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聾的亞洲天后回來了,沒人比她更酷!


蟬主今天想聊一個真正的酷女孩——

中島美嘉 Mika Nakashima

2005年,日本有一部現象級的漫改電影,風靡整個亞洲,受它影響的年輕人數不勝數——《NANA》。

所謂的酷女孩形象就這樣冒出來了。

中島美嘉飾演的大崎娜娜,化濃煙薰妝,帶鉚釘飾品,塗大紅指甲,在胳膊紋蓮花,玩搖滾,組樂隊,獨立,自由,有才華...

幾乎就是女孩們嚮往的“世界上另一個我”。


因爲她,大範圍流行煙燻妝,她唱得主題曲大火,她憑這個角色拿了第29屆日本電影學院獎新人獎。

可能角色塑造的太成功,以至於一直以來,大家覺得中島美嘉就是娜娜本娜。

在現實生活中,中島美嘉也是個完完全全的“酷女孩”。

90年代,日本盛行甜美風,她一出來就跟其他人不一樣。她左手手腕有一個星星紋身,曾經有人問她爲什麼紋星星圖案?

她說:因爲我是巨星。

就算你對日本文化不感冒,你也肯定聽過她的歌。

中島美嘉1983年在鹿兒島出生,18歲出道。那時是日本歌姬最繁盛的時代,中島美嘉代表人物之一,出道單曲《STARS》就在ORICON單曲榜上擠進前三。

而後多次登上NHK紅白歌會舞臺,獲獎無數。《雪之華》一聽前奏你就會覺得很熟悉!


當大家認定她只唱抒情歌,她卻表示:唱什麼是我自己決定的。所以她玩一會雷鬼又唱兩首電子。

性格灑脫,頭髮毛躁,乾淨的濃妝,習慣裸足演唱,都是中島美嘉叛逆的小符號,使她被評爲“日本最有個性的女藝人”。

和濱崎步、幸田未來同爲一線歌姬,但中島美嘉還是歌姬裏最會演戲的,而且總是出演特別又抓人的角色。

比如《三分之一》茉莉亞,一秒能被她掰彎。

比如《生化危機4/5》裏戲很多的喪屍,粉絲給她取名美魂。

她追求愛情這方面更有意思。

有記者問她會不會對別人一見鍾情?中島美嘉說:可能會,但不會一見鍾情立刻和對方交往。

直到她在電視上看到了清水邦広。

清水邦広是日本排球國家隊選手。

中島美嘉後來坦言:他在電視上出現的那瞬間,我感覺就是這個人。

第二天清水邦広在福岡比賽,她直接跑去現場。比賽結束她找清水合照,偷偷把聯繫方式塞過去說:我想和你成爲朋友,如果不行的話你就把紙條扔掉。

後來兩人戀愛三年,結了婚。

像中島美嘉這樣酷的人,心裏也有蒙上黑紗的時候。

2010年,中島美嘉患了耳疾。

完全聽不到自己的聲音,一大聲就容易耳鳴。既然聽不到她就歇斯底里的扯嗓子,以致於最後連聲音都發不出。

她那些叛逆和自信,一下就被砰然擊碎了。

雖然後來是笑着說的,其實當時每天都在哭。

她中止一切了演唱活動 ,宣告“無期限休息”,去美國治療,醫生卻告知無法治癒。

這時候,中島美嘉才發現,自己除了唱歌沒有更想做的事情了。她重新學習發聲的方式,花了很長時間和疾病相處。

一年後,她帶着自己的新專輯《REAL》復出。


因爲有些音準問題,她的現場演唱被說成車禍現場,媒體大肆報道中島美嘉“太驕傲、不努力...”

經歷過一些事情,人總會變得更溫婉,她的粉絲接受不了中島美嘉不那麼酷了。

她漸漸變成帶着“耳疾”標籤的“過氣天后”。

沉浸在黑暗時期的中島美嘉,完全沒有想過放棄,只是想着:與其責備自己不能好好唱歌,不如儘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傳達心意。

就像她另一隻手腕的紋身:trust your voice。這樣酷的人,怎麼可能不會逆風翻盤呢?

“曾經我也想過一了百了”

2013年,秋田弘先生送了一首歌給她,《曾經我也想過一了百了》。


我之所以想過死

是因爲鞋帶鬆了

重新系上對我來說太困難了

和別人的羈絆也是這樣

我之所以想過死

是因爲少年凝視着我

他抱着膝蓋

向那天的我說着抱歉

歌詞裏那段差點挨不過去的黑暗,說的情緒是中島美嘉自己,也剛好擊中所有人的紅心,

之所以一心想着死這件事

一定是因爲活得太認真了

我之所以想過死

是因爲我還未與你相遇

這世上有像你這樣的人存在

我開始對世界有了那麼一點喜歡

因爲像你這樣的人正活在這世上

我開始對世界有了那麼一點期待

從幾近崩潰到聲嘶力竭,再到重新開始。

樂評說到太宰治《晚年》中寫過:我本想這個冬日就死去的,可最近拿到一套鼠灰色細條紋的麻質和服,是適合夏天穿的和服,所以我還是先活到夏天吧。

現場版催淚曲

視頻裏,中島美嘉因爲聽不見音樂的節奏,用力跺腳踩拍子,跪下來摸返聽音箱,以這種方式來跟上曲子的節拍。

音準確實是不那麼好了,可是經歷過很多的嗓音,聽起來才更痛徹心扉。要是你因爲一些事情很難過,聽完這首歌,你可能還會願意全心全意去愛下一個人。

2017年,中島美嘉來中國開演唱會。

結束時樂隊和工作人員都離臺了,中島美嘉赤腳跑回舞臺中間,在聚光燈下用肉嗓向全場觀衆喊出“謝謝”。

網友說頭一次見到打赤腳的人還能這麼酷。

年初她和清水邦広宣佈離婚,雙方都很和氣,沒有過多的拉扯,也沒有節外生枝的炒作緋聞,並不讓人唏噓。

細數中島美嘉的人生,被校園霸凌、耳聾、生啞、被嘲諷... 像極了一部註定要拍爛的劇本。

但中島美嘉在《NANA》中說過:我的人生,本來就是三流的電視劇,別人要怎麼添油加醋傳說我黑暗的過去都無所謂,只是邁向光明的劇本,我要親自來寫。

 

作者:蟬創意

via:http://www.jiemian.com/article/219951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