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玩樂隊的人現在都怎麼樣了?

答:在各自的圈子裏,都挺好的。


2%的人以樂隊爲工作並有能力憑此維持生活;10%的人留在了相關的領域裏,偶爾閒暇時光還能自己燥一下,順便感慨着手僵了玩不動了,新歌越來越聽不懂了;剩下88%的人,偶然某一天在老家堆着一堆雜物裏、櫃子頂上、牀底下,看見自己落灰的琴箱,拂去塵土,一聲嘆息。


那些玩樂隊的人現在都怎麼樣了?


但無論他們現在是否生活得體面光鮮,曾經懷有着的躁動不安的靈魂、用音樂周遊世界的夢,在樂手們“老了”“佛了”以後,那些玩樂隊的日子,在他們的描述表達裏,都是閃閃發着光的、珍貴而美好的回憶。


澎湃、吶喊、狂歡,


無聊、沉默、平凡,


執着、閃耀、冒險,


迷醉、爭吵、背叛,


從不完美,但從不後悔。


那些玩樂隊的人現在都怎麼樣了?


樂隊,亦或說玩樂隊,到底是什麼樣的呢?能讓那些懷着不羈的靈魂、充滿革新精神的樂手、前樂手們說出“珍貴而美好”這般“老套俗氣“的話?


老一輩的樂隊,是陰暗卻充滿抗爭精神的半地下室,悶熱不透風的live現場,是排練間隙扒拉的兩口盒飯,幾塊一包的紅塔山和中南海,是綠瓶子啤酒澆灌了每一個演出後興奮難眠的夜晚。


年輕一輩的樂隊,是音樂節人羣中的Pogo,社交媒體上的瞎撩,是商業比賽中的嶄露頭角,校園音樂節獲勝後對喜歡的人的表白,是課後耳機裏的單曲循環,手指在膝蓋上敲出的重複的節奏,是寂寞空虛的夜晚爲了排練灌下的一瓶瓶功能飲料。


沒有虛情假意的皮笑肉不笑,沒有利慾薰心的迎來送往。這是拋開手機、拋開網絡、難能可貴的真實。是以旋律結下的友誼,跟最好的朋友一起拿起樂器,沉醉在音樂的烏托邦裏。


但有相見如故背井離鄉爲理想相聚,就也就有一言不合一拍兩散老死不相往來。人跟人本來就很不同,搞音樂的人在樂隊這種小團體裏更是性格分明。說好了要一起用音樂來抗爭理想與現實的落差,到頭來不少人還是被現實打了個七零八落。


那些玩樂隊的人現在都怎麼樣了?


琴箱只能堆在角落積灰  cr.Mundanus


樂隊爲什麼解散也有着千奇百怪的原因,但常見的不外乎也就這幾種:其他成員不上心,自己技術跟不上;樂隊不出名,風格不相容;被庸庸碌碌的生活困住了手腳,被渾渾噩噩的現實打回原形。因爲愛情,因爲錢,因爲家人不同意,因爲看不見未來的出路;又或是偶然一場演出裏效果器線壞了,表演的失敗變成了壓倒駱駝的最後那根稻草。


曲高和寡,世上沒有那麼多的知音。


是什麼讓你放棄了你的夢想?


是你自己放棄了夢想。


●●●


那些玩樂隊的人現在都怎麼樣了?


《樂隊的夏天》,老套的雞湯卻扎準了多少人的心


今年,綜藝節目《樂隊的夏天》曾紅極一時。每到節目更新的那天,都有人說自己一包煙、一瓶酒,哭完了整個晚上。愁的是回憶,喝的是過往。


這個節目確實火出了音樂圈。讓更多人開始關注樂隊,他們有的在舞臺上一呼百應,有的剛剛起步前途還未卜。通過節目所吸引到的大批非音樂圈的粉絲,意味着樂隊有了更多的曝光和更多的機會。是對他們將信念堅持到現在的回饋。


但無論年代新老、無論節目內外,各個樂隊的樂手們大多還是遊走在愛好與現實之間的普通人:參加節目得請假,節目錄完要上班,排練得擠時間,揹着樂器行走在路上總要接受別人打量的目光。只能選擇性地在音樂裏釋放被領帶困住的自我。


敢於對於音樂有自己的看法,對於評論有自己的品味;不因爲別人說這個曲好而附和,也不因爲別人說玩音樂不好而盲從點頭。讓他們堅持走下來的,是吉他絃動時的那一絲心動,是貝斯根音灌耳的震顫,是鍵盤彈響的迷幻華麗,是鼓槌敲下瞬間的義無反顧,把音樂這件事做到純粹。


雖然這份堅持,就像“珍貴而美好”這個詞一樣,讓很多人都覺得:在這個快消時代,玩樂隊也是個“俗氣又老套”的事。一幫人聚在一起爲了所謂的青春、所謂的表達,踏上並不能看到盡頭的路,單純且天真。


最爲珍貴的,正是這份單純和天真。是大人們早丟了的,是孩子們所應當的單純和天真。孩子們值得經歷這一段,在尚有餘力單純去做一些的事情的時候;成年人應該抓緊時間,在尚有時間回顧年少的天真的時候。


雖然早就剪去了曾經的長髮,雖然早已把過去放下。不過說好的,說有能力了、有錢了、春天來了,就重新重拾夢想。


現在,冬天都到了,春天還會遠麼?


●●●


那些玩樂隊的人都怎麼樣了?


答:那些玩樂隊的人今天也依舊單純又天真。


別再等待,拿起樂器


一起玩樂隊,不負好時光


那些玩樂隊的人現在都怎麼樣了?


玩·樂隊—高旗和夥伴們的大師課


via:douban.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