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林夕和黃偉文的詞


一、韻腳的使用


香港三大填詞人裏面,用韻各有特色,不過林夕無疑是用得最好的一個。
林夕用韻真可以說是用得出神入化,雖然還是明顯可以看出他比較偏好oi(愛)這個韻,但縱觀他二十多年的填詞生涯裏面,對不同韻腳的使用都非常均勻,而且能在最合理的地方換韻,對假韻的運用也十分合理。而最重要的是,林夕在所有能夠用入聲韻的地方,都會最大限度使用入聲韻。對於入聲韻的使用,無論從數量還是比例上,林夕應該都是香港詞壇裏面最高的一個。這個敏感度在香港詞壇裏面,是絕無僅有的。而且如果對粵語填詞沒有十年以上的經驗,恐怕也不可能有這個觸覺。

陳奕迅的《一絲不掛》

分手時內疚的你一轉臉
爲日後不想有什麼牽連
當我工作睡覺禱告娛樂那麼刻意過好每天
誰料你見鬆綁了又願見面

誰當初想擺脫被圍繞左右
過後誰人被遙控於世界盡頭
勒到呼吸困難才知變扯線木偶
這根線其實說到底 誰拿捏在手


不聚不散 只等你給另一對手擒獲
那時青絲 不會用上餘生來量度
但我拖着軀殼 發現沿途尋找的快樂
仍繫於你肩膊 或是其實在等我舍割
然後斷線風箏會直飛天國


這些年望你緊抱他出現
還憑何擔心再互相糾纏
給我找個伴侶找到留下你的足印也可發展
全爲你背影逼我步步向前


如一根絲牽引著拾荒之路
結在喉嚨內痕癢得似有還無
爲你安心我在微笑中想吐未吐
只想你和伴侶要好才頑強病好


不聚不散 只等你給另一對手擒獲
以爲青絲 不會用上餘生來量度
但我拖着軀殼 發現沿途尋找的快樂
仍繫於你肩膊 或是其實在等我舍割
然後斷線風箏會直飛天國
一直不覺 捆綁我的未可扣緊承諾
滿頭青絲 想到白了仍懶得脫落
被你牽動思覺 最後誰願纏繞到天國
然後撕裂軀殼 欲斷難斷在 不甘心去舍割
難道愛本身可愛在於束縛
無奈你我牽過手 沒繩索
簡單分析一下林夕近年寫的一首大熱作品《一絲不掛》的用韻。
首先這是一首典型的三段式流行曲,六個小段裏面,林夕一個用了四個韻,分別是“in”、“au”、“ok”和“ou”,其中兩段間奏部分分別用了不同的韻腳,這種粵語流行曲裏面最標準和韻腳使用法,非常工整。

其中第一句,“分手時內疚的你一轉臉”的“臉”字,是“im”韻,就是說這個韻和後面的“in”韻是不一樣的。不同於漢語裏的前鼻音後鼻音,“im”和“in”在口語裏面是能夠非常明顯聽得出差異的,但在演唱這歌時,一般人基本聽不出這是兩個不同的韻,這種技巧稱爲押假韻。這是粵語填詞詞一個非常重要的技巧,因爲有很多非粵語區生活的朋友想學填粵語詞,大多都會拿着一本韻書來對照,因此他們完全不會使用假韻。

最後在副歌部分,林夕清一色用了“ok”這個入聲韻。由於現代國語入聲系統已經消失,所以很多北方的朋友可能很難體會到——由於入聲發音的漢字相對比較少,而且粵語9個聲調(口語爲10-11個)裏面,是沒有“陽平入”這一調的,因此流行曲裏面,能夠用入聲來押韻的機會很少。而像《一絲不掛》裏面,對同一個“入聲韻”連續使用這麼長,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不是一流的填詞人,一般不會這麼冒險選擇用這個韻。

而用韻方面,wyman的問題是,他實在太喜歡用“aa”這個韻了。
閱覽他近三年以來的作品,在對於這個問題已經有所收斂,而且已經大幅減產的這三年裏面,他居然還有:
《苦瓜》
《未日》
《除下吊帶前》
《春去也》
《另眼相看》
《荒漠甘泉》
《情人甲》
《正氣歌》
《髒話阿七》
《爛命鴛鴦》
這10首歌用了“aa”這個韻,而且大部分是作主韻。需知阿Y近三年表發的作品也就40首左右,而"aa”佔了幾乎四分之一。

本來喜歡用哪個韻腳只是個人偏好,沒必要追究太多。但問題是,wyman在使用“aa”時,經常使用“吧”、“嗎”這兩個字來結尾(而且粵語裏面這兩個字都有好幾個聲調,可以用在所有的音調上,而不受粵語特有的音階問題所限制)。我曾和朋友討論過,這樣的押韻方式到底算不算是取巧,甚至算不算是押韻?

