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朋克編年史:還記得那些曾把熱血和大便拋在旗幟上的青年嗎?


隨着1986年崔健的一聲怒吼,中國搖滾樂的天地瞬間炸裂開了一絲亮光。無數進步青年開始被這個新的音樂形式所感染,大喊熱血沸騰的自由口號,對抗着青春的迷茫。中國朋克編年史

當然,崔健只是一個站在臺前的標誌,中國搖滾的啓蒙還得益於一幫年輕人的苦心專研,其中包括馮滿天、艾迪、丁武、老五、張炬、王迪等人。

黑豹、唐朝、呼吸等大批樂隊開始浮出水面,他們作爲第一批摸索出音樂門道的搖滾青年,爲後人的音樂奠定了基礎。

中國朋克編年史

左起李彤、張楚、巒樹、郭傳林、亞洲鼓王“funky”、趙明義、竇唯等

90年代過後,一批北京頑主慢慢長大,愛上了搖滾。他們沒有牛逼的吉他技巧,但滿腔的熱血和滿腦的思想開始蠢蠢欲動。

他們跳上舞臺,成爲了中國第一代朋克!

中國朋克編年史

一、先驅(1993年-1995年)

那到底誰是中國最早的朋克玩家呢?有人說是大張偉,有人說是武漢的吳維,也有人說是大壯哥何勇

當我和老炮們在黃昏的街邊喝啤酒時,大家提到最多的是一對叫高幸和高陽兄弟倆,那時候他們和指南針樂隊的貝斯手一起,組了一支三人編制的朋克樂隊,叫地下嬰兒

“之前也有不少人玩,但他們是中國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支朋克樂隊。”

中國朋克編年史

1993年

時間回到了1993年,那時羅琦還沒離開指南針,魔巖三傑還沒發表那三張神作。

那時高幸和高陽都留着染了色的爆炸頭,衣着隨便,時常開着摩托車在北京城中風馳電掣。

他們第一首正式出版的歌是《中國火II》中的《都一樣》。專輯時間是1996年,但歌其實早就有了。

“我竭力掩飾着內部的空虛,勉強支撐着疲勞的身體,跟着外面變幻的世界,去做頑強的爭鬥。”

開頭,貝斯手嶽浩琨用撥片演奏着純正的朋克Riff,簡單的曲調、直接的情緒在高幸的唱詞中快速起伏。

地下嬰兒音樂中包含着輕度的憤怒與頹廢,像是一位迷失在現實中的頭腦清醒的青年。

他們還有另外一首著名的歌你一定聽過,叫《覺醒》。

中國朋克編年史

除了地下嬰兒,還有一隻不容忘記的朋克式樂隊叫蒼蠅,主唱豐江舟是一位前衛藝術家。

他們是中國的第一支垃圾樂隊,至今在中國都沒有第二支像他們這麼髒的了。

中國朋克編年史:你還記得那些曾把熱血和大便拋在旗幟上的青年嗎?

其實中國很多朋克在一開始都接觸過垃圾,比如地下嬰兒,再比如反光鏡,但最後都轉向了朋克。究其原因,可能是垃圾這種音樂風格真的不適合含蓄的中國人吧。

1994年

何勇發表了專輯《垃圾場》,奠定了在中國朋克中不可磨滅的地位。同名歌曲侵略性十足,編曲極端,像是用兩隻手血淋淋地撕開了整個社會的傷口。

中國朋克編年史

1995年

南昌的段信軍花了1萬6買了一架Korg I3合成器,開始鑽研midi編曲。後來敖博拿着一首詞找到他,那首震驚整個中國搖滾圈的《圈》就這樣完成了。

這首歌將整個中國搖滾圈罵了個遍,現在聽起來依舊不得不讓人佩服。

敖博就是盤古樂隊的主唱。樂隊英文名非常朋克,叫PunkGod。

中國朋克編年史

二、發展(1996年-1998年)

無論是發人深省的地下嬰兒、前衛重口的蒼蠅,還是“麒麟之子”何勇以及“反動”的盤古,他們雖然走在了中國朋克樂的面前,但卻都不是主力軍。

傳說那些頂着雞冠頭的少年生活在一個叫五道口的地方……

1996年

新褲子成立,2年後同名專輯發佈。他們是中國第一支偶像式朋克樂隊,音樂傳遞着簡單與隨性的生活態度,很快在年輕人中擴散了開來。當然,還有他們著名的大舌頭。

中國朋克編年史

可有人要問了,這還是朋克嗎?

