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林夕和黄伟文的词


一、韵脚的使用


香港三大填词人里面,用韵各有特色,不过林夕无疑是用得最好的一个。
林夕用韵真可以说是用得出神入化,虽然还是明显可以看出他比较偏好oi(爱)这个韵,但纵观他二十多年的填词生涯里面,对不同韵脚的使用都非常均匀,而且能在最合理的地方换韵,对假韵的运用也十分合理。而最重要的是,林夕在所有能够用入声韵的地方,都会最大限度使用入声韵。对于入声韵的使用,无论从数量还是比例上,林夕应该都是香港词坛里面最高的一个。这个敏感度在香港词坛里面,是绝无仅有的。而且如果对粤语填词没有十年以上的经验,恐怕也不可能有这个触觉。

陈奕迅的《一丝不挂》

分手时内疚的你一转脸
为日后不想有什么牵连
当我工作睡觉祷告娱乐那么刻意过好每天
谁料你见松绑了又愿见面

谁当初想摆脱被围绕左右
过后谁人被遥控于世界尽头
勒到呼吸困难才知变扯线木偶
这根线其实说到底 谁拿捏在手


不聚不散 只等你给另一对手擒获
那时青丝 不会用上余生来量度
但我拖着躯壳 发现沿途寻找的快乐
仍系于你肩膊 或是其实在等我舍割
然后断线风筝会直飞天国


这些年望你紧抱他出现
还凭何担心再互相纠缠
给我找个伴侣找到留下你的足印也可发展
全为你背影逼我步步向前


如一根丝牵引著拾荒之路
结在喉咙内痕痒得似有还无
为你安心我在微笑中想吐未吐
只想你和伴侣要好才顽强病好


不聚不散 只等你给另一对手擒获
以为青丝 不会用上余生来量度
但我拖着躯壳 发现沿途寻找的快乐
仍系于你肩膊 或是其实在等我舍割
然后断线风筝会直飞天国
一直不觉 捆绑我的未可扣紧承诺
满头青丝 想到白了仍懒得脱落
被你牵动思觉 最后谁愿缠绕到天国
然后撕裂躯壳 欲断难断在 不甘心去舍割
难道爱本身可爱在于束缚
无奈你我牵过手 没绳索
简单分析一下林夕近年写的一首大热作品《一丝不挂》的用韵。
首先这是一首典型的三段式流行曲,六个小段里面,林夕一个用了四个韵,分别是“in”、“au”、“ok”和“ou”,其中两段间奏部分分别用了不同的韵脚,这种粤语流行曲里面最标准和韵脚使用法,非常工整。

其中第一句,“分手时内疚的你一转脸”的“脸”字,是“im”韵,就是说这个韵和后面的“in”韵是不一样的。不同于汉语里的前鼻音后鼻音,“im”和“in”在口语里面是能够非常明显听得出差异的,但在演唱这歌时,一般人基本听不出这是两个不同的韵,这种技巧称为押假韵。这是粤语填词词一个非常重要的技巧,因为有很多非粤语区生活的朋友想学填粤语词,大多都会拿着一本韵书来对照,因此他们完全不会使用假韵。

最后在副歌部分,林夕清一色用了“ok”这个入声韵。由于现代国语入声系统已经消失,所以很多北方的朋友可能很难体会到——由于入声发音的汉字相对比较少,而且粤语9个声调(口语为10-11个)里面,是没有“阳平入”这一调的,因此流行曲里面,能够用入声来押韵的机会很少。而像《一丝不挂》里面,对同一个“入声韵”连续使用这么长,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不是一流的填词人,一般不会这么冒险选择用这个韵。

而用韵方面,wyman的问题是,他实在太喜欢用“aa”这个韵了。
阅览他近三年以来的作品,在对于这个问题已经有所收敛,而且已经大幅减产的这三年里面,他居然还有:
《苦瓜》
《未日》
《除下吊带前》
《春去也》
《另眼相看》
《荒漠甘泉》
《情人甲》
《正气歌》
《脏话阿七》
《烂命鸳鸯》
这10首歌用了“aa”这个韵,而且大部分是作主韵。需知阿Y近三年表发的作品也就40首左右,而"aa”占了几乎四分之一。

本来喜欢用哪个韵脚只是个人偏好,没必要追究太多。但问题是,wyman在使用“aa”时,经常使用“吧”、“吗”这两个字来结尾(而且粤语里面这两个字都有好几个声调,可以用在所有的音调上,而不受粤语特有的音阶问题所限制)。我曾和朋友讨论过,这样的押韵方式到底算不算是取巧,甚至算不算是押韵?

