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裤子、旅行团、刺猬,三个乐队的中年危机

供稿人:reecho   2019-07-09 21:16:11

【娱理】采集来自娱乐圈的第145个幕后故事


新裤子、旅行团、刺猬,三个乐队的中年危机


下班后,程序员赵子健叫了一辆出租。上车,司机正放着刺猬乐队的《最后,我们会一起去海边》。那是子健写的歌。司机显然没有把广播里唱着歌的那个自由少年和此时后座这位面露疲累的中年人对上号,仅冷淡地问:“去哪儿?”“就回家呗!”子健泄气地吐出了一串居民区地址。


旅行团乐队的吉他手黄子君推开了出租房的门,深吸一口气。妈的。空虚,又是

我们都老了,不是吗?

供稿人:reecho   2019-07-09 21:00:25

很久以前,还没有社交媒体的年代,有一首MV忽然流传起来,是Mr. CHILDREN 的 “KURUMI”。


讲的是四个心如死灰的中年人忽然绽放了生命的花火,重组乐队爽了一次,然后又回到灰色的日常。


他们在那一天里,在婚礼上演唱,在老人院演唱。


观众们只是致以礼貌的点头和温和的拍子,像在夏天的某个惯常的下午,偶然看见天空中升起一束烟花,并不以为意:大概是

方言歌曲流行标志着地方意识的觉醒吗?从《乐队的夏天》综艺谈起

供稿人:reecho   2019-06-21 17:41:02

《乐队的夏天》九连真人表演《莫欺少年穷》


董子琪


从近期的一档综艺节目《乐队的夏天》中,观众们看到了一些与以往不同的音乐演出。新人乐队“九连真人”的《莫欺少年穷》和“斯斯与帆”的《马马嘟嘟骑》尤为引人瞩目,这两首歌曲的共同点在于都以地方方言为演唱语言——前者以客家话演唱,后者唱的则是常德话。与常德话相比,客家话明显更为难懂,其发音与普通话差别较大,字词结构也有所不同,比如说字

《乐队的夏天》,能否带来独立音乐的黄金时代?

供稿人:reecho   2019-06-21 17:37:55

文 | 音乐先声 范志辉


“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重复来听了”“这首歌一直在循环,又丧又有力量”“听前奏就莫名的眼眶一热”“希望乐队的黄金时代快点到来”“说实话,我对乐队就是门外汉不懂,但这首歌是真好”……


以上评论,摘自《乐队的夏天》第三期刺猬乐队表演时的弹幕,而这首《火车驶向云外,梦安魂于九霄》也在这几天陆续在朋友圈刷屏。



是的,从5月25日节目第一期上线时观众

曾轶可:没被改变的少数派

供稿人:reecho   2019-05-24 00:04:43

文 | 暴娱 白白


极少有人的争议性能贯穿十年,曾轶可算一个。


10年前,她来到《快乐女声》舞台。观众质疑她唱歌跑调,评委为了她愤然离席。


10年后,她参加综艺《我是唱作人》,以创作人的身份重回大众视野,频频上热搜。


这一次她的成绩更加耀眼。除去前半场的三连胜,她还以一首《不明物体》成功挺进总决赛。


有人正式宣布对她“黑转粉”了,有人说她的才华

《我是唱作人》,一场重回华语音乐黄金时代的理想实验

供稿人:reecho   2019-04-16 18:12:39

文 | 娱乐硬糖 叶春池


编辑 | 李春晖


“希望大家抛开偏见,好好听我这首歌。”坐拥微博7260万粉丝的王源,在《我是唱作人》的舞台上说出了自己憋在心里好多年的话。一首原创的《随想》唱完,不少观众惊觉:原来王源是会写歌的。



通过《我是唱作人》打破偏见的,不只王源。原来,曾轶可不唱《狮子座》已经很多年;高进除了“土味”情歌还有很多真诚而专业的创作;而汪苏泷的“

请回答音乐2018:平稳发展下潮水的方向正在改变

供稿人:reecho   2019-02-18 10:38:48

2019年春节假期期间,音乐虽然不像电影那般成为人们休闲娱乐的主旋律,但也仍然扮演着不可缺失的角色。


在众多国产电影争夺观众眼球时,他们都放出了自己的宣传曲主题曲,像是想要再次实现《卡路里》与《西虹市首富》那般关系的《疯狂外星人》,找来了火箭少女101演唱了魔性歌曲《银河系disco》,相对含有热血元素的影片《飞驰人生》,也邀请五月天的阿信演唱了主题曲《一般人生》。


李志、花粥先后签约厂牌,独立音乐人被“收编”成为新常态?

供稿人:reecho   2019-01-23 08:35:55

文|音乐先声 Sybil  


1月20日,音乐人花粥在微博上高调宣布,签约S.A.G舞台工作艺术组,从此告别独立音乐人的身份标签。



S.A.G也对此作出了积极回应。据了解,S.A.G是一家致力于音乐产业的专业机构,业务包括演艺投资、策划、执行、经纪、舞台技术、音像制作、设备租赁等。签约S.A.G后,花粥表示,自己轻松了,快乐了。


近几个月以

最动听的十年,最好看的十年

供稿人:reecho   2019-01-13 12:06:51

文|dsfysweixin suki

元旦已过,新春在即,各大音乐平台都纷纷生成用户年度报告。


朋友圈里,一张张截图上的听歌数量、歌词关键词、最爱听歌手,成了抵达一个人内心花园的密码。


我看了看自己的报告,没有多少分享的欲望。


作为90后的初老女青年,音乐与心事相连的那股热爱与虔诚,早已成为如烟往事。


现在一首打动自己的歌曲,要么靠偶遇,要么靠电

还记得《老鼠爱大米》和背后的网络歌手吗?

供稿人:reecho   2018-12-18 11:36:16

文 | 张锐

编辑 | 师烨东

2001年时的雪村也许想不到,他偶然上传在网络上的一首制作简单、配乐单调、只有短短1分14秒、甚至不太像歌曲的《东北人都是活雷锋》,在60天内从2600万的中国网民中向外延伸,开始在全国12亿人群中流传。那年的大街小巷,都能听到一句“俺们那嘎都是东北人”!或者是“翠花!上酸菜!”

《东北人都是活雷锋》所属专辑

这个长相酷似“光头强”的