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個方法獲得70年代復古合成器之聲

Intro


從溜冰鞋滑板鞋到喇叭褲緊身衣和爆炸頭,70s充滿色彩。

The Summer of Love給硬搖滾注入迷幻色彩,吸引穿着髒牛仔,留着蓬鬆大鬍子的人們。動作電影[Death Wish]和[Dirty Harry]紅極一時。那是科技高速發展的十年:太空競賽在彩色電視機熒幕上不斷上演,孩子們爲[The Six Million Dollar Man]裏主人公打敗壞蛋、Evel Knievel飛躍汽車、峽谷甚至是鯊魚而歡呼。而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在合成器製造出的聲音中上演的。

合成器也許在60年代就已經誕生,但是70年代是它真正嶄露頭角的時候。Emerson Lake and Palmer的一曲《Lucky Man》將合成器之聲帶入搖滾樂,這段結尾處的合成器solo全世界都能聽到,大量彎音的運用,充滿共鳴的音色,Cutoff與Resonant的結合運用是的合成器手們最熱衷的演奏手法之一。


幸運的是,我們擁有像Moog和ARP這樣的公司,它們給技師創造良好的環境和機會去製造一批又一批的經典合成器型號。從Moog的Minimoog到ARP的Odyssey,再到Sequential Circuits的複音合成器Prophet-5,這些經典產品所定義的70年代之聲成爲了永遠的集體文化意識。

合成器不僅僅運用在搖滾樂中,funk和soul音樂人也開始擁抱電子之聲,電臺裏充斥着合成器伴奏的泡泡糖舞曲。合成器技術的普及令Jean Michel Jarre和Isao Tomita這樣的合成器英雄能夠個人獨立創造出管弦樂團編制的音樂。隨後,合成器的發明又影響了電子樂、新浪潮、合成器流行、實驗音樂等幾乎所有現代電聲音樂風格的誕生和發展。

合成器的聲音不僅僅是時髦與新奇的代言,它有力、尖銳甚至飽含哲學意味。接下來,我們就教你怎樣再造出70年代經典的合成器之聲。無論是熾熱的solo、飽滿的銅管樂還是迷幻的太空之音,都能在本文中瞭解到製作的方法。



模擬振盪器/Analogue oscillators
如果你搭乘時光機回到上世紀七十年代,問問電子音樂人們他們的合成器怎麼樣,那麼他們很有可能會抱怨這個樂器的振盪器是有多麼不穩定。

模擬振盪器非常不可靠——甚至隨機器內部和外部溫度變化會產生音準上的偏移,這讓這個高科技頓時變得像傻瓜相機一樣不靠譜。所以隨後我們看到穩定的數字合成器的誕生,但正是數字與模擬的對照才令我們發現,這些古老的模擬合成器厚實、溫暖、有力的聲音是數字技術和高科技無法複製和取代的。

現在,數字合成器成爲主流,模擬合成器要麼成爲昂貴的收藏品或是價格不菲的限量產品,要麼是價格雖然不貴,但已停產許久即將壽終正寢的老古董。如果你手中沒有模擬合成器,如何才能最大限度還原模擬振盪器之聲呢?

虛擬的模擬合成器插件能夠提供參數上的微調,通過慢速的LFO給聲波中加入不穩定的隨機元素,還原一些模擬振盪器的氣質。再不行,還可以試試detune調製,失諧調節能令波形肥大,恢復一些模擬合成器強勁的氣勢。

失真與過載
Minimoog有一個“隱藏”功能:將輸出連接至背面板的filter接口可以產生過載效果。也有合成器手直接將合成器與過載或失真吉他效果器相連。



製造撕裂低吼的合成器音色,將你的合成器或軟音源接至任何失真/過載效果器上吧,插件、吉他效果器、虛擬音箱……都可以。

彎音締造復古solo
不管是我們在引子裏提到到的《Lucky Man》中的合成器獨奏,還是現在的樂隊想要創作一首復古70s味道十足的歌曲,在合成器獨奏中加入彎音技巧都是很棒的選擇。你可以聽聽Tame Impala的這首《Alter Ego》,曲頭的合成器獨奏,最銷魂和70s的就是出色的彎音運用了。


彎音和滑音讓合成器更加“人性”,模仿了很多絃樂的演奏技巧,表現力很強。所以不只是bassline最容易“仿古”,帶彎音和滑音的lead也可以很70s。

在使用這兩個技巧時,不妨試試擰大Cutoff,擰小Resonance,使你的獨奏更具回聲效果。

熱門音色Clavinet
Hohner Clavinet(一種古鋼琴音色)是上世紀70年代funk和soul音樂經常使用的音色。你能聽到Stevie Wonder和Billy Preston諸多的熱門單曲裏都運用了這種音色。甚至是搖滾音樂人Rick(s) Wakeman和Wright也經常使用這種音色。Clav音色經常也伴隨哇音踏板一同使用,呈現更豐富多汁的效果。