二、意識形態


作爲生活在這個前英殖民地,號稱全球最自由城市的香港,兩個偉文的理所當然都屬於自由派份子,這從他們的專欄和所參與的社會運動都能夠輕易體現出來。雖然信佛的林夕,比較困難去標註他的政治座標,不過從觀感來講,林夕應該會相對靠左一點,而黃偉文靠右。但是,在詞作方面,呈現出來的卻是完全不一樣的境況。

經歷過羅大佑音樂工廠的林夕,從其職業生涯的早期到近期,一直都有很多表達其政治立場的作品。比如那首被唱爛了的《皇后大道東》,還有《飛車》,《首都》這些肯定就不需要刻意翻閱資料都能立場條件反射出來的歌詞。97後,相當一段時間這類詞作沉寂了下來,但依然能找到如黃耀明的《四大皆空》、伍樂城的《只談風月》、陳奕迅的《六月飛霜》、樑漢文的《使徒行傳》,而今年新鮮出爐,麥浚龍的《逆蒼生》以及黃耀明的《太平山下》 ,甚至有迴歸當年音樂工廠那種赤裸的趨勢。

但黃偉文卻極少極少會直接或者間接會在歌詞裏表達自己的政治立場,甚至連隱喻也難覓。除了出道第一年和軟硬天師合寫的《中國製造》以外,真的完全想不出wyman寫過哪些政治性歌詞。

在哲學上,wyman對自由的思辨也明顯比林夕來得少。Y更喜歡從人的命運、物質的意義、社會的剪影這些角度入題,比較少去解構,更多是對生命的讚美和鼓勵,推送正能量,當然也有不少反諷。從這個角度來講,其實wyman比林夕更適合北上發展。當然,與國內那些假大空有着本質的區別,wyman的勵志歌都寫得非常真摯動人,能使人從中獲得真正的營養。

而林夕的哲學思辨則要複雜得多,他對自由有很多維度的思考,對慾望也有很多不同層次的討論,他經常會將自己某一個階段的結論推倒重來,解構再解構。但是,也可能是因爲林夕能隨時切換他自己的世界觀,因此他在不同的文化圈都能玩得開。他既能寫出《太平山下》這種根本進不了大陸的歌,也能寫出收到朝廷喜愛的《北京歡迎你》。

另一方面,香港三大詞人——林夕、黃偉文、周耀輝,作爲衆多周知的三個同性戀者,同性戀題材在他們的詞作也表現出非常明顯的差異。
周耀輝在達明一派時代一直都有非常經典的《忘記他是她》,前幾年他寫給麥浚龍的《酷兒》也清晰地表達了他自己的立場。
而wyman更不用說,他筆下的同性戀題材一直以來都是香港同性戀羣體的重要精神支柱,比如:
何韻詩《露絲瑪莉》
何韻詩《再見露絲瑪莉》 
何韻詩 《勞斯萊斯》
何韻詩《汽水樽裏的咖啡》
何韻詩《願我可以學會放低你》 
何韻詩《光明會》
何韻詩《紅屋頂》Crossover容祖兒《黃色大門》
側田《命硬》
薛凱琪《男孩像你》
C AllStar《少數》

甚至可以說,wyman關於同性戀題材的歌就是他最具政治性的作品,他對自由的吶喊基本上都在這一類歌裏面體現。
而林夕,另一個著名的同性戀者,在這個題材上接近禁筆。像他寫給張國榮的《我》也是非常蜻蜓點水的作品,甚至如果單從文字,根本就沒有那個意思。聯想到他曾經在《志雲飯局》上說的那句“真話很重要,但也要顧及別人感受”,不知道是否他想得太多,反而導致其在這個問題上的保守。
(PS:香港流行曲的MTV的內容很多都是和歌詞毫不相關的,所以完全不需要憑此去猜度歌詞的意思。可能會有朋友看得懂我這句話:))

