她是大姐,父親擅長民族樂器,母親評劇唱得很好。

在家庭環境的薰陶下,艾敬很早就接觸了音樂。她憑藉獨特的天賦,在瀋陽各大唱歌比賽總能拔得頭籌。年少成名的她覺得,自己也許應該站在北京的舞臺上,向全國人民唱歌。

18年前的“民謠一姐”艾敬,曾火到日本,卻因作品封殺轉行繪畫,歸來後的她依然爲愛而歌...

17歲時她離開家獨自闖蕩,憑藉着獨特的天賦,她考上了當時全國聞名的東方歌舞團。在團裏待了一段時間後,不安分的基因在她的身體裏作祟了。

她說自己接了很多“私活”,也就是外出給其他唱片錄音。這麼一來,她也漸漸地在各大唱片公司唱出了名氣。

18年前的“民謠一姐”艾敬,曾火到日本,卻因作品封殺轉行繪畫,歸來後的她依然爲愛而歌...

在人們讚歎這個女聲的悠揚甜美的同時,很多人驚訝地發現,這個姑娘竟然還有着讓人着迷的容貌。“長的像山口百惠,笑起來像慄原小卷”是當時一個導演對她的評價,後來這位導演還力邀她參演了電視劇《情魔》。

大概也是因爲這次結緣,若干年後艾敬還參演了趙本山的電視劇《馬大帥》,並取得了不小的反響。

18年前的“民謠一姐”艾敬,曾火到日本,卻因作品封殺轉行繪畫,歸來後的她依然爲愛而歌...

很快,這個女孩子迎來了自己音樂生涯的高潮,她創作了自己第一張專輯《我的1997》。

在“六根”武雲溥的採訪中,她回憶這張專輯幾乎聚集了北京搖滾圈的半壁江山,不僅有王迪幫忙編曲,還有臧天朔彈琴,鼓三兒、劉效鬆打鼓,就連何勇也時不時地過去幫忙。

18年前的“民謠一姐”艾敬,曾火到日本,卻因作品封殺轉行繪畫,歸來後的她依然爲愛而歌...

這張作品讓艾敬無可爭議地火了起來,她的歌聲不僅傳遍了國內,更是在日本賣出了不俗的成績。那時的她變成了國內當之無愧的“民謠一姐”,她的音樂在明快與深沉之間遊刃有餘,像個孩子又像個天才。

當她的歌在日本被傳唱的時候,曾有外國記者別有用心地解讀她歌裏的政治隱喻。而她卻說:“這首歌就是一個情歌,是love song。”而歌裏的那個朝朝暮暮的情人,就是爲Beyond寫下無數跨炙人口歌詞的劉卓輝。

18年前的“民謠一姐”艾敬,曾火到日本,卻因作品封殺轉行繪畫,歸來後的她依然爲愛而歌...

在那張留下《同桌的你》、《青春》、《睡在我上鋪的兄弟》的經典唱片《校園民謠》裏也留下了艾敬的聲音。

她演繹的那首歌叫做《那天》,這首歌是才女金立的作品。這首歌全程情真意切,有讓人一聽就愛上的獨特魅力。

歌詞裏那句“說了朋友相交如水爲何重別離,說了少年笑看將來爲何常回憶”也成了那個年代的學生們常常抄在筆記本扉頁上的一句話。

18年前的“民謠一姐”艾敬,曾火到日本,卻因作品封殺轉行繪畫,歸來後的她依然爲愛而歌...

歌迷們把艾敬叫做“流浪的燕子”,在她的身上總能看到其他女歌手所沒有的漂泊感。她96年簽約了日本索尼唱片,並把事業的重心放到了日本市場。她說:“我不能重複自己,必須走出去。”

第四張唱片《Made in China》是艾敬在紐約完成的,在這張唱片裏她傾注了大量的心血。她第一次在自己的歌裏用到了“愛”這個字,她說自己發自肺腑地熱愛自己的家國土地。

18年前的“民謠一姐”艾敬,曾火到日本,卻因作品封殺轉行繪畫,歸來後的她依然爲愛而歌...

但是那個時候正處於出國潮,有關部門認爲她的那首《Made in China》寓意不明,因此不予通過審覈。

這件事讓艾敬很傷心,自己的一片赤誠竟以這樣的方式付之東流。於是她放下吉他,拿起畫筆,用色彩以繼續表達自己的內心世界。

也許這樣的挫折更能帶給她力量,經過了十幾年的磨練,她在繪畫上的技巧也越來越純熟,如今的她已經有能力把自己的作品展辦到世界任何一個角落。

18年前的“民謠一姐”艾敬,曾火到日本,卻因作品封殺轉行繪畫,歸來後的她依然爲愛而歌...

2011年末,艾敬拿起吉他,爲歌迷帶來了自己的最新單曲《愛人》,她再一次在歌裏用到了“愛”這個字。

也許她註定爲“愛”而唱…


艾敬《愛人》

驀然發現,這段MV裏的女人,已經不再是曾經“流浪的燕子”,在經歷了文化的主流與邊緣之後,她變得更加安靜。

回望來時路的她臉上帶笑,娓娓地唱:“請不要問我都經歷了什麼,只要你緊緊地抱着我。”


文:壞牛仔

轉自:果醬音樂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