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个方法获得70年代复古合成器之声

Intro


从溜冰鞋滑板鞋到喇叭裤紧身衣和爆炸头,70s充满色彩。

The Summer of Love给硬摇滚注入迷幻色彩,吸引穿着脏牛仔,留着蓬松大胡子的人们。动作电影[Death Wish]和[Dirty Harry]红极一时。那是科技高速发展的十年:太空竞赛在彩色电视机荧幕上不断上演,孩子们为[The Six Million Dollar Man]里主人公打败坏蛋、Evel Knievel飞跃汽车、峡谷甚至是鲨鱼而欢呼。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在合成器制造出的声音中上演的。

合成器也许在60年代就已经诞生,但是70年代是它真正崭露头角的时候。Emerson Lake and Palmer的一曲《Lucky Man》将合成器之声带入摇滚乐,这段结尾处的合成器solo全世界都能听到,大量弯音的运用,充满共鸣的音色,Cutoff与Resonant的结合运用是的合成器手们最热衷的演奏手法之一。


幸运的是,我们拥有像Moog和ARP这样的公司,它们给技师创造良好的环境和机会去制造一批又一批的经典合成器型号。从Moog的Minimoog到ARP的Odyssey,再到Sequential Circuits的复音合成器Prophet-5,这些经典产品所定义的70年代之声成为了永远的集体文化意识。

合成器不仅仅运用在摇滚乐中,funk和soul音乐人也开始拥抱电子之声,电台里充斥着合成器伴奏的泡泡糖舞曲。合成器技术的普及令Jean Michel Jarre和Isao Tomita这样的合成器英雄能够个人独立创造出管弦乐团编制的音乐。随后,合成器的发明又影响了电子乐、新浪潮、合成器流行、实验音乐等几乎所有现代电声音乐风格的诞生和发展。

合成器的声音不仅仅是时髦与新奇的代言,它有力、尖锐甚至饱含哲学意味。接下来,我们就教你怎样再造出70年代经典的合成器之声。无论是炽热的solo、饱满的铜管乐还是迷幻的太空之音,都能在本文中了解到制作的方法。



模拟振荡器/Analogue oscillators
如果你搭乘时光机回到上世纪七十年代,问问电子音乐人们他们的合成器怎么样,那么他们很有可能会抱怨这个乐器的振荡器是有多么不稳定。

模拟振荡器非常不可靠——甚至随机器内部和外部温度变化会产生音准上的偏移,这让这个高科技顿时变得像傻瓜相机一样不靠谱。所以随后我们看到稳定的数字合成器的诞生,但正是数字与模拟的对照才令我们发现,这些古老的模拟合成器厚实、温暖、有力的声音是数字技术和高科技无法复制和取代的。

现在,数字合成器成为主流,模拟合成器要么成为昂贵的收藏品或是价格不菲的限量产品,要么是价格虽然不贵,但已停产许久即将寿终正寝的老古董。如果你手中没有模拟合成器,如何才能最大限度还原模拟振荡器之声呢?

虚拟的模拟合成器插件能够提供参数上的微调,通过慢速的LFO给声波中加入不稳定的随机元素,还原一些模拟振荡器的气质。再不行,还可以试试detune调制,失谐调节能令波形肥大,恢复一些模拟合成器强劲的气势。

失真与过载
Minimoog有一个“隐藏”功能:将输出连接至背面板的filter接口可以产生过载效果。也有合成器手直接将合成器与过载或失真吉他效果器相连。



制造撕裂低吼的合成器音色,将你的合成器或软音源接至任何失真/过载效果器上吧,插件、吉他效果器、虚拟音箱……都可以。

弯音缔造复古solo
不管是我们在引子里提到到的《Lucky Man》中的合成器独奏,还是现在的乐队想要创作一首复古70s味道十足的歌曲,在合成器独奏中加入弯音技巧都是很棒的选择。你可以听听Tame Impala的这首《Alter Ego》,曲头的合成器独奏,最销魂和70s的就是出色的弯音运用了。


弯音和滑音让合成器更加“人性”,模仿了很多弦乐的演奏技巧,表现力很强。所以不只是bassline最容易“仿古”,带弯音和滑音的lead也可以很70s。

在使用这两个技巧时,不妨试试拧大Cutoff,拧小Resonance,使你的独奏更具回声效果。

热门音色Clavinet
Hohner Clavinet(一种古钢琴音色)是上世纪70年代funk和soul音乐经常使用的音色。你能听到Stevie Wonder和Billy Preston诸多的热门单曲里都运用了这种音色。甚至是摇滚音乐人Rick(s) Wakeman和Wright也经常使用这种音色。Clav音色经常也伴随哇音踏板一同使用,呈现更丰富多汁的效果。

