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我行》Eason新曲点评:离家出走的羊,饥饿是最远的篱笆

   毫無疑問,這個在我看來美絕的封面是對《The Key》主題涵義最好的展示和注腳。作為一個被眾人封神,無出其右的頂級歌手,無論從音樂形式還是歌詞內涵,陳奕迅都在盡力嘗試著各種可能,《The Key》像是突破,又像是一種回歸。新碟探討以“生活”為主題的人與人之間的多種關係,雖是舊話題,道理早被唱過無數,但這八首歌給人的感覺既不像《H3M》的小品哲理,也不像《Stranger Under My Skin》的沉重內涵,而是帶著一種慾說還休的架勢,值得反復尋味,把可能性留給了聽眾。

  
   在豪華制作班底的幫襯下,不誇張的說,八首歌詞曲皆佳,而且少了便于流俗的氣質,至于陳奕迅演唱方面的技巧和情緒,多說一句也是廢話。整張專輯從多個角度描述,觀察,剖析,解讀著人生裏的雜情雜感,值得細品之處實在豐富,談論“人生、生活”的主題總是這樣:往深說,道理無數,千變萬化;往淺說,實實在在,平平常常。比如《任我行》,這是初聽最覺抓耳的一首,林夕這首詞給人留下了豐富的想象空間,我也就此聯想一番。
  
   林夕+澤日生的組合神曲無限,多講亦是贅述,至于這首歌,也是期望再大也仍未失望的典型,不過剛開始《任我行》這個歌名讓我覺得稍傷大雅,林夕這麽知情識趣的一位爺,起個“高雅”歌名不難吧?聽過數遍之後,我也才漸漸覺得叫《任我行》或許已是最好了。
  
   討論“隨眾”“離群”似乎永遠不過時,自古便有“采菊東籬”“梅妻鶴子”,或是呼喊一聲“振衣千仞崗,濯足萬裏流”,爺不跟妳們這世俗混了。而時代走到今天,人與人之間或有地位等級之差,但人們的生存狀態更像是被固化了,大家在一個循環的,被社會規律圈定好的框架裏一步步走。所以這首歌,林夕從此入手,講了講“人群怎麽那麽像羊群”。
  
   從年少無知到成熟世故,這像是一個人必然要經過的心路歷程,很多人被生活推著走,立于矛盾迷茫的時候總會問曾經簡單的自己哪兒去了?這首歌的主人公,小時候的天真求自由,到頑童大了,不再那麽笨,追隨著大眾的腳步;雖中途想過走自己的路,可隊友不願與其同行,他也便覺得自由都沒趣。“從何時妳也學會不要離群,從何時發覺沒有同伴不行”與眾人一起平庸,勝過追求自己,這個過程究竟是什麽時候培養出來的呢?大概是生活漸漸交給他的,因為歌中還有一句追問,“無人理睬,如何求生?”此中無奈,多數人也曾有感吧。人際關係是誰都要去面對的事情,在社會混,很多時候硬著頭皮也要交際,衹不過有的人深諳此道,有的人避之不及,于是競爭中有人便要落後了。除此之外,網絡時代人們溝通交流的方式也逐步被困在幾個軟件和社交網站上,大家從對方分享的照片簽名互相展示猜測各自過的怎麽樣,看似親近實則也沒什麽溝通,仿佛誰都怕被別人忽視掉,存在在別人的視線裏尤其重要。這當然無可厚非,人是這麽一種動物,虛榮心乃人性所致,概莫能外。
  
   所以我們也該理解當初那個曾經天真的主人公“曾迷途才怕追不上滿街趕路人”,想起林夕在《然後怎樣》裏的質問:“誰在催我成長,讓我失去迷途的膽量?”有時候滿大街的陌生趕路人尚不可怕,親朋好友也會把眾多現實的生活問題拋給妳,那就是實實在在讓人無所適從了。妳曾想過不一樣的人生經歷,但最終也歸于讀大學,找工作,娶媳婦,還房貸,誰跟誰也沒什麽差別。我的生活經驗曾多次告訴我,妳不理現實,現實就會給妳一個巴掌。想不管這些逃出圈子?那結果魯迅先生也早在《娜拉走後怎樣》裏說出來了: 不是墮落,就是回來。
  
   一切問題變得現實化以後,反而簡單得很,“逛夠幾個睡房到達教堂,仿似一路飛奔七八十歲”,按部就班,誰也都該走這一步了,仿佛到了終點。這時候妳可能會問,難道那些高雅的人,標榜自己自由的人就不幹這些俗事嗎? 當然,生活的樣子無非就是那些瑣事,任何人總也是得吃喝拉撒,買房供樓,看娛樂節目,抱媳婦上床。所以,夕爺的境界遠不止僅僅抱怨人們“不敢離群”那麽簡單。
  
