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手研究室:專訪四分衛吉他手虎神「永遠不要習慣一種風格、形態或音色」


四分衛樂團吉他手虎神,風趣的他,分享了豐富的音樂故事、吉他收藏,以及器材使用的祕訣!傳奇樂團回歸—已經縱橫樂壇二十年的四分衛,再度捲起一陣搖滾旋風。身為台灣樂團最好的吉他手之一的虎神說:「面對音樂,就是要不服老。」


文 / 盧志宏


先恭喜四分衛發行了新專輯。久隔三年,重新聚首,在玩樂團這件事有什麼心情上的變化呢?
虎神:其實大家玩了那麼久,一些基礎的默契都還在,很容易就找到以前的感覺。對於這件事情(樂團重組),大家也就簡單地說:『再練團吧!』就聚在一起了。畢竟都是男生,那些語重心長都留在心裡。講的太多反而不好,男生真的簡單多了。這樣講好像對女生不太公平齁?


近來四分衛的活動頻繁,有什麼演出上的事情可以跟大家分享呢?
虎神:像去大陸,本來在器材方面有些疑慮,沒想到他們都能提供很好的器材。那些在台灣想開又不好意思開的器材清單,像是[Marshall]JCM、Orange amp之類的,他們都拿得出來。我想也許是因為大陸現在都有器材的代理商吧。那像以前我出國演出最重要的一個點,就是怕插錯電。像電壓這種全世界沒辦法統一的事情真的是很討厭。我前兩年在一個音樂節幫 CiaCia 何欣穗彈,一時沒注意,插座一捅,結果電供燒掉,當場臉都綠了。現在都要小心地一再確認電壓。


聽說你收藏了很多把很棒的吉他,能為我們一一介紹嗎?
虎神:不要說收藏啦,不然人家都跑來跟我借錢怎麼辦。(笑)在用的,我一共只有九把電吉他而已啦!(筆者:明明就很多把!)不然你要是訪問張國璽就麻煩了,他的吉他那麼多,都可以用系列來分了。以前陪我打過很多仗的,是一把 Gibson Les Paul Jr. Special P-90,過去不管是錄音跟演出都是用它,也算是我第一把比較好的吉他。

我比較常用的琴,就是這一把 Gretsch Duo Jet,用十來年了。我到去年才讓它休息的,也沒讓它去做 refret,怕給它太多負擔,承受不了。它的拾音器音色影響我很多,到後來我買了把 Fender Jazzmaster,就把它的拾音器,換成 TV Jones Class 的。我也不管原來的音色如何,就堅持要換成 Gretsch 樣式的拾音器。Jazzmaster 現在是我主要在用的吉他,是喜歡它的外型,才購買的。因為買日廠的,在改裝上比較不會有疑慮。換過 bridge,因為我的彈奏方式比較粗暴,有時彈到弦都噴到外面來。除此之外,還動了不少手腳,以符合自己的需求。



(圖左) Gretsch Duo Jet (圖中) Gibson Les Paul Jr. Special P-90 (圖右) Fender Jazzmaster

有些琴當初都是為了錄音的音色需要而買的,因為我不好意思跟別人借。像這把 Fender American Standard Telecaster,就是任務需要用的,錄完就真的謝謝它了。後來有一段時間,都借主唱阿山演出用。這把 Fender Stratocaster Plus Deluxe,停產了,是我在美國的 Guitar Center 買的,又 Plus 又 Deluxe 的,名字聽起來就很響亮 。因為店員彈的很厲害,我就說:『OK, OK, this one. 包起來。』本來以為聲音很猛,但其實挺秀氣的,低雜音、聲音很細緻,接近 Eric Clapton 那把 Signature Strato。


還有兩把琴歷史很久了,像這把 Gibson Les Paul Standard,它原本的主人已經過世了,是以前一個團叫傑克與魔荳的主唱兼吉他手荳荳。他的吉他彈的很好,但脾氣很火爆,這是唯一沒被他摔爛的吉他。後來輾轉流到一家錄音室,我再買下來的。以前不太敢拿出去用,怕弄傷它,但後來還是覺得應該要用它,所以遇到重要的演出,需要音色包覆性強的就會用上。一些前輩知道我還留著他的琴時,都嚇了一跳,豆豆生前真的是條搖滾漢子。