二、意识形态


作为生活在这个前英殖民地,号称全球最自由城市的香港,两个伟文的理所当然都属于自由派份子,这从他们的专栏和所参与的社会运动都能够轻易体现出来。虽然信佛的林夕,比较困难去标注他的政治坐标,不过从观感来讲,林夕应该会相对靠左一点,而黄伟文靠右。但是,在词作方面,呈现出来的却是完全不一样的境况。

经历过罗大佑音乐工厂的林夕,从其职业生涯的早期到近期,一直都有很多表达其政治立场的作品。比如那首被唱烂了的《皇后大道东》,还有《飞车》,《首都》这些肯定就不需要刻意翻阅资料都能立场条件反射出来的歌词。97后,相当一段时间这类词作沉寂了下来,但依然能找到如黄耀明的《四大皆空》、伍乐城的《只谈风月》、陈奕迅的《六月飞霜》、梁汉文的《使徒行传》,而今年新鲜出炉,麦浚龙的《逆苍生》以及黄耀明的《太平山下》 ,甚至有回归当年音乐工厂那种赤裸的趋势。

但黄伟文却极少极少会直接或者间接会在歌词里表达自己的政治立场,甚至连隐喻也难觅。除了出道第一年和软硬天师合写的《中国制造》以外,真的完全想不出wyman写过哪些政治性歌词。

在哲学上,wyman对自由的思辨也明显比林夕来得少。Y更喜欢从人的命运、物质的意义、社会的剪影这些角度入题,比较少去解构,更多是对生命的赞美和鼓励,推送正能量,当然也有不少反讽。从这个角度来讲,其实wyman比林夕更适合北上发展。当然,与国内那些假大空有着本质的区别,wyman的励志歌都写得非常真挚动人,能使人从中获得真正的营养。

而林夕的哲学思辨则要复杂得多,他对自由有很多维度的思考,对欲望也有很多不同层次的讨论,他经常会将自己某一个阶段的结论推倒重来,解构再解构。但是,也可能是因为林夕能随时切换他自己的世界观,因此他在不同的文化圈都能玩得开。他既能写出《太平山下》这种根本进不了大陆的歌,也能写出收到朝廷喜爱的《北京欢迎你》。

另一方面,香港三大词人——林夕、黄伟文、周耀辉,作为众多周知的三个同性恋者,同性恋题材在他们的词作也表现出非常明显的差异。
周耀辉在达明一派时代一直都有非常经典的《忘记他是她》,前几年他写给麦浚龙的《酷儿》也清晰地表达了他自己的立场。
而wyman更不用说,他笔下的同性恋题材一直以来都是香港同性恋群体的重要精神支柱,比如:
何韵诗《露丝玛莉》
何韵诗《再见露丝玛莉》 
何韵诗 《劳斯莱斯》
何韵诗《汽水樽里的咖啡》
何韵诗《愿我可以学会放低你》 
何韵诗《光明会》
何韵诗《红屋顶》Crossover容祖儿《黄色大门》
侧田《命硬》
薛凯琪《男孩像你》
C AllStar《少数》

甚至可以说,wyman关于同性恋题材的歌就是他最具政治性的作品,他对自由的呐喊基本上都在这一类歌里面体现。
而林夕,另一个著名的同性恋者,在这个题材上接近禁笔。像他写给张国荣的《我》也是非常蜻蜓点水的作品,甚至如果单从文字,根本就没有那个意思。联想到他曾经在《志云饭局》上说的那句“真话很重要,但也要顾及别人感受”,不知道是否他想得太多,反而导致其在这个问题上的保守。
(PS:香港流行曲的MTV的内容很多都是和歌词毫不相关的,所以完全不需要凭此去猜度歌词的意思。可能会有朋友看得懂我这句话:))