三、愛情觀

林奕華曾這樣評價過林夕:他寫了一輩子的詞,其實主要就是寫我愛的人不愛我。
聯想到,即使到今天,還是有不少人評價香港流行音樂——只有情歌。
可見,有相當一部分文化人,知識分子,甚至是香港本土的文化人知識分子,對林夕非常輕視。

但我可以負責任地講,在世界所有華人職業填詞人裏面(像張懸那樣的當然不算),林夕和黃偉文,絕對是寫非情歌寫得最多的兩個人。 如果看看黃偉文近5年來的作品,情歌的比例根本連50%都沒有,不過就算這樣,依然有不少人說香港情歌氾濫,我實在是無可奈何。

只是,無論怎樣都好,他們作爲兩個因爲寫情歌而享譽華人世界的填詞人,稍微分析一下他們筆下的愛情觀,也是非常好玩的一件事。

首先黃偉文的感情軌跡比較容易歸納,他的成名作《你沒有好結果》以及《活得比你好》,相信只要一路讀到這兒的朋友,都肯定知道是怎樣一回事,這就是最典型的早期黃偉文式的情歌,用詞直白,鋒利,毒辣,刀刀到肉,句句刺骨,天地沉淪,世界糜爛,這簡直就是90年代末香港少男少女的代言人。

Wyman這時期的情歌之所以能寫得那麼血淚斑斑,相信是因爲如傳聞一樣,處於大失戀狀態,所以只能以血洗血。由於90年代下半頁到21世紀初期是香港兩大詞人都處於大失戀的時期,因此這個年代誕生了很多將愛情描寫得非常極致的情歌,我們看到很多流行歌詞的新聞專題對情歌歌詞的引用大多都是來自這個時期。

之後,黃偉文的情歌內容逐漸轉型,從從前的頹廢、悲情風格,慢慢轉向了積極向上的風格,然後他越寫越少,可以看到wyman近5、6年的作品,無論是口碑還是傳播上,成功跑出的真沒多少情歌在裏面。而且,個人覺得他的情歌也越寫越無力,就比如“垃圾四部曲”裏面,2010年出品的《破相》,其質量與前三部曲《垃圾》、《絕》、《漩渦》相比,實在相距甚遠。雖然也曾有如蘇永康的《那誰》成爲2011年的年度至尊,但也只是商業而言,藝術價值個人覺得真的很一般。

由此可以,Wyman這幾年的感情生活是過得那麼的幸福。

而林夕繼續繼承他大哲學家的風格,他的愛情觀一路以來也是變幻無常。
從他與黃耀明那糾纏不清的關係開始之後,他就很喜歡寫那些肝腸寸斷,骨銘心,幽怨纏綿的愛情。代表作太多了,就不舉例了。

到張國榮死後,他自己也說過,由於以前總是寫很多很悲觀的歌詞給哥哥,這是導致他產生抑鬱症的原因之一,因爲覺得內疚,所以開始寫很多關於救贖的療傷情歌。比如《夕陽無限好》、《愛得太遲》,開始將筆鋒轉向勵志。
又過了兩年,他覺得愛與不愛,都是執念,應該放下,闊達,空無一物。他寫給許志安的《大愛》認爲是這種思想最典型的代表。

然後到了近兩年,他又開始經常叫別人放下的所謂出世論很SB(其實明明是他自己帶起這個風氣的),又開始寫那些諷刺別人常常以師者自居故作闊達的心靈雞湯。比如他今年寫給麥家瑜的《不要教壞我》、《輪到你失眠時》等。

總之,他自己也說過,人總是在平淡光陰的時候期望驚心動魄,在患得患失的時候期望細水長流。如果10年之後林夕還在寫情歌,不知到那時他的愛情觀會發展成怎樣。

四、作品推薦

本來沒有這一Part的,但想了一下,可能還是有不少對粵語歌不熟悉的廣東以外的朋友會看到這個帖子,因此還是給大家推薦一下個人非常喜愛的作品,那些什麼王菲陳奕迅張國榮黃耀明古巨基楊千嬅何韻詩等被說到爛的我就不說了,只選一些廣東以外地區的較少會聽到的佳作。

4.1.1——黃偉文 Crossover 麥浚龍

亥時出世——《Chapel of dawn》
成魔之路——《Chapel of dawn》
惡搞之物——《Chapel of dawn》
市民之光——《Chapel of dawn》
成仙之路——《Chapel of dawn》
Poor u——《Chapel of dawn》
左面——《Chapel of dawn》
第三身——《Chapel of dawn》
Unhappy Hour——《Chapel of dawn》
吃鯨魚的人——《Words of silenc》
林民龍——《林民龍》
紙箱國——《Nothing Lasts Forever》
鎖骨——暫未出碟