其實朋克傳到中國本就變了味,那種簡單粗暴、血腥暴力所剩無幾,削弱得只剩下簡單。至於在簡單之上再加上什麼色彩,就是每個樂隊的個性問題了,有的是兇猛,有的是思想,有的是無聊,有的還是簡單。

中國朋克編年史

這年年底,武漢一支“讓所有朋克閉嘴”的朋克誕生了。它就是生命之餅,後更名爲SMZB。

一首歌讓武漢成爲了朋克之都,簡直太牛逼了。

有人吐槽他們的Logo像個大JB,又有人回答他們就是最硬的那一根。

中國朋克編年史

1997年

舌頭樂隊在新疆成立,同年開始錄製第一張專輯《小雞出殼》。他們不是一支簡單的朋克樂隊,有人說他們是硬核朋克,也有人說他們是工業金屬,關鍵問題就在於朱小龍的吉他太獨特了,沒見過這麼彈的。

他們是當時整個北京地下樂隊的代表。周雲蓬說的好,他們比硬核更硬、比金屬更快、比朋克更兇猛。

中國朋克編年史

第一屆迷笛音樂節,舌頭樂隊

同年,誘導社、腦濁、69、反光鏡均已成立,國內後朋翹楚P.K 14也在南京崛起,中國朋克迎來了井噴式發展。

中國朋克編年史

誘導社樂隊

中國朋克編年史

反光鏡樂隊

中國朋克編年史

腦濁樂隊

當然,這一年還有一件更大的事:北京朋克聖地“嚎叫”俱樂部誕生了,在它的門聯上赫然寫着10個字:金屬與老梆子不得入內。中國朋克編年史

“嚎叫”的出現是中國朋克發展興盛的重要標誌。

4月8號,在那個號稱“朋克之夜”的晚上,所有人都瘋了。嚎叫的老闆呂波後來回顧到:“當晚來了
200多人,而裏面只能容納不到100人。那時的反光鏡還只有兩首成形的作品,而腦濁、69、A BOY凌厲的現場衝擊力讓所有的觀衆目瞪口呆!在特定的環境、時機和觀衆羣面前,他們音樂裏的爆發力是如此強烈!那時候北京的觀衆還不知道什麼是POGO,也不知道應該怎麼隨着腦濁的SKA起舞,更不知道如何跟着A BOY揮動拳頭,但現場還是亂做一團,人們的鞋子在低矮的天花板上飛舞,啤酒和汗水四濺,每個人的心跳速度都基本跟鼓點一樣,僅僅在隨身聽裏想象性手槍和CLASH的人們領教了什麼是朋克現場!”

這樣的夜晚,真是太美了!

中國朋克編年史

此外,除了這些樂手,在無聊軍隊裏還有一位重要人物,他已年過30,大家都尊稱他一聲王老師。他曾是中國流行音樂界早期的當紅明星,也是早期搖滾圈的核心人物,他就是和丁武、臧天朔組建不倒翁樂隊的王迪。

“那時,王迪34歲,而這批小孩大多不到20歲。王迪可能是他們唯一能接受的圈內老人,王迪自此被稱爲王老師。之後,王迪不僅成爲老師,還成爲他們這批樂隊首張專輯的製作人。”

他自己多年後回憶起來說:“有些朋友知道我曾經混五道口,嚎叫,那是我至今最難忘的歲月,我這個王老師的傻逼綽號就是在那得的。”

本文中的很多圖片也是來自於他當時的記錄。有人說他纔是中國朋克第一人,沒有他就沒有無聊軍隊。

中國朋克編年史

王迪和崔健

1998年

平均年齡只有16歲的花兒樂隊成立。因爲年紀小、音樂好聽,他們被北京媒體譽爲“中國第一支未成年樂隊”,受到了極大的關注。(別再跟風說大張偉是中國朋克第一人了,5年前他才10歲,還在小學捱揍呢!)