三、爱情观

林奕华曾这样评价过林夕:他写了一辈子的词,其实主要就是写我爱的人不爱我。
联想到,即使到今天,还是有不少人评价香港流行音乐——只有情歌。
可见,有相当一部分文化人,知识分子,甚至是香港本土的文化人知识分子,对林夕非常轻视。

但我可以负责任地讲,在世界所有华人职业填词人里面(像张悬那样的当然不算),林夕和黄伟文,绝对是写非情歌写得最多的两个人。 如果看看黄伟文近5年来的作品,情歌的比例根本连50%都没有,不过就算这样,依然有不少人说香港情歌泛滥,我实在是无可奈何。

只是,无论怎样都好,他们作为两个因为写情歌而享誉华人世界的填词人,稍微分析一下他们笔下的爱情观,也是非常好玩的一件事。

首先黄伟文的感情轨迹比较容易归纳,他的成名作《你没有好结果》以及《活得比你好》,相信只要一路读到这儿的朋友,都肯定知道是怎样一回事,这就是最典型的早期黄伟文式的情歌,用词直白,锋利,毒辣,刀刀到肉,句句刺骨,天地沉沦,世界糜烂,这简直就是90年代末香港少男少女的代言人。

Wyman这时期的情歌之所以能写得那么血泪斑斑,相信是因为如传闻一样,处于大失恋状态,所以只能以血洗血。由于90年代下半页到21世纪初期是香港两大词人都处于大失恋的时期,因此这个年代诞生了很多将爱情描写得非常极致的情歌,我们看到很多流行歌词的新闻专题对情歌歌词的引用大多都是来自这个时期。

之后,黄伟文的情歌内容逐渐转型,从从前的颓废、悲情风格,慢慢转向了积极向上的风格,然后他越写越少,可以看到wyman近5、6年的作品,无论是口碑还是传播上,成功跑出的真没多少情歌在里面。而且,个人觉得他的情歌也越写越无力,就比如“垃圾四部曲”里面,2010年出品的《破相》,其质量与前三部曲《垃圾》、《绝》、《漩涡》相比,实在相距甚远。虽然也曾有如苏永康的《那谁》成为2011年的年度至尊,但也只是商业而言,艺术价值个人觉得真的很一般。

由此可以,Wyman这几年的感情生活是过得那么的幸福。

而林夕继续继承他大哲学家的风格,他的爱情观一路以来也是变幻无常。
从他与黄耀明那纠缠不清的关系开始之后,他就很喜欢写那些肝肠寸断,骨铭心,幽怨缠绵的爱情。代表作太多了,就不举例了。

到张国荣死后,他自己也说过,由于以前总是写很多很悲观的歌词给哥哥,这是导致他产生抑郁症的原因之一,因为觉得内疚,所以开始写很多关于救赎的疗伤情歌。比如《夕阳无限好》、《爱得太迟》,开始将笔锋转向励志。
又过了两年,他觉得爱与不爱,都是执念,应该放下,阔达,空无一物。他写给许志安的《大爱》认为是这种思想最典型的代表。

然后到了近两年,他又开始经常叫别人放下的所谓出世论很SB(其实明明是他自己带起这个风气的),又开始写那些讽刺别人常常以师者自居故作阔达的心灵鸡汤。比如他今年写给麦家瑜的《不要教坏我》、《轮到你失眠时》等。

总之,他自己也说过,人总是在平淡光阴的时候期望惊心动魄,在患得患失的时候期望细水长流。如果10年之后林夕还在写情歌,不知到那时他的爱情观会发展成怎样。

四、作品推荐

本来没有这一Part的,但想了一下,可能还是有不少对粤语歌不熟悉的广东以外的朋友会看到这个帖子,因此还是给大家推荐一下个人非常喜爱的作品,那些什么王菲陈奕迅张国荣黄耀明古巨基杨千嬅何韵诗等被说到烂的我就不说了,只选一些广东以外地区的较少会听到的佳作。

4.1.1——黄伟文 Crossover 麦浚龙

亥时出世——《Chapel of dawn》
成魔之路——《Chapel of dawn》
恶搞之物——《Chapel of dawn》
市民之光——《Chapel of dawn》
成仙之路——《Chapel of dawn》
Poor u——《Chapel of dawn》
左面——《Chapel of dawn》
第三身——《Chapel of dawn》
Unhappy Hour——《Chapel of dawn》
吃鲸鱼的人——《Words of silenc》
林民龙——《林民龙》
纸箱国——《Nothing Lasts Forever》
锁骨——暂未出碟