其實《Chapel of dawn》之前黃偉文還給麥浚龍寫過幾首,不過那些都無關重要。因爲《Chapel of dawn》之前的麥浚龍和當時香港很多富二代或者模特轉型當歌手的模式無二,都是典型的都市商業情歌,但《Chapel of dawn》之後的麥浚龍,一躍成爲我香港樂壇最喜歡的歌手之一。而如果你不計較麥浚龍那把可憐的聲腔,我甚至覺得《Chapel of dawn》是21世紀前10香港樂壇最好的三張唱片之一。就算《Chapel of dawn》之後的麥浚龍,也可以說是首首精品,絕無行貨。

4.1.2——林夕 Crossover 麥浚龍

生死疲勞——《天生地夢》
顛倒夢想——《天生地夢》
弱水三千——《天生地夢》
超生培欲——《Nothing Lasts Forever》
驚蟄——《無念》
秋分——《無念》
金剛圈——《無念》
櫻吹雪——《無念》
無念——《無念》
逆蒼生——暫未出碟
鶴頂紅——暫未出碟


參見上。《Chapel of dawn》之前林夕寫的那兩首可以忽略不計。反正,這幾年兩個偉文在麥浚龍身上的歌詞,真的可謂金絲刺繡。其中林夕甚至承認因爲寫了《天生地夢》的“生死三部曲”後,爲他未來的詞路開拓了一個全新的方向。麥浚龍這些年出的唱片,單純音樂的角度去考量,比陳奕迅的質量還要高。

4.2.1——黃偉文 Crossover 王菀之

低科技之歌——《On Wings Of Time》
小團圓——《On Wings Of Time》
開籠雀——《The Songbird Anthology》
最好的——《The Songbird Anthology》
高八度——《柯迪夫音樂劇》
畫外音——《柯迪夫音樂劇》
歌舞劇——《柯迪夫音樂劇》
末日——《Cinema of Love》
皇后餐廳——《Atmosphere No.3》

如果說兩個偉文在麥浚龍身上做的是暗黑和復古的實驗,那麼他們在王菀之身上做的肯定就是藝術家的實驗。一首首奇文瑰句用在這個女歌手身上,不將她打造成香港文藝女皇后誓不罷休。其中《最好的》一曲,如果想八卦wyman跟楊千嬅的恩恩怨怨的話,千萬別錯過。

4.2.2——林夕 Crossover 王菀之

詩情——《詩情.畫意》
畫意——《詩情.畫意》
(巴黎沒有)摩天輪——《詩情.畫意》
融了鐘的時間——《詩情.畫意》
幸福——《詩情.畫意》
恨也講資格——《詩情.畫意》
真心話——《Read my Senses...》
自從——《首張國語創作專輯》
流轉摩天輪——《首張國語創作專輯》
我來自火星——《Infinity Journey》
永遠幾遠——《Infinity Journey》
大本鐘——《On Wings Of Time》
柳暗花明——《Cinema of Love》
水百合——《水百合演出會主題曲》
下次愛你——《The Songbird Anthology》
留白——《Atmosphere No.2》
星空——暫未出碟



林夕怎樣形容王菀之?他說過寫給王菲及楊千嬅的歌詞只是錦上添花,寫給王菀之的歌詞纔是真正的雪中送炭,而他最想拯救的歌手亦是王菀之;他也指說香港樂壇每況愈下的人只是不認識王菀之。他曾在電話裏用幾個小時的時間跟王菀之解釋唯物辯證法,王菀之說討厭政治,而林夕卻常常在寫給王菀之的作品裏擺放很多政治隱喻。那麼,你就可想言之他在王菀之身上寄託了怎樣的希望。

4.3.1——黃偉文 Crossover 謝安琪

滄海遺珠——《小精選》
節外生枝——《The First Day》
3/8——《3/8》
神奇女俠的退休生活——《3/8》
囍帖街——《Binary》
港女的幸福星期日——《Binary》
年度之歌——《Yelling》

黃偉文曾這樣形容過謝安琪:曾有想過希望Kay永遠都紅不起來,因爲這樣的話全世界就只有我才知道她有多好。所以,他爲謝安琪寫了《滄海遺珠》,我們也只有在謝安琪身上才能看到一個獨一無二的黃偉文。雖然因爲種種原因,09年之後他們就沒有合作過,但不妨礙他們兩人曾擦出過的精彩火花。