想試試到底這個音色和70s音樂有多搭配?打開你的DAW,選擇帶哇音效果的clav音色,播放這首Billy Preston的《I Don't Want You to Pretend》,#C #D #F #G #A這個音階隨意彈,你也可以輕易融入到這首歌曲裏。


所以這個音色在幾乎所有基礎音色包裏甚至是你只有八個音色的兒童電子琴上都能找到也不是沒有道理的。

clav音色不僅熱門,而且好做,如果你使用的是無預設音色的模擬合成器,瞭解一些包絡知識也可以輕鬆製作出屬於你的clav音色:首先,選擇鋸齒波形(SAW),然後設置一個陡峭的啓音值(Attack)和一個極短暫的釋放值(Release),不要維持(Sustain)和衰退(Decay),哇音效果可以通過給濾波器做包絡來調製Cutoff的頻率,最後決定性的一步就是一個恰當的Resonance數值了,交給你的耳朵去完成這最後的一步。

銅管樂音色
大多數上世紀70年代的合成器手都受限在單音合成器裏,直到像Prophet-5這樣的的複音合成器的出現後,音樂人們很快開始紛紛探索合成器所製作出的銅管樂音色。

運行一對失諧的鋸齒波形,經過濾波器,然後再設置一下包絡:啓音值(Attack)全開,釋放值Release)需要短一些,維持(Sustain)開大,比全音量小一點點即可,這樣能突出音頭的爆發力。



科幻電影與Resonant Sweep
記得星球大戰裏激光武器開火時發出的聲音嗎?或者是《天龍八部》裏六脈神劍的“啾啾”聲?這個經典的聲效要歸功於模擬合成器的發明和運用。

音樂人們對這種合成器音效的運用要早於它們被熟記於影院之中。Kraftwerk就經常在節奏音軌中使用這種音效。

這種音效是這樣製作的:調大Resonance並給濾波器做包絡,將Cutoff迅速拉下,放大器的包絡也一樣要如法炮製,做得很急迅。不管是濾波器還是放大器的包絡,都不要維持(Sustain),而衰減(Decay)要足夠長,這樣才能在濾波器被“拉下”的時候提供“啾永”的延音。(這個擬聲詞……有點可笑)

至於選擇哪一種波形嘛,並不重要,因爲這個音效的製作主要取決於濾波器的resonance本身,並且這個聲音結束地太快,也無法辨認出波形間的區別來。

自制音色
The Cars’的歌曲《Let’s Go》裏的合成器音色在當時特別且出彩,之後諸如Devo等樂隊也經常使用類似音色。下面教你怎樣用軟件做出這個音色。


第一步:安裝一個u-he ZebraCM,打開UH初始預設,點擊Oscillator 2上的Sync按鈕,將按鈕下方的旋鈕(Sync Tune)調至十二點方向。右鍵點擊旋鈕下方,選擇Env2——現在Env2在控制合成器了。




第二步:我們已經將合成器的調製源從包絡1切換至包絡2了,接下來把它的數值打開一點點。回到Filter選區,將Env 2的數值調到0,將濾波器模式選爲LP Vintage。



第三步:將Cutoff調製110左右,Resonance設置爲25,然後將包絡1的維持(Sustain)設置在71左右,將包絡2的啓音值(Attack)開大至17。當然,你也可以根據個人喜好做數值上的更改。試試在單音模式加一些滑音來玩!



絮叨機器人與Sample & hold
七十年代電影裏計算機或者機器人在工作時發出的滴哩咕嚕絮絮叨叨超級可愛的聲音是從哪兒來的?還是來自像上圖的ARP 2600這樣的合成器。這種音效是用一個叫做“sample & hold”的技術做出來的——噪音發生器輸出的一片不可預估的混沌之聲被規律地、有節奏和間隔地採樣的結果。

隨機從LFO中選擇一種波形或是從音序器中選擇一個step,將它們的振盪器音高和濾波器頻率做一些調製,人造衛星就開始唱歌了。

具體的方法可以參考下面這段視頻。


溫暖的模擬錄音
我們聽到的70年代復古合成器之聲,除了合成器本身的效果,還和當時的錄音技術有很大關係。想想過去的唱片是如何錄製而成的吧?的確與現代數碼錄音手段和載體有很大區別。這也恰恰是我們容易忽略的。錄音的每個環節都會給音色增添一定的色彩,而你現在的DAW錄製的聲音是比較冰冷乾淨的。

怎樣在後期中“暖化”你的音色呢?簡單的低切EQ能軟化高頻,帶來複古錄音的溫暖色彩。

磁帶的聲音
不可否認,磁帶在造就和辨識70s之聲上扮演中重要的角色。多軌錄音的成果被壓縮在這一英寸或兩英寸的磁帶上。磁帶錄音播放的過程帶了獨特的“沙沙”顆粒感雜音,這些效果也可以嘗試模仿:

給聲音加一點失真或是限幅效果,你也可以添加一些噪聲到音軌中,使用噪聲振盪器或者錄製一軌底噪聲的音軌,將其混入指定音軌中,也有不錯的效果。

 

來源:musicradar

編譯:能小毛
via:音樂人攻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