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店:二十年里台湾独立音乐的摇篮,护佑了无数不乖驯的灵魂

无论你以一个什么样的缘由到达台湾,都一定要去女巫店驻足片刻,那里不仅是张悬、吴青峰、陈珊妮、陈绮贞最初的舞台,见证了他们深厚的友谊,也是无数文艺青年隔绝一个世界的另一个世界。

女巫店:弹丸之地竟是台湾独立音乐的摇篮

去年,一个为了和吴青峰踩在同一片土地上的同学成为交换生,去了台湾,有天她给我发微信说,在女巫店看到万晓利的演出,点了杯苏打绿(这是一种饮料),感觉竟像是回到了北方,被“勒令”不准停业的女巫店,究竟有什么魔力呢?


 女巫店:弹丸之地竟是台湾独立音乐的摇篮


今年是女巫店成立的二十周年,女巫店举办了二十年祭音乐节,张悬以焦安溥的首次演出就是在这里。她说,“女巫店大概是全台湾我认识最解放的地方,她不张牙舞爪,但是她比所有地方都多元,包容性更大。”

女巫店:弹丸之地竟是台湾独立音乐的摇篮

她是一家倍受小清新欢迎的咖啡厅&餐厅&livehouse,然而如果你不能意会一些重口味的荤段子,你一定会与这里格格不入。

它位处居民区,外观就像一家普普通通的咖啡馆,门口的木牌上会写着最近的演出,优惠餐饮以及提醒大家保持安静的标语。

女巫店:弹丸之地竟是台湾独立音乐的摇篮

进门后是随处可见的女巫logo、摆设、天花板上会挂着女巫的扫帚。

女巫店:弹丸之地竟是台湾独立音乐的摇篮

椅子上也随处可见各种款式的bra,墙上会贴着提醒女性bra对身体不好的告示,如果有人愿意脱掉bra并挂在椅子上,可以得到一杯特意调制的“伤肾双奶”。

女巫店:弹丸之地竟是台湾独立音乐的摇篮

最重口的菜单据说有一个点菜技巧是,名称越恶心→越好吃 ,名称越下流→越好喝 ,名称越淫荡猥亵→越受欢迎。

女巫店:弹丸之地竟是台湾独立音乐的摇篮

二楼是女书店,这里摆满了关于女性的书,也是女性主义者的天堂。

女巫店:弹丸之地竟是台湾独立音乐的摇篮

除了餐饮,女巫店对台湾小众音乐的影响是不可忽视的,这跟创始人彭郁晶女士的功劳是离不开的。

女巫店:弹丸之地竟是台湾独立音乐的摇篮1996年,正在学做点心的郁晶接到“女书店”急电说,周围有家花店搬走了,赶紧过来开店。于是彭郁晶跟朋友借了点钱就开了女巫店。

当时,台湾独立乐团骨肉皮乐队开了一家小小的livehouse,后来被举报扰民后,场地无奈关门,无处可去的乐手们问彭郁晶能否到女巫店演出,郁晶爽快的答应了。同年十月,女巫店开始安排演出,并且延续至今。

台湾著名乐评人马世芳说,这里能够容纳那些相对边缘的、地下的、不乖驯的、没什么行销的音乐人,在这里试身手,女巫店是他们家一样的窝巢。

女巫店:弹丸之地竟是台湾独立音乐的摇篮

2000年左右,高中辍学的张悬带着一本厚厚的自创曲歌本,找到彭郁晶面试,当时的她还不太会弹吉他,全靠清唱,但彭郁晶还是收留了她。

后来张悬更加努力的练吉他,并且出国学习。同样是彭郁晶再次请她回来唱歌,于是张悬成了女巫店的音控师,一呆就是6年。

女巫店:弹丸之地竟是台湾独立音乐的摇篮

这段故事被很多乐迷津津乐道,比张悬更早的陈珊妮、陈绮贞、黄小桢都曾在这里大放异彩,陈珊妮曾特意发行过《不能忽略陈珊妮在女巫店》的live专辑来纪念那段成长的时光。几后来的吴青峰、卢广仲也在这里结缘。

据说,女巫店最畅销的两款饮料是“苏打绿”和“芒果跑”——芒果跑是张悬最初的乐队名字。

女巫店:弹丸之地竟是台湾独立音乐的摇篮

(“苏打绿”饮料)

2014年跨年时,张悬在女巫店开场,一把吉他,一瓶酒,满满登登的观众聚在女巫店,张悬一边喝酒一边唱着歌,气氛无比轻松。她漫无边际的讲着自己好玩的事情,和观众插科打诨,向他们介绍大陆有很多不错的音乐人,还唱了《杀死那个石家庄人》和《董小姐》。

吴青峰大学时,经常来女巫店。他接下了给张悬制作唱片的几乎所有活儿,吴青峰读大学时常来女巫店。他接下了制作唱片的几乎所有活儿。 “从来没有人那么在意过我的作品”张悬感动至深。

她和吴青峰亲密无间的跨性别友谊就是在这里建立的,即便是人气暴涨后,他们还是会不定时的约到女巫店,喝酒、弹琴、聊天,玩闹。

女巫店:弹丸之地竟是台湾独立音乐的摇篮

有一次吴青峰喝了酒在信义路上狂奔,张悬从士林路一路冲过来找到他,陪他躺在地上大哭,那是2005年。

后来的海洋音乐祭上,苏打绿上台唱歌前,张悬拍拍吴青峰的肩说:“我的夏天过得很糟,希望你能有个很棒的夏天。”之后那首广为人知的《无与伦比的美丽》就是吴青峰写给张悬的——“你知道当你需要个夏天,我会拼了命去努力”。

女巫店:弹丸之地竟是台湾独立音乐的摇篮

时至今天,女巫店依然在全力支持台湾的独立音乐,每周四、五、六都会有音乐人演出,她们成为了让那些不乖驯的地下独立音乐人走到地上的第一步。

在二十年祭上,女巫店请到了台湾地下乐团的先锋团体,这些乐团大多数已经极少参加演出,吴青峰和焦安溥也精心准备了从来不会在演唱会演出的曲目,以此祝福女巫店精彩的二十年。

女巫店:弹丸之地竟是台湾独立音乐的摇篮

曾经女巫店一度成为台湾“八大行业”的牺牲品,被政府强行停业,众多音乐人挺身而出,张悬给政府写了一篇长长的建议信,吴青峰公开说,那个我们长大,我们歌唱,我们叹息与欢笑的女巫店,在记忆中不会改变。其实在我心里一直有个远景,等我再没人理会时,我想在女巫店幽幽唱到老去,现在我人生暗中的目标没了,多么无所适从。

女巫店:弹丸之地竟是台湾独立音乐的摇篮

也许容客量仅为几十人的女巫店并不华丽耀眼,但就像张悬说的,二十年里,你奇异的护佑了很多人,让我这样的孩子能在这个社会里不被驯化却才有幸学会珍惜时光与爱,教导着我各种坚强与开朗们,成为不为姿态身份而活,而为与更多生命共同寻在而活的人,陪我练习不卑不亢的生存,和心的柔软。我长大了,而你还不老,你笑起来更骄傲、更爽快,眼神更深邃了……

毫无疑问,女巫店已然是台湾独立音乐的一张名片。

2015/12/12 專訪彭郁晶、焦安溥談「女巫店20年祭」,音频从第10min开始:

注:图片来自网络
部分文字摘自马世芳专访

原创文章,作者:不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