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三的歌》一个没有广为人知的忧伤故事


張三的歌 (李壽全)
作詞:張子石 作曲:張子石 演唱:李壽全
我要帶妳到處去飛翔 走遍世界各地去觀賞
沒有煩惱沒有那悲傷 自由自在身心多開朗
忘掉痛苦忘掉那地方 我們一起啟程去流浪
雖然沒有華廈美衣裳 但是心裡充滿著希望
我們要飛到那遙遠地方看一看 這世界並非那麼悽涼
我們要飛到那遙遠地方望一望
這世界還是一片的光亮

妳也許很早就聽過這首歌,蔡琴,陳昇,齊秦,張懸......以及更多更多的翻唱版本。
妳也許曾經或一直受到歌詞積極樂觀亢奮激揚的人生態度所鼓舞。
妳也許曾為心愛的男女朋友高唱此歌,無論得到或者始終無法得到。這一切都沒關係,因為妳堅信“這世界還是一篇光亮”。

這是當年曾經被傳說過的歌曲背後的故事:
「這首歌故事背景:當年離婚的張子石帶著兩個孩子在美國顛沛流離過著流浪的生活。儘-管生活艱辛..又懷著失婚的痛楚,一個單親爸爸還是為了孩子強打-起精神,要孩子知道這世界並非如此灰暗悽涼,到處還是充滿希望的。」

但是認識張子石的網友所說的故事卻更為深入.....
http://www.youtube.com/user/crazysean3 說:
「張子石原本是想移民美國,因此先跟他老婆假離婚。同時安排他一位已經取得綠卡的朋友,與他老婆假結婚。但沒想到,他老婆居然真的愛上他那位同學 張子石氣急敗壞的帶著二個孩子到美國去,木已成舟。

因為離婚是事實,他老婆跟他同學結婚也是事實無奈的衹好在他們家隔一條河的對面覓屋住下。

張子石在美國的日子過的很苦,積怨與辛苦的日子下他得了肝癌,無法支付美國的無社會福利證的人看醫生的龐大的預算之下他衹好回來臺灣治療,同時也通知了李壽全李當時不知張所剩無多少日子,當時他也忙 等到他有時間去找張子石時,張子石已經死了。」

另一位張子石的晚輩則是跟著留言:
http://www.youtube.com/user/ad262868 :
「當年就是我將這首歌的原始錄音帶與歌詞送去給李壽全先生的.沒想-到居然有人知道我叁舅舅的故事,我真的很感動.他真的是一位非常有才華,時髦前衛,脾氣超好的人.我還記得在我小學1.2年級時(約30多年前),他的穿著與外型-就非常嬉皮了,

當時他在臺中市區有一間樂器行,然後隔壁開間美式漢堡店,至今我-對那間漢堡店的裝潢還是非常深刻,店內的顏色就是以美國星條旗的-色係穿插而成的,我還記得桌子的顏色是深藍色帶銀蔥的~也就是現-在時下所流行的60年代的風格,還記得店內有個小舞臺,

衹不過沒-多久他就去美國了,日子過的並不好,印象中他還曾經種過靈芝..-..總之他的事在家族裡的長輩大都不願意多談.待我再去跟其他親戚多了解後再與各位分享」

這首歌詞淺顯易懂樂觀積極的歌曲,背後故事卻出奇的意外的辛酸,反諷意味十足的是張寫這首歌,並不是如他的歌詞所表述的內容。

我想起詩人海子代表作的《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海子
從明天起,做一個幸福的人
喂馬、劈柴,周游世界
從明天起,關心糧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從明天起,和每一個親人通信
告訴他們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閃電告訴我的
我將告訴每一個人
給每一條河每一座山取一個溫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為妳祝福
願妳有一個燦爛的前程
願妳有情人終成眷屬
願妳在塵世獲得幸福
我衹願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1989.1.13

這首詩歌以樸素明朗而又雋永清新的語言,擬想了塵世新鮮可愛,充滿生機活力的幸福生活,表達了詩人真誠善良的祈願,願每一個陌生人在塵世中獲得幸福。然而兩個月後,詩人海子在山海關附近臥軌自殺。

我願意膚淺地妄下結論:一個痛苦的人外表有多快樂,心底就有多絕望。表面的輕鬆歡快與實際內心的想法之間產生了某種分離,而痛苦和快樂無法愈合的矛盾正是藝術家的靈感的源泉。

茫茫人海中,有妳有我,張叁李四,趙叁穆四,然後妳我都像滄海一粟那樣渺小,都像宇宙中沒有重量的星塵漫無目的地漂浮。沒關係,就讓我們靠在一起,粟子挨著粟子,塵埃貼著塵埃,擁抱在一起,相互取暖吧。要信,這世界還是一片的光亮。

下面貼出幾個經典翻唱版本的視頻資料:

1.原唱李壽全跟他女兒合唱版本

youtube:http://www.youtube.com/watch?v=Y_ppv6y9Jtw



2.陳昇版本

youtube陳昇&黃連煜版本:http://www.youtube.com/watch?v=idFuXNn4ybU



3.蔡琴版本

youtube:http://www.youtube.com/watch?v=eqP4zkn91yo



4.張懸版本

youtube:http://www.youtube.com/watch?v=Bd57_isq2uM


總觀幾個版本﹐其實各在所長﹐當然以李壽全版本﹐最為原裝﹐把歌曲中的滄桑感演繹得恰到好處。這歌也成為了電影“父子關係”的主題曲﹐並且也入圍了第23第屆金馬獎最佳電影插曲。至於陳昇與黃連煜的版本﹐則更為傷感﹐聽著他們的版本﹐心中原禁一沉﹔而蔡琴的版本就是一個輕鬆的樂觀版﹐雖然有黑暗與傷痛﹐但是面對將來仍深存盼望﹐感覺很不一樣。而近些年張懸的版本,令歌曲注入了新的理解,可以說一百個歌者心中有一百個哈姆萊特,就這樣,歌曲得以在新時代聽眾中繼續傳播。

同一首歌曲﹐經歷了四個年代﹐仍被人傳唱﹐但是時代的巨輪也在不停地轉。縱使當年擁有無窮鬥誌與飛翔的夢﹐但是經過人生中的風風浪浪後﹐少不免為了生活而與現實妥協﹐甚至乏力。但是路還是一直要走﹐於是就要為著理想﹐繼續飛到那遙遠地方看一看﹐或者這世界並非那麼的淒涼﹐也或許這世界還是一片的光亮。


参考:

http://blog.udn.com/life989/4354017

http://www.facebook.com/note.php?note_id=10150180085309691
http://blog.roodo.com/muzikland/archives/577189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