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要素幫你寫出一首雷曲

怎樣寫出一首雷人歌曲?你需要:


1、粗糙:
雷感常常源自譁衆取寵,各種出位、秀下限、博眼球。但藝術這麼主觀辯證的東西,本沒有一定之規,稍不注意,譁衆取寵就變成了特立獨行。著名反例就是 Lady Gaga,儘管造型歌詞乃至歌曲意像都十分出位,但精湛的音樂製作規格仍然把她牢牢按在「主流歌手」行列。而筷子兄弟就處理得很好。此前的《老男孩》一度成爲KTV熱播曲目,但他們在《小蘋果》裏沒有盲目地追求精緻,前奏旋律選用了仿三絃的電子音色,而電貝斯同時承擔了低音、織體和旋律構建,伴奏聲部和旋律保持相同律動,總體上很好地保持了單薄且粗糙的草根本色。

2、混搭:
支撐雷感的混搭,不能只是一兩個層面的錯位,必須是全方位的矛盾混搭。首先進入耳朵的是老式 Disco 音色與中華田園僞五聲的反差,注意,在第二段主歌還一度出現了 VII 級旋律位置(7),模糊了僞五聲的中的中華五聲感。其次,歌曲的表達方式上也呈現了衝突。在兩位歌手的刻意壓抑,以及 Autotune(自動修音)效果器的處理下,實現了用基本無感情的方式演唱了情感鋪墊段落。最後在主歌末尾突然爆發了呼嚎式吆喝,然後再使用無感情演唱法來表演邏輯高潮段落,成功紊亂了聽衆的內心情感累積週期。

3、直白粗暴:
歌詞上借用了民歌慣用的「襯詞」來填補創作空白(小呀小蘋果),而把句尾的「火」字直接暴力拉長爲「火火火火」,雖然放棄了文字邏輯但表達了一種對紅火生活的嚮往與追求,這種靈活處理體現了創作者的寫作智慧。而在作者使用了大量襯詞疊詞的情況下,整曲歌詞也僅有270字,最大程度地壓縮了文字想象與回味空間。沒有隱喻、沒有聯覺,270字可以再次壓縮成「小蘋果、火火火,小蘋果、心窩窩」,把歌詞控制在了段子的規模,但又沒有段子必需的包袱,只有直白粗暴的復讀。

以上特點也不同程度存在於騰格爾《桃花源》、王蓉《壞姐姐》以及阿寶《農業重金屬》等作品中,但筷子兄弟的《小·蘋果》將此創作元素凸顯得格外到位,堪稱近期最雷的(跳大)神曲。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