中國朋克編年史

同年,A Jerks(A Boys)也登上了嚎叫的舞臺,留着雞冠頭的主唱沈嶽曾被很多人稱爲“朋克天才”。

中國朋克編年史

沈嶽和趙星

同年,國內首張朋克合輯《無聊軍隊》發行,也算是69、腦濁、A-boy、反光鏡這四支樂隊的答卷。

中國朋克編年史

其實別看當時樂隊多,玩在一起的人也就那幾個。比如反光鏡的李鵬是69和Aboy的吉他,也是腦濁的鼓。

同年,嚎叫正式關門,但關於無聊軍隊以及北京朋克的故事仍然還在繼續。

三、後續(1999年-至今)

無聊軍隊的成功激勵了比他們還要年輕的朋克少年,比如掛在盒子上的主唱王悅,1997年時她還在上高中,第一次看了腦濁的演出簡直要瘋了。她開始拼命練吉他,組樂隊,瘋狂排練。

直到1999年末到2001年初,北京的朋克羣體始終是以無聊軍隊爲主,但新晉樂隊早已初露鋒芒,包括哎吆、蜜三刀、逆子、掛在盒子上、劣質炸藥、玩偶、JoySide等。

之後又有不少優秀的樂隊接踵而至,比如生猛的過失樂隊、後朋重塑雕像的權利、南京的Old Doll、SUBS樂隊、NO NAME、牙齦出血樂隊、小熊餅乾等等等,實在是太多了,再此就不一一列舉了。(有機會再具體寫這一部分)

中國朋克編年史:你還記得那些曾把熱血和大便拋在旗幟上的青年嗎?

哎吆樂隊

中國朋克編年史:你還記得那些曾把熱血和大便拋在旗幟上的青年嗎?

掛在盒子上中國朋克編年史:你還記得那些曾把熱血和大便拋在旗幟上的青年嗎?玩偶樂隊中國朋克編年史:你還記得那些曾把熱血和大便拋在旗幟上的青年嗎?蜜三刀主唱雷駿

中國朋克編年史:你還記得那些曾把熱血和大便拋在旗幟上的青年嗎?

牙齦出血樂隊

中國朋克編年史:你還記得那些曾把熱血和大便拋在旗幟上的青年嗎?

Old Doll

中國朋克編年史:你還記得那些曾把熱血和大便拋在旗幟上的青年嗎?

SUBS樂隊

寫在最後

早就有人說過,在中國,朋克只是青少年的發泄物,他們把它隨意地射在牆上,然後轉身就愉快地泡妞喝酒去了。除了煩人的家長和傻逼的教育,他們都不知道他們爲什麼憤怒。所以,能站上一定高度的朋克樂隊並不多。

但管這麼多呢?那些肆意的青春搖滾過就好。

中國朋克編年史:還記得那些曾把熱血和大便拋在旗幟上的青年嗎?

少年變成青年,青年變成了中年,太多的朋克已經離去,太多的朋克也還在。

地下嬰兒出了一張專輯後高幸就去國外學電子樂了;盤古敖博現在被隔絕在臺灣;何勇得了精神病還捅了人;肖容離開腦濁唱起了有趣的《我說我不來》;朱小龍離開舌頭組建了晚安;而雷駿卻永遠的不在了。

但SMZB還在,舌頭還在,誘導社還在,腦濁還在,反光鏡還在,新褲子還在……

中國朋克編年史:還記得那些曾把熱血和大便拋在旗幟上的青年嗎?

不管你罵他們早就不朋克了也罷,感嘆他們堅持到現在也罷,人生本來就是這樣。怎麼說呢?只要看朋克的觀衆還舉着拳頭就好。

梅二說:“不可以用‘魔鬼角’,那是金屬的手勢。”(完)


原作者:海盜

轉自:果醬音樂 http://www.jammyfm.com/p/6896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