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溫杯突然火了!不論是否“人近中年”,你找到共鳴了嗎?

這兩天,黑豹樂隊鼓手趙明義因爲一隻保溫杯在網上火起來了,事情的緣由是這樣的:有一位攝影師去給黑豹樂隊拍照,看見趙明義端着保溫杯喝水,不禁感慨“不可想象啊!當年鐵漢一般的男人,如今端着保溫杯向我走來。”


有網友稱,保溫杯裏還泡着枸杞,微博調侃“到了這個歲數,喝啤酒都想放兩粒枸杞”。


而趙明義本人也發微博迴應“聽說我的保溫杯在微博上火了?”


20多年前,黑豹樂隊可謂是搖滾樂迷心中神一樣的存在。“人潮人海中,有你有我,相遇相識相互琢磨,人潮人海中,是你是我,裝作正派面帶笑容”,一曲《無地自容》,即便放到今天,聽來仍讓人熱血沸騰。雖然樂隊陣容幾經更替,但每位成員都是樂迷心中永遠的偶像。


突然間,一張攝影師的照片讓消失在公衆視線已久的黑豹樂隊再次走上臺前,在照片中,鼓手趙明義端着保溫杯,喝着枸杞茶,這番場景讓很多網友感慨“恍若隔世”。不少網友紛紛戲言:你和中年危機之間,就差着一個泡着枸杞的保溫杯。很多人不能接受一個當年的鐵漢,如今卻成了捧着保溫杯的大叔。


但也有不少網友反駁,當年的鐵漢爲什麼就不能捧着保溫杯,喝着枸杞茶?誰的人生不經歷時間打磨,遭遇起起落落,保溫杯和所謂的中年危機根本八竿子都打不着。甚至有較真的網友發圖爲證,稱小鮮肉“鹿晗”在參加活動時,面前就放着保溫杯。


事實上,這種對當年偶像的爭辯誰也不想辯出個是非曲直來,網友們爭辯的其實是一種情懷,是對往昔時光的追憶。而情懷恰恰是最能打動人心的東西,如此一來,保溫杯就不經意間成了“網紅”。


人民日報:奮發的朝氣無關“保溫杯”

有人認爲,這樣的共鳴反映出一種對中年心態的警惕。耐人尋味的是,熱衷於關注這一問題的,除了加班之餘自嘲一下的中年人,還有很多是以“九二中年”自詡的年輕人。中年的話題跨越了代際,正說明它所輻射人羣的普遍性。


平心而論,今天的中國社會,的確面臨着現代化和老齡化等多重命題。一方面,近40年的高速發展之後,經濟結構需要調整,經濟動力需要切換,中等收入陷阱需要跨越;另一方面,人口年齡結構的迅速老化,也帶來社會保障和心理調適等方面的種種問題。假如不能在轉型中完成相應的調整,那種擔心失去競爭優勢、害怕落後於時代的焦慮感確實可能蔓延開來,不管你是不是已經人到中年。


南方日報:“保溫杯”與“中年危機”

“中年危機”也不盡如網友所侃,總是一副端着保溫杯的遲暮狀。君不見,當網友們調侃趙明義“人潮人海中,有你有我,最終都要一起養生”時,不是也有1964年的馬雲引領互聯網潮流、1971年的馬化騰成爲創業偶像、1968年的李彥宏求新求變嗎?45歲的創業者羅永浩甚至喊出:“生命不息,折騰不止”。


況且,既然有人“老驥伏櫪,志在千里”;也就有人云淡風輕,“自是不歸歸便得,五湖煙景有誰爭”;更有人踏實肯幹,“古人學問無遺力,少壯功夫老始成”。人生本來就有多種模樣,如果已對批評有耐受,對懷疑有容忍,對褒獎有警惕,端起保溫杯的時候不爲外界所困,自信滿滿,何須維持他人眼中“最後的倔強”?


新京報:保溫杯中窺出哪門子中年危機

我不明白,“當年鐵漢一般的男人”,如今爲什麼不能“端着保溫杯”,“端着保溫杯”就怎麼了?世間哪有一成不變的人和事,從一個保溫杯裏能窺見哪門子危機?如果說,中年危機是指來自生活各方面的壓力,那麼,沒有哪一代人的中年是容易的,每一代有每一代人的宿命、委屈、掙扎、奮鬥,沒什麼可抱怨的。


明星也罷,普通人也好,說到底是個選擇的問題,選擇了“壯心未與年俱老,死去猶能作鬼雄”,就選擇了奮鬥和拼搏;選擇了“年高須告老,名遂合退身”就選擇了安逸和清淡。青春不再,就走出燈光好好生活;舞臺難回,就隱退幕後默默堅守,正如吳宗憲所說,“身爲藝人,就是要在高潮時享受掌聲,低潮時享受人生。”


