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問地球 50 人 · 音樂 問一個引發軒然大波的 「小清新」張懸

能夠交流的時候,願我們都不要害怕

採訪︱劉素宏


張懸 中國臺灣
她是“小清新”,卻又不止於“小清新”。她堅持着率真的本色,在公共問題上大膽直言。


人物=P 張懸=Z

P:如果重新回到曼徹斯特大學的那場演唱會,你有一次機會重新對歌迷解釋青天白日旗,你想對歌迷說些什麼?

Z:還是一樣吧。都是我成長過程中深覺受用的價值觀。即“我們這一代在這樣的世界和時代中,值得用獨立個體的方式去思考許多既有的觀念和名詞所帶來的意義,也因爲體會過自己身爲一個獨立的生命有多可貴,所以我們能在新的年代裏去理解,去體會,更去捍衛另一個獨立的生命”。

這些話當然很飄渺,但放眼望去,多少值得被重新討論並改善現況的事情中不需要這個觀念呢。我是因爲受這樣的觀念啓發長大,所以才學會不去用自己信仰的事物一言蔽之世界上萬千的人、事、物,學會反省自己的既有認知,學會不去用別人的職業定義別人的價值,學會不去輕易崇拜什麼,也不去區分異己,學會不因爲文化差異而覺得被冒犯,反而珍惜每個人背後不同的故事。這些話聽起來古板也不討好,也有可能只是野人獻曝,我知道。身在舞臺的歲月有上有下,我總是相信哪一天起牀也就無臺要上的可能。我是一個認爲人活一次,太多東西生不帶來死不帶去,於此可說是本來一無所有的人,我擁有的親情友情給我的感動和啓發,和因此對世界有的盼望,就是我身上最有價值能分享給任何聽衆的。這仍然是還有幸站在舞臺上的每一天,我唯一能給也毫無保留的。

P:2013 年最讓你歡喜的場景。

Z:今年我在臺南參加一個音樂節演出,那天前後表演的樂團都是我的好朋友,像是四分衛。當晚天氣臨時變差,我和團員表演時開始下起大雨,索性就站出去跟觀衆們一起淋雨唱歌,唱歌的時候我覺得好痛快。後來雨勢過大造成跳電必須停止演出,我們在後臺看着大雨,跟樂團們熱烈地聊天,像是一起出來露營一樣。我的吉他手看起來也很高興,他覺得很搖滾,而我長他幾歲,看見團員很興奮的樣子,有種大姊姊的幸福感。

P:2013 年的最後一天你會怎麼過?

Z:我會在臺北的女巫店和聽衆一起表演跨年。然後也許能有機會在結束後和好朋友聚聚。

P:2013 年,你做過哪些原本認爲“我絕對不會這麼幹”的事情?

Z:我絕對不會犧牲和男友相伴相處生活的時光拿去工作。結果我今年都在工作,天天一臉抱歉。實在慚愧。

P:讓你來推選一位 2013 年度人物,你會選誰?

Z:2013 年 1 月 29 日,法國司法部長克里斯蒂安·託比拉(Christiane Taubira)於同性婚姻法案一讀的開場演說。她透過法制史的脈絡,告訴我們既然在法律上,民事婚姻只是一種與宗教無涉的自由契約行爲,開放婚姻和收養予同性伴侶、讓婚姻不再限於某種類別的公民而成爲普世的制度,正闡明瞭自由、平等、博愛的精神。

P:很多歌迷因爲你是“小清新”而喜歡你,而可能真實的你並非如此,對這部分歌迷,你怎麼看?

Z:很會跳舞的歌手也不是走在街上回到家裏和朋友吃飯都像在臺上一樣熱力四射,是吧。我是一個比較古板的人,多年來始終無法深入理解這些流行趨勢衍生的詞彙和定義,也不會去隨着界定它。

P:因爲你在美麗灣、烏坎村這類的公共事件中的大膽發言,有人會說你有點像瓊·貝茨,你怎麼認爲?你覺得誰對你的音樂理念或者風格影響最大?

Z:我想我並不大膽,我覺得很多人只是沒有媒體的發言管道,但不表示沒有很多人這樣想。我說的話做的事其實都只是一種傳承,傳承自很久以前就有許多人在做,於是留下來的故事,我是一個歷史的學生而已。

尼爾·揚(Neil Young)對我影響大。烏拉圭總統也影響我很大。所有堅強而理直氣和,不去建立高牆而是爬過潮流觀念的高牆的人對我都有很多教育和影響。

P:我們知道你的父親在臺灣身居要職,你覺得父親給你最重要的教誨是什麼?有沒有一個時候,你希望自己不是名人家的小孩?

Z:我父親給我最深的教育是待人要厚道,此生處世寵辱不驚。我妹妹影響我最大的是該堅持的,絕不妥協。我哥哥讓我學會幽默與批判的藝術(但我不太會使用)。我媽媽教會我關於愛的奉獻不是無條件沒有自我的事,但真正的愛是一種因莫大的真誠,而能善待對象也珍視自己愛的能力。我的父親在我們成長過程中沒有給予太多保護和優惠,他對自己也一樣,我仍記得在他爲官常被關注的日子,對着他的破鐵皮裹塑料套書架背古文的時光。那個書架實在是醜,而父親的書架卻也一再提醒並型塑我們富貴不求的價值觀。我非常尊敬我的父親,也很慶幸是父母的孩子。

P:你近日寫到臺灣和大陸青年要多溝通。關於 2014 年兩岸交流,你有哪些願景?你期待以何種方式,在哪些方面進行交流?

Z:但願我們不再只是靠消費文化作爲對彼此的理解和交流。活在消費裏的價值觀總是讓所有字眼都變得扭曲,也讓我們在瞭解新舊事物上充滿了被灌輸的單一觀點,甚至只是約定俗成的觀點,而非來自真實接觸的心得。交流會帶來衝擊,卻也可能在衝擊後變成新世代更寬心也更人性的視野。哪種方式都值得,開始發生了,能夠交流的時候,願我們都不要害怕,不要只是去厭惡它。

P:2014 年你希望未來身處一個怎樣的世界?

Z:跟現在一樣的世界吧。然後我們繼續把現在這個世界有的問題趕快好好改善和解決。

P:2014 年最想提升的一項生活技能?

Z:整理房間。

———————————————

本文由《人物》雜誌供稿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