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由故事改編而成的歌曲

作者:江小北


某些歌曲之所以能夠打動我們,或許正是因爲它們的作詞者將自己的故事,自己的內心情感融入到了歌曲的每句詞中,每個音符中。可能我們並不知道這些故事,但從歌裏、旋律裏,我們依然能夠感受到那一絲絲若有若無的情愫。



-1-


這首歌是根據劉德華友人伍曼英的故事改編。



彼時的伍曼英被醫生宣判,因腎功能喪失,最多隻能再活三個月。


她的丈夫聽聞妻子重病這晴天霹靂,立刻辭掉了工作,帶她四處旅遊,希望她在生命的最後歲月裏能快快樂樂,不留遺憾。



旅途中他無微不至的照顧着她,按摩、打針、量血壓、喂藥,樣樣都自己來,每晚要看她睡着了纔敢溘眼,入睡時也要留意她的呼吸,唯恐她不告而別。


日子就這樣一天一天悄悄地溜走,盡頭眼看在即,他內心的煎熬越來越嚴重,對未來的無望也越來越深,對她的愛也越來越深厚。


幸福只剩一杯沙漏,眼睜睜看着一幕幕甜蜜,不會再有原來平淡無奇的擁有,到現在竟像是無助的奢求,我已開始練習,開始慢慢着急,着急這世界沒有你,已經和眼淚說好不哭泣,但倒計時的愛該怎麼繼續...




也許是夫妻的伉儷情深感動了上蒼,又或許是她不忍讓他獨活於世的念頭戰勝了病魔,伍曼英的身體又一天一天好了起來。


後來根據這個故事拍成的MTV,因劇情感人,再加上劉德華出神入化的演繹,導演將其剪成了兩集。據說伍曼英至今都未看第二集,因爲每次看第一集的時候,就已經哭成了淚人,無法再看下去。


-2-


一對校園戀人,相愛很深。畢業後男生考上了大學,卻因家庭原因交不起學費。女孩爲了給他在短短的假期內湊夠學費,揹着他去做了人體模特。



女孩告訴男孩她找到一份好工作,他的學費不用愁了。在他的一再追問下,她害怕他知道她的工作,但又不忍心欺騙他,於是就把她工作的地點告訴了他。她想他也爲掙夠學費找了份工作,應該沒有時間來工作地點找她吧,所以很是放心。


有一天,男生下班後,偶然間從女孩工作的地方經過,他想這不就是她工作的地方嗎?於是買了一束玫瑰去看她。當他走進去,上樓推開門時,眼前的一幕讓他驚呆了,女孩正對着他裸露着上身,後面的畫家正仔細描繪着她的身體,當女孩擡頭望向他時,他丟掉了鮮花,轉身向樓下跑去...


女孩穿好衣服追上他,求他給她一分鐘的時間來解釋清楚,就一分鐘,他卻隨手一巴掌打在女孩臉上“我們分手吧,你太骯髒了!”轉身離去。



回去後,男孩瘋了般逃離這個讓他傷心之地,去往美國。


不久後,他收到一封信和一沓錢,信是女孩寄過來的,“我只是想替你湊夠學費,讓你完成你的夢想,錢是乾淨的,是我掙來的,我走了...”


我再等一分鐘,或許下一分鐘,看到你閃躲的眼,我不會讓傷心的淚掛滿你的臉,我再等一分鐘,或許下一分鐘,能夠感覺你也心痛,那一年我不會讓離別成永遠...



-3-


張雨生從小就熱愛音樂,作爲家中長子的他,最疼愛家中的小妹張玉仙,他們從小一起聽歌,一起唱歌。



1985年,張雨生考入國立政治大學外交系,隻身前往臺北念大學。距離沒能阻礙他和妹妹在音樂上的交流,那時的他們常常通電話,每次都要聊上幾個小時,舍友們都誤以爲他交了女朋友。


但這樣的日子持續不到一年時間,便傳來噩耗,小妹張玉仙在游泳的時候,不幸溺水身亡。


妹妹的去世,對張雨生是一個巨大的打擊。那段時間,心裏不斷有個聲音在告訴他“喜歡就趕快去做!”就這樣,內向害羞的張雨生報名參加了木船民歌比賽。他帶着妹妹的音樂夢想,短短几年內,便在臺灣歌壇嶄露頭角,聲名鵲起。



多年後,張雨生依然不能釋懷:“從頭到尾,我沒有掉一滴眼淚,但這個傷口依然在我心中。她是那麼可愛,那麼懂事,而且歌聲又那麼好,老天真不公平,妹妹一直比我更愛唱歌,唱得比我更好,結果卻...”


每次跟劇組在海邊拍攝歌曲MV時,他都出神地望着大海,滿眼落寞,這一幕恰好被好友陳大力看到,他找來陳秀男爲張雨生的妹妹寫了一首歌,《大海》就這麼誕生了。


如果大海能夠喚回曾經的愛,就讓我用一生等待,如果深情往事你已不再留戀,就讓它隨風飄遠,如果大海能夠帶走我的哀愁,就像帶走每條河流,所有受過的傷,所有流過的淚,我的愛,請全部帶走...



-4-


一個聾啞並跛腳的老人靠收集空瓶子爲生。有一天他在街上撿到一個被遺棄的孩子,這讓老人欣喜異常,認爲是上帝賜給他的禮物。



老人將孩子帶回家,用辛辛苦苦收來的空酒瓶,換錢買來廉價的奶粉,讓那個小女孩活了下來,女孩在六歲的時候撿回來一條小狗,並取名爲來福。


從此,小狗,小女孩,聾啞老人相依爲命地生活,天生的好嗓子讓她成爲老人的傳話筒,每天跟着老人行走在各個小巷子裏,邊走邊喊“酒幹倘賣無?酒幹倘賣無?”


“酒幹倘賣無”是閩南語,意爲“有空酒瓶賣嗎?”


再後來,小女孩長大了,愛上了一位詞曲作者,男孩英俊有才華,只是懷才不遇。男孩帶她走進藝術天地,爲她寫了很多歌,對老人也非常孝順,每次來都會幫老人運酒瓶,和老人用手語交流,逗來福......


女孩唱着男孩爲她寫的歌,名氣越來越大,最後,女孩成了紅透半邊天的歌星。而男孩依然籍籍無名地做着詞曲。在經紀人的安排下,女孩不能與男孩相來往,更不許她和老人見面,因爲,那會影響她在歌迷心目中的完美形象。


有一天,老人正在路上走着,一輛摩托車疾馳而過,老人因爲思念女兒,沒有留意那狂嘯而來的馬達聲,來福一個飛奔,將老人拱到路邊,自己卻被摩托車撞飛,不治而亡。



隨着來福的逝去,老人的生活愈加淒涼。爲了喚醒女孩,男孩在女孩演唱會前夕,爲她寫了一首歌。在演唱會如期舉行時,老人的鄰居跑來,告訴女孩,老人心臟病發作,已被送往醫院搶救,女孩匆匆趕往醫院。


可惜就在女孩跨進門前,老人停止了心跳,沒能看到女孩最後一面。女孩傷痛欲絕,痛恨自己爲什麼要這樣對待老人,在演唱會快要結束的時候,女孩含淚演唱了這首《酒幹倘賣無》:


雖然你不能開口說一句話,卻更能明白人世間的黑白與真假,雖然你不會表達你的真情,卻付出了熱忱的生命,遠處傳來你多麼熟悉的聲音,讓我想起你多麼慈祥的心靈,什麼時候你再回到我身旁,讓我在和你一起唱,酒幹倘賣無,酒幹倘賣無...



願世上再無人寓故事於歌。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