其实《Chapel of dawn》之前黄伟文还给麦浚龙写过几首,不过那些都无关重要。因为《Chapel of dawn》之前的麦浚龙和当时香港很多富二代或者模特转型当歌手的模式无二,都是典型的都市商业情歌,但《Chapel of dawn》之后的麦浚龙,一跃成为我香港乐坛最喜欢的歌手之一。而如果你不计较麦浚龙那把可怜的声腔,我甚至觉得《Chapel of dawn》是21世纪前10香港乐坛最好的三张唱片之一。就算《Chapel of dawn》之后的麦浚龙,也可以说是首首精品,绝无行货。

4.1.2——林夕 Crossover 麦浚龙

生死疲劳——《天生地梦》
颠倒梦想——《天生地梦》
弱水三千——《天生地梦》
超生培欲——《Nothing Lasts Forever》
惊蛰——《无念》
秋分——《无念》
金刚圈——《无念》
樱吹雪——《无念》
无念——《无念》
逆苍生——暂未出碟
鹤顶红——暂未出碟


参见上。《Chapel of dawn》之前林夕写的那两首可以忽略不计。反正,这几年两个伟文在麦浚龙身上的歌词,真的可谓金丝刺绣。其中林夕甚至承认因为写了《天生地梦》的“生死三部曲”后,为他未来的词路开拓了一个全新的方向。麦浚龙这些年出的唱片,单纯音乐的角度去考量,比陈奕迅的质量还要高。

4.2.1——黄伟文 Crossover 王菀之

低科技之歌——《On Wings Of Time》
小团圆——《On Wings Of Time》
开笼雀——《The Songbird Anthology》
最好的——《The Songbird Anthology》
高八度——《柯迪夫音乐剧》
画外音——《柯迪夫音乐剧》
歌舞剧——《柯迪夫音乐剧》
末日——《Cinema of Love》
皇后餐厅——《Atmosphere No.3》

如果说两个伟文在麦浚龙身上做的是暗黑和复古的实验,那么他们在王菀之身上做的肯定就是艺术家的实验。一首首奇文瑰句用在这个女歌手身上,不将她打造成香港文艺女皇后誓不罢休。其中《最好的》一曲,如果想八卦wyman跟杨千嬅的恩恩怨怨的话,千万别错过。

4.2.2——林夕 Crossover 王菀之

诗情——《诗情.画意》
画意——《诗情.画意》
(巴黎没有)摩天轮——《诗情.画意》
融了钟的时间——《诗情.画意》
幸福——《诗情.画意》
恨也讲资格——《诗情.画意》
真心话——《Read my Senses...》
自从——《首张国语创作专辑》
流转摩天轮——《首张国语创作专辑》
我来自火星——《Infinity Journey》
永远几远——《Infinity Journey》
大本钟——《On Wings Of Time》
柳暗花明——《Cinema of Love》
水百合——《水百合演出会主题曲》
下次爱你——《The Songbird Anthology》
留白——《Atmosphere No.2》
星空——暂未出碟



林夕怎样形容王菀之?他说过写给王菲及杨千嬅的歌词只是锦上添花,写给王菀之的歌词才是真正的雪中送炭,而他最想拯救的歌手亦是王菀之;他也指说香港乐坛每况愈下的人只是不认识王菀之。他曾在电话里用几个小时的时间跟王菀之解释唯物辩证法,王菀之说讨厌政治,而林夕却常常在写给王菀之的作品里摆放很多政治隐喻。那么,你就可想言之他在王菀之身上寄托了怎样的希望。

4.3.1——黄伟文 Crossover 谢安琪

沧海遗珠——《小精选》
节外生枝——《The First Day》
3/8——《3/8》
神奇女侠的退休生活——《3/8》
囍帖街——《Binary》
港女的幸福星期日——《Binary》
年度之歌——《Yelling》

黄伟文曾这样形容过谢安琪:曾有想过希望Kay永远都红不起来,因为这样的话全世界就只有我才知道她有多好。所以,他为谢安琪写了《沧海遗珠》,我们也只有在谢安琪身上才能看到一个独一无二的黄伟文。虽然因为种种原因,09年之后他们就没有合作过,但不妨碍他们两人曾擦出过的精彩火花。