錢江晚報:黑豹的保溫杯,刺激了誰的中年危機

事實上,“中年危機”作爲一個社會心理學上的概念,年齡的劃分從來不是機械、固定的。它描述的是一種狀態——“你所擁有的一切,家庭、工作、財富,看似美好堅固,但你已有些力不從心;你懷疑人生前半場的意義,卻得不到答案,你感到虛無。”


而更大的壓力,則源於無處不在的規訓,即你現階段“應該做什麼”或者“應該做到什麼”。“保溫杯”也是同理,普羅大衆的想法就是:搖滾鬥士不都應該大口喝酒大塊吃肉麼,像個衚衕大爺似的,揣着個保溫杯喝養生花茶?怎麼行!


中國江蘇網:你和你吐槽的“中年大叔”,可能就只差一個保溫杯

可人到中年,依舊歇斯底里或歷經風霜後人淡如菊,或許就是搖滾精神的AB面,而非相互矛盾的存在。當趙明義們端起了保溫杯,甚至泡上了枸杞時,他們興許只是專治身體機能的“不服”,而未必是認命。有些人就算“豪情還剩一襟晚照”,也不會向庸常二字繳械投降;柴米油鹽醬醋茶固然要,可他們不會讓奔騰的生命就此被佔滿。尼采說“在自己的身上,克服這個時代。”而那些“永遠年輕”的他們,嘴裏可能不會灌“戎馬半生,歸來仍是少年”的雞湯,卻能在自己身上克服年齡。


很多人嘲笑竇唯趙明義們激情已逝,卻忘了自己連激情都不曾有過。唱着《成都》及那些rap時,他們都未曾體會過《一無所有》中的激盪與幻滅。或許他們也曾夢想過仗劍走天涯,可想到手機、充電寶、數據線、WIFI等,走到樓下就取消了原計劃。


微博網友@五嶽散人 


中年,手裏拿着保溫杯,裏面泡着枸杞或者胖大海之類的東西。
有人說這是消沉、是危機。
有兩件事很多稍微年輕一些的人不理解。
一件事是身體狀態在四十歲之後,只要不是持之以恆的鍛鍊,真的是一年不如一年,這個騙不了自己的;
第二件事是中年人正好是負擔最重的時候,上有老下有小,除非是一些新興行業,否則都是公司的中堅。
鍛鍊吧,沒時間與精力;不保養吧,又知道自己不能倒下去。
保溫杯其實是一種無奈的象徵,努力向前爬的心理安慰。
這樣的人被稱爲消沉就太過了。
我倒是不消沉、不捧着保溫杯,但也真沒好多手捧保溫杯、身負重擔的人靠譜。



微博網友@豬蹄蹄小朋友


搖滾樂手抱個保溫杯算什麼中年危機?
真正的中年危機是這樣的。
你38歲,大公司中層,你的總監小你六歲。公司裏新來的應屆生,波士頓大學碩士,月薪八千任勞任怨。大環境不太好,隔壁部門裁員了,你不敢離職,你位於北四環的90平米老破兩居室,月供一萬二,你兒子的早教班一學期兩萬。比你有錢的移民了,比你窮的認命了,你沒地兒可去,你的工位是你的墳墓。
今早醒來你沒晨勃,你比較在乎這件事,你老婆早就不在乎了,她晚上得陪孩子睡。同時出現狀況的還有你的腰圍和眼袋,髮際線麼拿劉海蓋一下還說得過去。前兩年興跑步的時候你買過一身運動服,後來過年回家轉送給了你爸。在你家幫帶孩子的丈母孃執意扔了你家無線路由器,說wifi輻射對孩子不好,你抗爭一番後還是用回了網線。晚飯間你老婆提起女同事們都擁有了號稱中產階級婦女標配的大牌電吹風,近期打折只要兩千八還送烤麪包機,你沒接茬。
你在大學同學微信羣裏又聯繫上一個女同學,長得實在一般,但對你大概有點兒意思,剛發來微信說晚上請你喝酒。你顧慮比較多,怕對方走心糾纏,怕老婆發現跟你離婚,怕對方老公發現打你一頓,最主要還是怕自己臨場硬不太起來。你想了十分鐘,回了一句“今晚有會,改天我請你喝咖啡”就刪除了對話,上次類似對話沒刪的後果是你老婆偷看了你手機,一禮拜沒跟你說話。可你按時下班了,你不想回家,湊合着加入了同事們的飯局,他們聊股票和蜜蠟,你聽不進去,一直走神兒,在手機上玩兒了一把鬥地主,輸了。你又打開微博,大家都在轉發一個搖滾樂手抱保溫杯的段子,你覺得太逗了。
你捧着手機,笑了。



來源:新華網(ID:newsxinhua)&&微博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