   這樣的主題林夕也曾在不同歌手那裏做過嘗試,比如林夕在楊千嬅《Unlimited》專輯裏講了兩個故事:《她成功了他沒有》和《大傻》。《她》講的是原本相愛有共同理想的一對愛侶為夢想打拼,而遇到困難之後,敗給了現實。女友唱歌成了歌星,得到成功失去愛,他又再娶妻過上平淡生活。與其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大傻》超脫的很,一個女人的獨白表示與情侶在一起哪怕擺攤販賣也是最好日子,屋子不需要大,也不要什麽品位,能牽手大笑就好。當然諷刺的是夕爺把這首歌叫《大傻》,這種心境得把世俗“傻瓜一點看”。與之相比,《任我行》裏則在說,“頑童大了,沒那麽笨”,“可以聚腳於康莊旅途然後同沐浴溫泉,為何在雨傘外獨行?”林夕把隨大眾的好日子和單打獨鬥的苦日子寫的甚是貼切,現實如此,獨行裝傻者能有幾人?
  
   在古巨基《時代》裏,《獨男》就是一個徹底“離群”的人,不與朋友聚會,宅在家裏,自嘲沒情趣。整首歌抑鬱深沉,面對身邊他人種種,面對與社交脫軌的狀態,高呼一句“告訴我孤獨並無罪”可見獨處壓力。多提一句《鑽石敗犬》,林夕徒弟林若寧奉上“青出于藍勝于藍”的佳作,與《獨男》相應,大齡剩女壓力同樣可知,在世俗眼光裏,這幫人算是“失敗的狗”。《鑽石敗犬》給了這些女性最好的慰藉和信心,無需理會那些流言,每塊炭化作鑽石都需要等,不必平庸,妳有妳獨特的魅力。這首歌在我看來,是一首神作,“剩女”主題已再無法超越。
  
   其實最先聯想到與《任我行》主題相近的是《妳們的幸福》,夕爺對那些看上去很幸福實則無趣的人做了一次徹頭徹尾的控訴,妳們的幸福不過是麻木,好比在《飛女正傳》裏“未怕挨緊頸邊穿過橫飛的子彈跟妳去走難,但怕結婚生子的平庸麻木地活著亦一樣難”。然而《任我行》與這兩首歌在情緒上有明顯差別,那種抱怨,蔑視已變得淡然,祥和,這種變化體現在旋律上,更體現在內容上。
  
   看百科這首歌的注評講“縱然是灑脫人生境界,但人不能衹當孤島,境隨心轉,偶而隨著大隊走又何況?《任我行》是非情歌,卻道出最為瀟灑的人生境界。”我才驚覺夕爺已到了“何處惹塵埃”的境界了?仔細想來,也是如此。“神仙魚”故事自由的外表下,也有“不要盲目離隊”的道理,一味的勸人“離隊”,也並非善舉,夕爺應該早就明白。有時候人們太過于追求不一樣,自己卻根本沒有方向,生活有千百種樣子,並非要做到與人不同,而是找適合妳的方式。很多人也會裝的清高,比如假模假式說一句“凡是錢能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但最終還都是錢的問題,清高不必,當然錢是要緊的。衹不過林夕會在滿世界的富豪小醜們販賣成功學的時候告訴我們一句,“誰都想很富有,誰都不必富有”,在親朋好友催妳結婚逼妳“找個好人就嫁了吧”的時候告訴妳“常人極輕易覓情侶,妳別這樣缺乏信心”。在生活的大潮流裏,給了妳另一種可能。
  

   俗話說“話須通俗方傳遠,語必關風始動人”,林夕的詞作,用雅的方式講俗事,用俗人眼光看雅趣,說來說去,生活本質無非也就這麽多。看梁文道一篇文章說不敢相信洞悉世情的林夕也有逛樓市,“炒樓”的庸俗癖好,但其實林夕也是一邊做,一邊批。學佛的林夕,認為自己也是香港“羊群”中的一份子,要再叁審視,坦蕩檢索自己心裏的慾望。所以我說《任我行》的歌名已經是最好,妳可以理解為是對世俗生活難以自控的一種反諷,也可以理解為看透之後的淡然自由。就像《The Key》的封面一樣,人生就是個抽象的名詞,妳怎麽理解都可以,生活裏會面對很多的困難和疑惑,怎麽找到適合妳的那把鑰匙,是妳自己的事。


吉他谱抢新试  http://chord4.com/tabs/1196

任我行--试听



from:http://music.douban.com/review/6186534/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