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店:二十年裏臺灣獨立音樂的搖籃,護佑了無數不乖馴的靈魂

無論你以一個什麼樣的緣由到達臺灣,都一定要去女巫店駐足片刻,那裏不僅是張懸、吳青峯、陳珊妮、陳綺貞最初的舞臺,見證了他們深厚的友誼,也是無數文藝青年隔絕一個世界的另一個世界。

女巫店:彈丸之地竟是臺灣獨立音樂的搖籃

去年,一個爲了和吳青峯踩在同一片土地上的同學成爲交換生,去了臺灣,有天她給我發微信說,在女巫店看到萬曉利的演出,點了杯蘇打綠(這是一種飲料),感覺竟像是回到了北方,被“勒令”不準停業的女巫店,究竟有什麼魔力呢?


 女巫店:彈丸之地竟是臺灣獨立音樂的搖籃


今年是女巫店成立的二十週年,女巫店舉辦了二十年祭音樂節,張懸以焦安溥的首次演出就是在這裏。她說,“女巫店大概是全臺灣我認識最解放的地方,她不張牙舞爪,但是她比所有地方都多元,包容性更大。”

女巫店:彈丸之地竟是臺灣獨立音樂的搖籃

她是一家倍受小清新歡迎的咖啡廳&餐廳&livehouse,然而如果你不能意會一些重口味的葷段子,你一定會與這裏格格不入。

它位處居民區,外觀就像一家普普通通的咖啡館,門口的木牌上會寫着最近的演出,優惠餐飲以及提醒大家保持安靜的標語。

女巫店:彈丸之地竟是臺灣獨立音樂的搖籃

進門後是隨處可見的女巫logo、擺設、天花板上會掛着女巫的掃帚。

女巫店:彈丸之地竟是臺灣獨立音樂的搖籃

椅子上也隨處可見各種款式的bra,牆上會貼着提醒女性bra對身體不好的告示,如果有人願意脫掉bra並掛在椅子上,可以得到一杯特意調製的“傷腎雙奶”。

女巫店:彈丸之地竟是臺灣獨立音樂的搖籃

最重口的菜單據說有一個點菜技巧是,名稱越噁心→越好吃 ,名稱越下流→越好喝 ,名稱越淫蕩猥褻→越受歡迎。

女巫店:彈丸之地竟是臺灣獨立音樂的搖籃

二樓是女書店,這裏擺滿了關於女性的書,也是女性主義者的天堂。

女巫店:彈丸之地竟是臺灣獨立音樂的搖籃

除了餐飲,女巫店對臺灣小衆音樂的影響是不可忽視的,這跟創始人彭鬱晶女士的功勞是離不開的。

女巫店:彈丸之地竟是臺灣獨立音樂的搖籃1996年,正在學做點心的鬱晶接到“女書店”急電說,周圍有家花店搬走了,趕緊過來開店。於是彭鬱晶跟朋友借了點錢就開了女巫店。

當時,臺灣獨立樂團骨肉皮樂隊開了一家小小的livehouse,後來被舉報擾民後,場地無奈關門,無處可去的樂手們問彭鬱晶能否到女巫店演出,鬱晶爽快的答應了。同年十月,女巫店開始安排演出,並且延續至今。

臺灣著名樂評人馬世芳說,這裏能夠容納那些相對邊緣的、地下的、不乖馴的、沒什麼行銷的音樂人,在這裏試身手,女巫店是他們家一樣的窩巢。

女巫店:彈丸之地竟是臺灣獨立音樂的搖籃

2000年左右,高中輟學的張懸帶着一本厚厚的自創曲歌本,找到彭鬱晶面試,當時的她還不太會彈吉他,全靠清唱,但彭鬱晶還是收留了她。

後來張懸更加努力的練吉他,並且出國學習。同樣是彭鬱晶再次請她回來唱歌,於是張懸成了女巫店的音控師,一呆就是6年。

女巫店:彈丸之地竟是臺灣獨立音樂的搖籃

這段故事被很多樂迷津津樂道,比張懸更早的陳珊妮、陳綺貞、黃小楨都曾在這裏大放異彩,陳珊妮曾特意發行過《不能忽略陳珊妮在女巫店》的live專輯來紀念那段成長的時光。幾後來的吳青峯、盧廣仲也在這裏結緣。