4.3.2——林夕 Crossover 谢安琪

钟无艳——《3/8》
四面楚歌——《Hello...My Name Is》(关楚耀专辑)
你们的幸福——《你们的幸福》
独行侠侣——单曲
在雨中不能说雨——《谢 安琪》


本来林夕和谢安琪之间没什么好说的,林夕笔下的谢安琪远远没有黄伟文打造得那么鲜明和清晰。不过可能是由于周博贤对谢安琪音乐的长期垄断而导致谢安琪的歌路开始狭窄,如果他们有机会继续合作,以《你们的幸福》这个方向发展下去,有机会可以看到一种新的可能性出现。

4.4.1——黄伟文 Crossover Shine

祖与占——《祖与占》
燕尾蝶——《祖与占》
一一——《祖与占》
去吧!旺角揸Fit人!——《祖与占》
午夜快车——《祖与占》
盗日者——《祖与占》
Super Star——《心头好》
18相送——《心头好》
伊利莎伯太迟来——《心头好》
半成年——《半熟男孩》
简单而隆重——《半熟男孩》
曼谷玛利亚——《半熟男孩》
雪柜——《半熟男孩》
寻金热——《半熟男孩》
炭——《半熟男孩》
两个龙卷风——《Natural Shine》
人人超人——《Natural Shine》
坦克车——《The Best Of Shine》
旧生会旅行——《The Best Of Shine》
鼎鼎大名——《Shine On》
俗——《Shine On》
第二春——《Shine》
Shine——《Shine》

如果没有10以上听粤语歌的经验,恐怕没多少人知道Shine是什么东东。简单来说,是当年EMI希望复制Twins的成功而打造的一个双人男子组合。当然,他们和Boy‘z一样,没熬过多少年,就沉沦了。像他们这样的歌手组合当年香港有很多,音乐不见得不罐头,要唱功也没唱功,那我为何要单独为他们开一列呢?因为他们曾经打动过很多向我一般的男孩(当年%^&)。作为一队偶像组合,他们竟然完全不唱情歌,不要说在商业化程度那么高的2002年,即使在今天挢枉过正的香港乐坛也难以想象。他们是香港第一队唱环保歌曲(《燕尾蝶》)可以使人听出泪水的组合,林一峰曾评价黄伟文的《燕尾蝶》说:如果我能写得出“燕尾蝶”,那么即使我一生人只写这一首词就已经无憾了。因而第二年就有了由林一峰作曲,讲述泰国妓女的《曼谷玛利亚》。而Wyman也将自己其中一本书的书名《俗》作为他们2006年曾短暂复出的主打歌的歌名。同年《鼎鼎大名》那句“天空很大,不怕暂时做暗星”真的一听到立刻就飙泪。
PS:林夕在Shine身上没太多烙印,一共只写过三首词,所以一直没什么人提及。但这三首我个人认为都非常值得一读,分别是写对青春缅怀的《迷幻彩虹》,写援助交际的《晴天霹雳》,写人与宠物关系的《情人与狗》。

4.5.1—— 林夕 Crossover 侧田

好人——《Justin》
Erica——《Justin》
我有今日——《Justin》
决战二世祖——《No Protection》
Kong——《No Protection》
Volar——《No Protection》
情永落——《No Protection》
情歌——《From JUSTIN-Collection of His First 3 Years》
无言无语——《From JUSTIN - Collection of His First 3 Years》
自身——《阿田》
爱的习惯——《我没有变过...爱的习惯》
三岁或八十——《我没有变过...爱的习惯》
《很想很想说再见》——单曲


林夕和侧田合作过的这些歌里面,除了《Volar》和《三岁或八十》以外,其余全是情歌,本来没什么特别。但这些情歌的质量都极高,高得跟侧田这个歌手的气质以及地位感觉都不相符,令人怀疑林夕是否从侧田身上看到另一个自己。
PS:黄伟文与侧田只有4次合作,不过其中不但有那首著名的同志之歌《命硬》,还有一首呼唤种族平等的《冰淇淋之味》,非常值得一听。



via 九时用茶.zhihu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