(圖左) Fender Stratocaster Plus Deluxe (圖中) Fender American Standard Telecaster (圖右) Gibson Les Paul Standard

另一把老琴是1979年的 Fender Stratocaster,老 Fender tone,它是我錄音室裡的主力,聲音真的幹掉其他的琴。因為是七零年代的琴,就是類似 David Gilmore 的設定。以前還不懂它的好,是隔多年之後,從錄音的角度來看它,才發現它的聲音是很『正確』的。它更換過的護板上,還有個洞可以插香菸。


有時候,對於琴的情感濃烈,是在於它的意義,而不是在發出的聲響。我有一把 Gibson SG Standard 曾斷過兩次。一次是被前女友砸的,還是發生在春吶的會場。那時吵的很兇,她為了要惹我,就把我琴給砸了,還打了起來。到了要表演的時候,我趕緊借把吉他就上去了,而且我在舞台上還被她狂扔寶特瓶。後來發現,部分的寶特瓶還是我哥提供給她的。(笑) (註:虎神的哥哥是鐵花村音樂總監鄭捷任,曾擔任過角頭音樂的音樂總監。)


(圖左) Fender Stratocaster (圖右) Gibson SG Standard


所以你吉他上都會做些改裝囉?
虎神:也沒有耶⋯⋯張國璽老是叫我改,我都說不要。也只有那把 Jazzmaster 有改裝,還有 Duo Jet 是加了 bigsby 搖桿這樣而已。其實琴也可以調整我們自己,用了不同的琴,隨著樣式、音色等等的不同,會調整我們彈琴的方式。因為不是每把琴都能符合你習慣的需求,得順著它的本色來走。像有人喜歡把 Les Paul 裝上很兇的拾音器,就好像美國那種肌肉車改裝一樣,那是另一種機械方面的思考,完全不同層次的想像,可是那樣做一定要有財力!


你所使用的音箱是哪個?
虎神:是一套已停產的 Groove Tubes 的 pre-amp、power amp 跟 cabinet 。以前在友善的狗錄音都用這套。後來錄音室收掉,那錄音師開了很好的價錢給我,緣分價,就收了下來。它的音色很暖,是種現在不論數位、單顆效果器都做不出來的音色。而且它的聲音反應很快,是別的真空管機都比不上的。一直以來都用它錄音,已經很依賴它的音色了,而且不只是我—有次偷偷把音色換掉,連阿山都不太習慣,覺得唱歌沒有安全感。重要的演出才會帶它去,畢竟它太重了。


介紹一下你的效果盤吧。
虎神:我的效果器不多,只是為了出去演出騙吃騙喝,夠用就好了,錄音時都是直接用音箱。目前這盤是上禮拜祖的,有一顆 Keeley Moded Boss Blues Driver [1]、一顆台灣比較少見的 Blackstone Appliance Mosfet Overdrive [2],還蠻神奇的一顆 overdrive。Fulltone GT500 Silver [3],音色有差。本來我有一顆原版紅色的,後來手賤又買,才發現音色不同。還有一顆 MXR PHASE 90 [4],經典的音色。


Xotic Effects 的 X-Blender [5],是個迴路控制,可以將吉他的乾、濕訊號分離,自行調整比例,用了以後我就不能沒有它。它有很大的旋鈕,演出的時候還可以用腳來做微調,很像瓦斯爐上的旋鈕,一個涮涮鍋的概念。它還有一顆 phase 鈕,像有次出去演出用上兩個音箱,想不到出現了相位問題,一按下 phase 鈕就可以解決掉。二手的 Strymon blueSky Reverberator [6],它的音色渲染大,不過我有 X-Blender,就不是什麼問題。使用它讓一切變得很美好,會產生愉悅感,但應該使用stereo的效果會更好。最後是上個月買的 Boss DD-6 [7],本來我用 DD-20,因為現在身體不好,儘量要減輕負擔,所以換一顆輕的。