想试试到底这个音色和70s音乐有多搭配?打开你的DAW,选择带哇音效果的clav音色,播放这首Billy Preston的《I Don't Want You to Pretend》,#C #D #F #G #A这个音阶随意弹,你也可以轻易融入到这首歌曲里。


所以这个音色在几乎所有基础音色包里甚至是你只有八个音色的儿童电子琴上都能找到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clav音色不仅热门,而且好做,如果你使用的是无预设音色的模拟合成器,了解一些包络知识也可以轻松制作出属于你的clav音色:首先,选择锯齿波形(SAW),然后设置一个陡峭的启音值(Attack)和一个极短暂的释放值(Release),不要维持(Sustain)和衰退(Decay),哇音效果可以通过给滤波器做包络来调制Cutoff的频率,最后决定性的一步就是一个恰当的Resonance数值了,交给你的耳朵去完成这最后的一步。

铜管乐音色
大多数上世纪70年代的合成器手都受限在单音合成器里,直到像Prophet-5这样的的复音合成器的出现后,音乐人们很快开始纷纷探索合成器所制作出的铜管乐音色。

运行一对失谐的锯齿波形,经过滤波器,然后再设置一下包络:启音值(Attack)全开,释放值Release)需要短一些,维持(Sustain)开大,比全音量小一点点即可,这样能突出音头的爆发力。



科幻电影与Resonant Sweep
记得星球大战里激光武器开火时发出的声音吗?或者是《天龙八部》里六脉神剑的“啾啾”声?这个经典的声效要归功于模拟合成器的发明和运用。

音乐人们对这种合成器音效的运用要早于它们被熟记于影院之中。Kraftwerk就经常在节奏音轨中使用这种音效。

这种音效是这样制作的:调大Resonance并给滤波器做包络,将Cutoff迅速拉下,放大器的包络也一样要如法炮制,做得很急迅。不管是滤波器还是放大器的包络,都不要维持(Sustain),而衰减(Decay)要足够长,这样才能在滤波器被“拉下”的时候提供“啾永”的延音。(这个拟声词……有点可笑)

至于选择哪一种波形嘛,并不重要,因为这个音效的制作主要取决于滤波器的resonance本身,并且这个声音结束地太快,也无法辨认出波形间的区别来。

自制音色
The Cars’的歌曲《Let’s Go》里的合成器音色在当时特别且出彩,之后诸如Devo等乐队也经常使用类似音色。下面教你怎样用软件做出这个音色。


第一步:安装一个u-he ZebraCM,打开UH初始预设,点击Oscillator 2上的Sync按钮,将按钮下方的旋钮(Sync Tune)调至十二点方向。右键点击旋钮下方,选择Env2——现在Env2在控制合成器了。




第二步:我们已经将合成器的调制源从包络1切换至包络2了,接下来把它的数值打开一点点。回到Filter选区,将Env 2的数值调到0,将滤波器模式选为LP Vintage。



第三步:将Cutoff调制110左右,Resonance设置为25,然后将包络1的维持(Sustain)设置在71左右,将包络2的启音值(Attack)开大至17。当然,你也可以根据个人喜好做数值上的更改。试试在单音模式加一些滑音来玩!



絮叨机器人与Sample & hold
七十年代电影里计算机或者机器人在工作时发出的滴哩咕噜絮絮叨叨超级可爱的声音是从哪儿来的?还是来自像上图的ARP 2600这样的合成器。这种音效是用一个叫做“sample & hold”的技术做出来的——噪音发生器输出的一片不可预估的混沌之声被规律地、有节奏和间隔地采样的结果。

随机从LFO中选择一种波形或是从音序器中选择一个step,将它们的振荡器音高和滤波器频率做一些调制,人造卫星就开始唱歌了。

具体的方法可以参考下面这段视频。


温暖的模拟录音
我们听到的70年代复古合成器之声,除了合成器本身的效果,还和当时的录音技术有很大关系。想想过去的唱片是如何录制而成的吧?的确与现代数码录音手段和载体有很大区别。这也恰恰是我们容易忽略的。录音的每个环节都会给音色增添一定的色彩,而你现在的DAW录制的声音是比较冰冷干净的。

怎样在后期中“暖化”你的音色呢?简单的低切EQ能软化高频,带来复古录音的温暖色彩。

磁带的声音
不可否认,磁带在造就和辨识70s之声上扮演中重要的角色。多轨录音的成果被压缩在这一英寸或两英寸的磁带上。磁带录音播放的过程带了独特的“沙沙”颗粒感杂音,这些效果也可以尝试模仿:

给声音加一点失真或是限幅效果,你也可以添加一些噪声到音轨中,使用噪声振荡器或者录制一轨底噪声的音轨,将其混入指定音轨中,也有不错的效果。

 

来源:musicradar

编译:能小毛
via:音乐人攻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