4.3.2——林夕 Crossover 謝安琪

鍾無豔——《3/8》
四面楚歌——《Hello...My Name Is》(關楚耀專輯)
你們的幸福——《你們的幸福》
獨行俠侶——單曲
在雨中不能說雨——《謝 安琪》


本來林夕和謝安琪之間沒什麼好說的,林夕筆下的謝安琪遠遠沒有黃偉文打造得那麼鮮明和清晰。不過可能是由於周博賢對謝安琪音樂的長期壟斷而導致謝安琪的歌路開始狹窄,如果他們有機會繼續合作,以《你們的幸福》這個方向發展下去,有機會可以看到一種新的可能性出現。

4.4.1——黃偉文 Crossover Shine

祖與佔——《祖與佔》
燕尾蝶——《祖與佔》
一一——《祖與佔》
去吧!旺角揸Fit人!——《祖與佔》
午夜快車——《祖與佔》
盜日者——《祖與佔》
Super Star——《心頭好》
18相送——《心頭好》
伊利莎伯太遲來——《心頭好》
半成年——《半熟男孩》
簡單而隆重——《半熟男孩》
曼谷瑪利亞——《半熟男孩》
雪櫃——《半熟男孩》
尋金熱——《半熟男孩》
炭——《半熟男孩》
兩個龍捲風——《Natural Shine》
人人超人——《Natural Shine》
坦克車——《The Best Of Shine》
舊生會旅行——《The Best Of Shine》
鼎鼎大名——《Shine On》
俗——《Shine On》
第二春——《Shine》
Shine——《Shine》

如果沒有10以上聽粵語歌的經驗,恐怕沒多少人知道Shine是什麼東東。簡單來說,是當年EMI希望複製Twins的成功而打造的一個雙人男子組合。當然,他們和Boy‘z一樣,沒熬過多少年,就沉淪了。像他們這樣的歌手組合當年香港有很多,音樂不見得不罐頭,要唱功也沒唱功,那我爲何要單獨爲他們開一列呢?因爲他們曾經打動過很多向我一般的男孩(當年%^&)。作爲一隊偶像組合,他們竟然完全不唱情歌,不要說在商業化程度那麼高的2002年,即使在今天撟枉過正的香港樂壇也難以想象。他們是香港第一隊唱環保歌曲(《燕尾蝶》)可以使人聽出淚水的組合,林一峯曾評價黃偉文的《燕尾蝶》說:如果我能寫得出“燕尾蝶”,那麼即使我一生人只寫這一首詞就已經無憾了。因而第二年就有了由林一峯作曲,講述泰國妓女的《曼谷瑪利亞》。而Wyman也將自己其中一本書的書名《俗》作爲他們2006年曾短暫復出的主打歌的歌名。同年《鼎鼎大名》那句“天空很大,不怕暫時做暗星”真的一聽到立刻就飆淚。
PS:林夕在Shine身上沒太多烙印,一共只寫過三首詞,所以一直沒什麼人提及。但這三首我個人認爲都非常值得一讀,分別是寫對青春緬懷的《迷幻彩虹》,寫援助交際的《晴天霹靂》,寫人與寵物關係的《情人與狗》。

4.5.1—— 林夕 Crossover 側田

好人——《Justin》
Erica——《Justin》
我有今日——《Justin》
決戰二世祖——《No Protection》
Kong——《No Protection》
Volar——《No Protection》
情永落——《No Protection》
情歌——《From JUSTIN-Collection of His First 3 Years》
無言無語——《From JUSTIN - Collection of His First 3 Years》
自身——《阿田》
愛的習慣——《我沒有變過...愛的習慣》
三歲或八十——《我沒有變過...愛的習慣》
《很想很想說再見》——單曲


林夕和側田合作過的這些歌裏面,除了《Volar》和《三歲或八十》以外,其餘全是情歌,本來沒什麼特別。但這些情歌的質量都極高,高得跟側田這個歌手的氣質以及地位感覺都不相符,令人懷疑林夕是否從側田身上看到另一個自己。
PS:黃偉文與側田只有4次合作,不過其中不但有那首著名的同志之歌《命硬》,還有一首呼喚種族平等的《冰淇淋之味》,非常值得一聽。



via 九時用茶.zhihu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