據說,女巫店最暢銷的兩款飲料是“蘇打綠”和“芒果跑”——芒果跑是張懸最初的樂隊名字。

女巫店:彈丸之地竟是臺灣獨立音樂的搖籃

(“蘇打綠”飲料)

2014年跨年時,張懸在女巫店開場,一把吉他,一瓶酒,滿滿登登的觀衆聚在女巫店,張懸一邊喝酒一邊唱着歌,氣氛無比輕鬆。她漫無邊際的講着自己好玩的事情,和觀衆插科打諢,向他們介紹大陸有很多不錯的音樂人,還唱了《殺死那個石家莊人》和《董小姐》。

吳青峯大學時,經常來女巫店。他接下了給張懸製作唱片的幾乎所有活兒,吳青峯讀大學時常來女巫店。他接下了製作唱片的幾乎所有活兒。 “從來沒有人那麼在意過我的作品”張懸感動至深。

她和吳青峯親密無間的跨性別友誼就是在這裏建立的,即便是人氣暴漲後,他們還是會不定時的約到女巫店,喝酒、彈琴、聊天,玩鬧。

女巫店:彈丸之地竟是臺灣獨立音樂的搖籃

有一次吳青峯喝了酒在信義路上狂奔,張懸從士林路一路衝過來找到他,陪他躺在地上大哭,那是2005年。

後來的海洋音樂祭上,蘇打綠上臺唱歌前,張懸拍拍吳青峯的肩說:“我的夏天過得很糟,希望你能有個很棒的夏天。”之後那首廣爲人知的《無與倫比的美麗》就是吳青峯寫給張懸的——“你知道當你需要個夏天,我會拼了命去努力”。

女巫店:彈丸之地竟是臺灣獨立音樂的搖籃

時至今天,女巫店依然在全力支持臺灣的獨立音樂,每週四、五、六都會有音樂人演出,她們成爲了讓那些不乖馴的地下獨立音樂人走到地上的第一步。

在二十年祭上,女巫店請到了臺灣地下樂團的先鋒團體,這些樂團大多數已經極少參加演出,吳青峯和焦安溥也精心準備了從來不會在演唱會演出的曲目,以此祝福女巫店精彩的二十年。

女巫店:彈丸之地竟是臺灣獨立音樂的搖籃

曾經女巫店一度成爲臺灣“八大行業”的犧牲品,被政府強行停業,衆多音樂人挺身而出,張懸給政府寫了一篇長長的建議信,吳青峯公開說,那個我們長大,我們歌唱,我們嘆息與歡笑的女巫店,在記憶中不會改變。其實在我心裏一直有個遠景,等我再沒人理會時,我想在女巫店幽幽唱到老去,現在我人生暗中的目標沒了,多麼無所適從。

女巫店:彈丸之地竟是臺灣獨立音樂的搖籃

也許容客量僅爲幾十人的女巫店並不華麗耀眼,但就像張懸說的,二十年裏,你奇異的護佑了很多人,讓我這樣的孩子能在這個社會裏不被馴化卻纔有幸學會珍惜時光與愛,教導着我各種堅強與開朗們,成爲不爲姿態身份而活,而爲與更多生命共同尋在而活的人,陪我練習不卑不亢的生存,和心的柔軟。我長大了,而你還不老,你笑起來更驕傲、更爽快,眼神更深邃了……

毫無疑問,女巫店已然是臺灣獨立音樂的一張名片。

2015/12/12 專訪彭鬱晶、焦安溥談「女巫店20年祭」,音頻從第10min開始:

注:圖片來自網絡
部分文字摘自馬世芳專訪

原創文章,作者:不二,如若轉載,請註明出處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