我的電源供應器是日本朋友推薦的 VOCU Baby Power Plant,輕巧、方便、又便宜。新買的 pedalboard,是 Underway 樂團裡面的年輕人做的,叫渭水創意,類 pedaltrain 的效果器板,他們自己設計、製造、生產,全部 made in Taiwan,連袋子也是。有用心設計,我喜歡它工業化的外觀,價格也便宜。



為什麼你的效果器上都有貼黃色膠布呢?
虎神:有時候演出時燈光很暗,貼膠布上去可以讓我好辨識,不會踩錯效果器。畢竟年紀大了⋯⋯那在旋鈕上貼的原因是怕設定跑掉。


你似乎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做些變更,是喜歡不斷嘗試嗎?
虎神:家裡還很多顆效果器,很喜歡半夜不睡覺在那邊排,不斷地去試歌。這是我的興趣啦!這麼做的動機是因為,我對音色遠永沒有滿意的一天。很想把錄音室的音色帶到現場,就會有這種慾望來做這件事。因為音色會影響彈奏。


你有慣用的弦、Pick、導線嗎?
虎神:我弦有分場合使用:錄音是用 Dean Markley BLUE STEEL Regular,演出時用 D’Addario 10-46。導線是我的技師阿勇自行製作的,他用 MOGAMI 2524 的線,配上 Neutrik 接頭。Pick 的話,我用 Fender Rock-On Touring Picks,1.0mm/0.88mm/0.73mm/0.60mm 都有,會視歌曲而選擇。



那一開始彈吉他的動機是?
虎神:為了女人。在復興美工的時候,因為夜校的女生比較正,比較騷,那想說彈吉他應該比較把得到馬子,就帶著一把木吉他在那邊等。可是她們都在社會上打滾過(註:通常夜校生白天都有上班),看我拿著吉他就覺得這人完蛋了、沒搞頭。事實證明,彈吉他真的比較沒搞頭。


平常練琴的習慣是怎麼樣的?

虎神:在家裡我都不接音箱,比較直接。還會把衣服脫光光,身體跟琴緊貼,比較感覺的到琴的 vibrato,所以我的琴上搞不好還能拉出一根毛來。(笑)我習慣一個人獨處時彈琴,沒辦法在有人或電視開著的情況下練,容易分心。有空就會練,還有演出前也會練。因為我的設定一直換,為了熟悉,會練習踩效果器。像我不能接受 delay 跟音樂搭不上,所以要是演出時 delay 想要很準,就要練習踩 tap。有時候在家看 youtube 會看到上火,那把火還澆不熄,就跟著那些老外一直彈,彈得不像,還會去點教學影片來看。


虎神哥,你的吉他英雄是誰?
虎神:布袋寅泰,討厭的厲害。他厲害到唱歌唱一唱還冷不防劈腿,人高馬大的,彈吉他行雲流水,什麼 style 都行,看都不看吉他,都不會凸搥,音色也很好。他的演唱會每一場都會經營出不同的氛圍,也會根據不同的演出內容,請來不同的樂手。



在舞台上會有什麼迷信嗎?還是習慣動作?
虎神:會一直舔手指,怕 pick 滑掉。以前我手汗很多,就有去割手的汗腺。因為手汗,讓彈琴長的繭總是潮濕,無法成型,手指容易痛。汗腺割了之後,才發現吉他有多好彈。但是現在手都乾到沒有摩擦力,不好拿東西,算是為了彈吉他做的一點犧牲。


可以給後進樂手一些建議嗎?
虎神:永遠不要習慣一種東西,一個風格、一個形態、一個音色都是,一旦習慣就很危險。像是要彈十幾年前的東西,要用一樣的手法去呈現,對我來說是件煎熬的事。到了這個年紀,很多事情不會那麼一定,都會去嘗試,不會像年輕時會堅持一定要用某種方式,什麼器材去做才對味。音樂玩得開心才重要。


via:streetvoice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